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愿意吗

甜的!绝对!我发四!

我是亲妈!真的!你们信我啊!

愿意的话,可以看成过呼吸那篇的后后续吧~

[少量涉及cp:井樱]






带土烦死宇智波佐助了,真的。

宇智波佐助真他妈没眼力价!这是宇智波带土的原话,包括那句骂娘。

“比如呢?”小樱愉快的吞咽着带土请客的团子,漫不经心的问。

“问的好啊!”带土险些拍案而起,“就说说今天上午吧!”

“今天上午佐助有公事办啊说,”鸣人悄悄从小樱的碟子里偷了一串出来,“今天暗部有申请书要——唔噗!!”

“对!就是那个破申请书!”带土拿起旁边的杯子,本想帅帅的一饮而尽……

“老板!茶水!”十尾人柱力先生气急败坏。

“消消气,叔。”小樱刚刚把偷食的鸣人打进地板,现在神清气爽,“送申请书的时候怎么了?”

“那小子啊!我跟你讲那小子啊!!”带土激动的锤着桌子,刚刚爬上来的鸣人被震得一个趔趄。

两小时前。


“卡卡西……”一袭黑衣的宇智波佐助直接从窗口飞进火影办公室,“暗部有事禀报。”

“讲。”六代目火影连眼睛都没抬,一边机械的扣着戳一边伸出一只左手。

卷轴被递到火影面前,卡卡西看了两眼后饶有兴味的放下了公章:“……风火联谊?”

“没错。”佐助的表情波澜不惊。

“这种事……归暗部管?”

“不归暗部管,但是暗部副部长奈良鹿丸非常关心这件事。”佐助冷冷的瞥了一眼卡卡西,后者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鹿丸似乎早就有过类似的暗示,尤其是他和纲手把带土带回来之后。


“火影大人,”鹿丸握着他双手亲切的说,“看到自从宇智波带土回到木叶之后您气色越来越好我就放心了。”

“谢谢你关心啊鹿丸!”卡卡西幸福的笑着,满脸菊花开。

“那您是不是愿意考虑一下关于整个村子的问题了啊?”鹿丸强迫自己忽视火影的笑容,保持微笑……

“嗯?”火影亲切的歪歪头。

“比如说最近大家工作压力都很大……”

“懂了!”卡卡西凭着贤十的自信打断了鹿丸,“你的心意我明白!”

“所以……”

“压力太大的话,老师把你调到暗部就好了!那里最近很轻松的!”卡卡西幸福的拍着鹿丸的肩膀,“没什么事老师先回家了!”



“……”卡卡西看着面前内容直接言简意赅的申请书有那么一丝愧疚,“他有多久没见到手鞠了?”

“从你和宇智波带土在一起那天吧,”佐助毫不客气,“可能,还要更早。”

“你知道我和卡卡西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吗臭小子!”带土神不知鬼不觉的蹲在窗沿,“话别乱说啊你!”

“什么时候来的?”卡卡西转过身。

“刚刚,”带土跳进屋子,“午饭吃了吗,一起啊!”

“好……”六代火影又幸福的笑起来,一边说着一边穿起外套,“去甘栗甘?”

“……卡卡西!”宇智波佐助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两个人的深情对视,“喂!我说!!”

“……哦……”火影赶紧再回过头,“风火联谊是吧……”

感受到背后带土灼热的目光,六代目一挥手:“鹿丸喜欢的话,就按照他喜欢的办就好,我不管我不管……”

“你……”佐助深吸一口气,“算了……你跟我来!”

饶是十尾人柱力抬手日天也没反应过来,眨眼间卡卡西已经被天手力拉走。

“他今天跟我吃午饭……”佐助头也不回的留下这么一句。







“气人不!!”带土喝下第三杯茶水,“气人吧!”

“气人!”鸣人义愤填膺,“我要是鹿丸,肯定来揍你们的说!”

“……”带土白了他一眼,“你重点找错了!!我再讲一遍……”

“不不不……”小樱赶紧举手投降,“我听明白了,怪不得您会来请我们吃饭啊。”

“不愧是卡卡西最聪明的弟子!”带土赞许的点点头。

“不过话说回来,这没什么的,”小樱宽慰到,“卡卡西老师以前也常和佐助君一起吃饭,他们在一起也只谈公事,您不用担心。”

“对,对,”鸣人帮腔,“他们两个常一起吃饭,大家都知道,我之前还看过佐卡的本——唔噗!!”

“……您看,只有傻子才会觉得他们两个有什么,对吧……”小樱笑容僵硬的再次把鸣人打进地底。

“……”带土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我当然不是怕他们两个有什么!我是在说!那个佐助!他很坏事啊!!”

“坏事?!”鸣人不解的望向带土。

“对啊!”带土气愤的掏着口袋,“今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算了。”

小樱若有所思的看着带土口袋里那只畏缩的手:“所以,是被佐助君打乱了啊?”

带土看了一眼面前善解人意的女孩,红着脸点了点头。

“这有什么!”小樱洒脱的拍了下带土的肩膀,“换个时间不是一样!”

“不,不一样的啊!”带土苦恼的盯着面前木头桌子的裂缝,“就在一个半小时前就应该说了!”

“为什么?”

“因为十九年前的今天大概那个时候……我死了啊!”带土有些内疚的低着头,“本来准备好的话是‘十九年前的现在我失去了你,十九年后的现在你可以再接受我吗’,可是现在被错过了……”带土直接把头搁在桌子上,“……没意义了啊……”

“……”小樱托着腮,“还行,我都被感动了。”

“……你感动了有什么用啊……”带土生无可恋的把脸埋在桌子上。

“看开点啊,”小樱轻轻用手指扣了扣桌面,“谁说求婚一定要准确到小时啊,只要是今天不都一样嘛!”

“碰到卡卡西那强迫症可不一定……”这么说着的带土还是重燃希望抬起头,“有什么好建议?”

“说起来,你这个求婚创意跟我和井野求婚那次蛮像——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没啥,我以为你会说你和佐助求婚……”

“谁小时候没追过星啊!”小樱挥挥手,“闲话少叙……我当时就把井野约到之前绝交的地方说‘小时候我在这里说要跟你成为敌人,现在我可以在这里跟你成为恋人吗?’,就这样。”

“……这么简单?!”带土瞠目结舌。

“那当然!”小樱骄傲的瞥了他一眼“还有‘你送给我的红丝带是我这辈子收到最好的礼物,现在我想再接受一次可以吗?’”

“哦,哦,礼物,”带土若有所思,“还有什么吗?”

“还要?那就……”小樱转转眼睛,“‘佐助曾经是我们共同的光,既然被同一个光束照耀,那我们就走到一起好吗?’,这样。”

“哦……初恋,对,初恋要交代一下。”带土板着指头,“时间,礼物,初恋……好的——老板,结账!”

“别记错了啊!”小樱不放心的在后面喊着,“Good lucky~”

“OK!”带土感激的摆摆手,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佐助君,我这里没问题了。”


“收到。”宇智波佐助低声回应道,“啊,卡卡西,你可以走了。”

“嗯?哦,我……终于可以走了啊……”一直被软禁在烤肉Q的六代目火影摸不着头脑,“啊这个账……”

“交给我,”佐助扬扬下巴,“你快走吧。”

“哦……”六代目懵逼的结了个印消失在饭店,鸣人小樱赶来和佐助汇合。

“卡卡西老师堕落了,”小樱叹息着摇头,“贤十也无法挽救恋爱中的负数智商!”

“放心,卡卡西是有分寸的人,”佐助摇摇头,“关于求婚,你们教了宇智波带土几遍?”

“……”鸣人茫然的看着佐助一脸的认真,“你是说一字不差的……教给他?”

“不然呢?”佐助露出鄙夷的表情,“你以为他的智商……可以信任吗?”

“……是啊我刚刚是这样想的……”小樱绝望的摊开双手,“于是我只点拨了一二……”

“……”佐助低头捂住了脸。

“要完……”





“卡卡西!”带土快步迎上风尘仆仆的六代火影,“我有事跟你说!”

“怎么……”卡卡西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人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卡卡西!”带土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第一个什么来着?哦对,时间,“小时候……我是说十九年前,的现在,哦不,今天,你失去了我!”带土耸了下鼻子,“那么十九年后的今天……你愿意再次……呃……拥有我吗?”

好像哪里不对?算了没空多想了!带土摇摇头,赶紧进入下一话题,礼物:“你送我的……嗯……不对,我送你的……呃,眼睛,是我……送出去的最特别的礼物……”带土挠挠头,这话有点别扭,“现在我想再送……呃……当然如果你不想要……”

不对啊小樱!!这和想好的不一样啊!!带土的内心无比抓狂,还有,最后一个主题是什么来着?

“哦对!琳!琳是我唯一的光,既然她不在了,那么我……呃……我是说她曾经是我唯一的光……呃也不对……你……”

“……”

妈的制杖。带土的喉咙被自己的槽点卡住,只好绝望的拿出戒指:“虽然我刚刚说的不怎么样但是……你愿意成为我的爱人吗……”

他抬起头,眼前是卡卡西笑眯眯的脸。

这样的带土,好久不见了啊。

害羞,慌乱,语无伦次,上一次见到,是什么时候的事?

卡卡西慢慢的蹲下身,把带土扶起来:

“带土,”

“十九年前的今天我失去了你,十九年后的今天,你愿意让我再次拥有你吗?”

“你送给我的眼睛,是我收到的最特别的礼物,如果可以,你愿意带着它永远陪着我吗?”

“琳是你唯一的光,可是因为我的无能,她不在了,你愿意让我,用余生来补偿吗?”



“……”戒指正正好好的套在了卡卡西的无名指上,带土捧着这只白净的手喜极而泣。

“哭什么啊,哭包!”卡卡西笑眯眯的任由对方把自己搂进怀里。

“我才没哭呢!是眼睛里进东西了而已!!”






“所以……申请书递过去了吧?”

“当然,”佐助把卷轴扔过来,“卡卡西批准了。”

“啊,是啊,”鹿丸看着摊开的卷轴眼神濒临死亡,“那么火影的盖章呢?”

“……哦……”佐助抽了抽嘴角。

“我下次叫他补给你……”



【END】

评论(27)
热度(188)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