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猫痴

如果可以,带土一直很想去宇智波那个家族企业偷一对黑色的猫耳朵和一条黑色的猫尾巴给卡卡西,让他永远都不要摘下来。



卡卡西像一只猫。带土永远这样说。

石室的墙壁永远如此寒冷,带土用笔舔了墨,认真的涂抹起来。

卡卡西是黑猫。他记得琳曾经这样说过,那是在卡卡西刚刚杀了敌方一票人之后,他和琳的脸上都粘着敌人温热的鲜血,卡卡西半蹲在最后一个敌人身上,手上还有一把银色的苦无,声线冷漠的问,卷轴在哪里?

那黑猫踏着脚下还在狼狈颤抖的尸体,颇为轻松的甩了甩头。

带土在墙上重重的添了几笔。

卡卡西伏在敌人身边,全身的肌肉紧绷,眼神锐利。

“像一只黑猫。”琳这样说。


瘦骨嶙峋的黑猫弓着背,扫视着整个石室。

好冷。




黑猫向来是不吉利的象征,有关黑猫的传说数不胜数,恰如多年后满手鲜血的拷贝忍者,一样的大名鼎鼎。

戾气,凶悍,矫健,冷漠的眼神,不祥的命运。

而他的同类,却向来是一副憨态可掬,温柔可爱,惹人生怜的形象。


带土沾了点白色,一笔一笔勾勒着黑猫锋利的爪子。

卡卡西,永远不适合楚楚可怜的。



可你曾有一刻成功抗拒过悲伤?



连受伤绝望的样子都和猫如出一辙,低哑的哀鸣,独自舔舐着伤口,将头埋在两臂间。

永远是一副和身手不符的颓废样子。



带土涮了笔,愣了愣神,又重新沾了浓厚的白色。

有着白色胡须的黑猫。


正义的木叶用正义玷污了卡卡西。

白色的胡须张扬的伸展着,逐渐覆盖了黑猫瘦小的脸庞。

只是一只普通的黑猫。

卡卡西没有家徽,就像卡卡西没有自己。

带土见过旗木的家徽,古板的小格子,没有任何特色,卡卡西把那件带着家徽的,爸爸的衣服披在身上时,还特别无奈的看了一眼兴致勃勃的带土。

他就连这样古板的家徽都不能有。

他只有那一抹妖艳的红色纹身。带土沾上了红色颜料,想涂抹在黑猫尖削的肩膀,却迟迟下不了手。


别担心啊,卡卡西,我不会污染你的。


因为你还有这个啊。带土把笔尖小心的贴在了卡卡西的左眼。

同样是不祥的诅咒啊,卡卡西。带土微微笑着,还未干涸的颜料映衬着他狰狞的脸……

像血。

血。


墙上的黑猫弓着背,左眼从乌黑被带土肆意的涂抹上红色,却依旧匍匐着,乖巧的无法反抗。

不够啊,卡卡西。这样是不够的。带土苦恼的摇摇头,那应该是更加鲜艳,更加妖娆的色彩。

那才配做黑猫的锁链啊。


带土丢掉笔,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覆盖在黑猫的左瞳。

血液顺着石壁滴落,蜿蜒攀爬下来,如同黑猫被挖了瞳仁,割断了他的白胡须,染在他的脸上。


猫没了胡须,还能活吗?

带土把手放下来,审视这个石壁。布满了每个角落的黑猫,或弓腰,或缩背,或眺望,或休憩,无不被一行血泪割断了胡须。

猫没了胡须,还能活吗。


带土望向角落,那是唯一一只还没有长胡子的猫,他睁着两只乌黑的,大大的眼睛,惊愕的望着带土。

带土走过去,想遮上他的眼睛,却只触摸到冰冷的石壁。

别怕,别怕啊,卡卡西,只是一边的胡须没有了而已。

他绝望的走到中间那只新的黑猫面前,抹去了他的血泪,让那六根张扬的白色胡须重新展露出来。


那是一只筋疲力尽,瘦骨嶙峋,却跃跃欲试,凶悍强劲的,备战中的黑猫。



是啊,是啊,卡卡西。

你长大了。

四战开始了……

评论(2)
热度(79)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