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独轮车°1

 进步?扯什么蛋,不存在的......

    大家好,我又来毁梗污染tag了......

    这是一篇基本有大纲的,没有规定日更和字数也不会龟速更的,但是笔者想尽力保证质量(没有质量,一点都没有)的,长篇,be。

    校园背景,我想尽量......把它写得现实一点。

    虽然题目有车字但我没有开车!

 

 

 

 

 一般早自习的时候,整个走廊只有带土他们这一个班里会响起晨读声。

  

  早上七点整,初秋朦朦胧胧的阳光映在语文课本那些整齐的铅字上。带土跟着前排声音大而洪亮的女孩们哼哼着,撑着下巴蓄起困意,预备铃蜂鸣一样的声音打响时,他已经睡着了。水门老师小跑着冲进教室,嘻嘻哈哈地跟大家说抱歉,这一句抱歉结束后,上课铃也响了。他在讲台上等了一会,指着教室门口道:“耽误各位几分钟时间,介绍一位新同学。”

  

  大家这才顺着他的手指看到了那个一直站在门边的人,他的脸色发色还有外套的颜色几乎跟墙壁融为一体了。这位转学生扫了他们一眼,不声不响地跟着水门老师站上讲台。刚刚才安静下来的班级又开始躁动,哄闹声吵醒了带土,他不耐烦地回头看了看那些带头起哄的男生,又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讲台。

  

  转学生?他指着那个小白脸,同桌的女孩冲他点点头。

  

  于是他揉了揉发涩的眼睛,想要看得更仔细些,那个小白脸就在这时又低头扫了他们一眼,几十双目光与他交锋,教室里乍然安静下来。

  

  “我叫旗木卡卡西。”

  

  气氛有些僵,水门老师却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对,对,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带土饶有兴致地托起下巴,这个转学生面无表情,甚至没有假装客套地跟他们问好,语气也生硬得可以,一副格格不入的样子,摆明了不想讨谁的喜欢,大概是被议论声惹怒了吧。水门老师还在鼓励他多说点什么,这个旗木卡卡西就只好摆出一个无论怎么看都很假的笑脸:“……请大家多多指教。”

  

  台下犹犹豫豫地响起了掌声,水门终于示意他自我介绍结束了,卡卡西长出了一口气,走到那个来的时候水门就给他选好了的座位。

  

  同桌是一男一女,把卡卡西夹在中间。他冲他们两个点了点头,斜前方黑发男生的眼睛一路跟着他来到座位上,卡卡西抬起头,这个人看他的时候居然把刚戴上的眼镜摘下来了。

  

  对方的目光有俯视的意味,卡卡西当然也不甘示弱。

  

  带土撇着一边嘴角回过头,顺手掏出眼镜布。卡卡西放下书包别过眼去看水门。

  

  高傲的家伙。


  


  


  

  

  就算卡卡西再低调,也免不了自己被当成了无聊高中生谈资的下场。他刚关上教室门不到一分钟,班级里就窸窸窣窣传来了不大不小的议论声。女生们都在讨论他的长相,讨论他刚刚落座之前到底是在看带土还是他同桌的女孩,而男生却在嘀咕他的特立独行,看不惯他那副清高的模样。

  

  无聊。

  

  卡卡西有些暴躁地撩了一把自己的刘海,把他们全都捋到脑后。他一直站在后门外,在水门办公室不远的地方,等着新班主任给他领新的校服,却无可奈何地听到了他新同学们的闲言碎语。

  

  看起来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学不会闭上自己的嘴。

  

  水门抱着三套校服一脸笑容地朝他跑了过来,硬质塑料布随着他跑步的节奏哗啦哗啦地,扰乱了卡卡西的胡思乱想:“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哦!”

  

  “我讨厌闲言碎语而已。”

  

  “你第一天来,同学们对你的好奇不是恶意的。”

  

  “可是好奇心害人啊,您又不是不知道……”两个人的眼神短暂接触了一下,谁都知道再就着这个话题讨论下去也无济于事,卡卡西只得清了清嗓,“多少钱?”

  

  “别问啦,说好了成年前我和玖辛奈养你的啊,”老师摇摇头,“换衣服的话,卫生间在走廊尽头,两边的走廊都有。”

  

  水门要去准备下堂课的材料。卡卡西看着表,离上课只有三分钟不到,现在要跑到走廊尽头换衣服再回来有些迟了,可是穿着便装去上课的话,说不定要被科任老师盘问,到时候作为新同学被“关照”更烦人。

  

  从后门玻璃看进去,还有人在探头探脑,议论他跟水门老师到底是亲戚还是私生子。

  

  看来他们很好奇,好奇到没别的事可做了。

  

  卡卡西摔门的动作很温柔,不过议论声还是戛然而止,那些上一秒还一副对他了如指掌的家伙全部闭了嘴。卡卡西三下五除二甩掉了自己的外套,叠好塞进书桌里。他做完这些,那群人还在看他。

  

  于是他双手交叉握住自己的T恤下摆干净利落地往上一掀。

  

  “呀——”

  

  那几个本来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他情感问题的女生这下变娇羞了,卡卡西冷笑了一下,随即脱得彻彻底底,慢悠悠地光着上身撕开了校服包装袋。等他彻底整理好衣领,衣着得体时,预备铃已经打响。英语老师面对着这么一片鸦雀无声的学生们还惊喜地夸赞他们今天好乖,还没上课就这么安静真是太可爱了。

  

  带土也有些悻悻地,卡卡西的身体白得发光,居然让他看呆了。他的T恤还堆在桌角,有股说不出的香味,能从男生衣服上闻到这种味道也是少见。带土忍不住回头看了两眼,卡卡西面色更加苍白了,一副被气坏了的样子。被说两句就变成这样了,带土突然对这个小白脸产生了点怜悯。

  

  “同学。”

  

  带土有点恍惚地回过头去,卡卡西已经换了一张脸色了。

  

  “麻烦你稍微低下头。”

  

  态度和善,用词客气,是因为我没有加入那些人的议论吗?带土身边的女孩笑眯眯地回过头:“如果有不懂,我可以借你笔记哦!”

  

  “不用谢谢。”


  


  


  


  

  

  “你今天有交新朋友吗?”

  

  水门还是笑呵呵的,打菜的时候笑呵呵的,吃饭的时候笑呵呵的,从后门偷偷往班级里面看的时候也是笑呵呵的。卡卡西一路数着台阶一路敷衍:“有的。”

  

  “那就好,交朋友也要好好看人啊,班级里有的男孩不老实,身边也不干净,可不要主动跟他们生事,老师有的时候也会力不从心……”

  

  “妈呀,”卡卡西打断,“我好怕他们。”

  

  “……总之,你总要出去交朋友嘛,不然我也放心不下啊,当初你爸爸就是跟我说要我……”

  

  “有啊,”卡卡西再次打断,“我有交朋友啊。”

  

  安全通道的大门打开之后就是男生厕所,水门看得卡卡西心虚,他别过头的时候正碰上带土从厕所里出来。

  

  “喂!”

  

  卡卡西没对这个眼神狠厉的黑发男生抱太大希望,他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含糊不清地喊一声,已经做好了被无视甚至被翻白眼的准备,大不了说自己认错人了。谁知这个男生只是瞟了他两眼,就也配合他卖力地表演起来:“怎么在这里啊!刚刚叫你上厕所都不来!”

  

  卡卡西总算信心百倍地冲水门挥了挥手,走上去跟男生并肩。

  

  “演得不错,旗木同学。”

  

  “多谢——彼此彼此。”

  

评论(23)
热度(47)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