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色块

勾搭到太太了!勾搭到太太了!

 看到@Wilwarin 太太的图有感,原图走这里,好看极了!带感极了!

可我只写得出不到2000字_(:_」∠)_

一个be,原著向,前言是四战结尾,卡卡西死亡。

惯常提醒各位慎入……



  神威空间到底有没有光?

  带土思索过这个问题,是很认真地,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仰面躺在那些独属于他,或者说是独属于他和另外一个人的几何体上,凝视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黑暗,想着这个无解或是无聊的问题。

  黑暗,所以是没有的吧?

  可是偏偏他能看得见自己,也看得见身边的事物。虽然只有方圆几公里,但他认为足够了,可能空间也认为这是足够的吧。那些摸起来冰凉冷硬的几何体在他眼中发出柔和的光,明明是冰冷的东西,发出的光芒却是柔软的。像是什么人,卯足了力气,敛起自己的锋芒,想要给他全世界所有的温柔。

  不,可是那个人不会那样。

  空间带有自我修复功能,比其两个所有者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来得洒脱坚强,所以现在已经又是一副太平世界的模样了。带土笑了,只有一个人的空间大概也算是世界吗?他曾经心血来潮在空间里四处搜寻过,甚至动用了白绝。没有思想的孢子在空间的地面下钻来钻去,像是爬虫一样让人恶心却不得不说给这空间添了一丝生气,到最后也只能冲带土摇摇头。于是带土终于放了心,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把那些白绝全部扔了出去——无论如何,神威空间里出现另外的人,即使是半类人的东西,对他而言也如同喉咙里呛了盐水那样令人不适。

  无边无际的黑暗伴随着无边无际的死寂,这就是带土的神威空间,他和他的神威世界。他曾经幻想过把他在这世上唯一一个有关注欲望的人拉进来,过只属于两个人的生活。可是那个人拒绝了,断然地,还结了对立之印要和他决一死战——他们也就那么做了。

  “和你说的再多也没有用,看来只有送你去死了。”他这样说。

  “那么,我也一样。”他回答。

  这回答听起来不够心狠,不够厉害,好像他是个怨毒的女人一样,因为爱人的决绝而发怒起来。事实似乎是如此也并非如此。他只是想打倒他,把他放进这个本来就应该属于他的世界里,或者说还带着点他与他立场不同的恼怒。于是两个人打斗起来,过程中谁放了水谁下不了手他们已经不记得了,他只知道对手划在他脸上的那只苦无让他暴躁,即使那是只传递了卡卡西温度的苦无。他狞笑起来,冲着那个出手伤了他并且没半点迟疑的人。

  你看,我说你是赝品。

  可是赝品啊,你为什么不到我这边来呢?

  他刺伤了他的肩膀,而那个人,也毫不留情地给他捅了个对穿——虽然说如果不是因为带土要解开胸膛的咒印,情况可能正相反。

  仰躺在色块上,带土笑了笑,为自己得意。他和琳一样利用了卡卡西的手,利用那只对他们饱含爱意的手来致自己于死地。

  可带土没死,他要告诉卡卡西,不是所有人都会轻易死在他面前的。

  可是卡卡西呢?

  卡卡西呢?

  视线模糊起来,面前的黑暗被分割成无数或深或浅的灰色色块,那些色块近在咫尺,就泡在带土的眼睛里。带土笑出了声,他该开心才对,卡卡西终于不会再痛苦了。轮回有道,卡卡西这样的好人,下一世一定会生在一个平静、富裕、充满光明的家里,而不是他所在的这个,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的空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带土转过身去蜷缩起来,他的胸口很痛,比起卡卡西之前造成的那种毫不犹豫的贯穿伤不同,是翻天覆地的绞痛,连带着他的头,他的双眼也痛了起来。他的世界终于控制不住的瓦解了,被他亲手瓦解了。

  周围的空间震颤起来,几何体随着他的意志力而同时变得脆弱不堪,甚至撑不住他的肉身,于是他向下坠去,神威世界在他面前一点一点的碎开。

  对,就是这样,你真了解我啊。

  不断有细小的碎片跌落在他身上,有的还沾着他和卡卡西的血迹。

  空间里的一草一木都呼应着他的心情,那些掉在他怀里的碎片逐渐凝成人型。

  卡卡西。

  他的世界慢慢瓦解着,又重新拼凑出一个卡卡西的形状。

  他把“卡卡西”搂在怀里,也闭上了双眼。

  最后一点零星的碎片补上了卡卡西的右眼,他对着这个活灵活现的傀儡吻了下去。神威空间拼凑出卡卡西后,空无一物。

  他还在继续下坠着。


评论(11)
热度(50)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