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你说你不在的日子里

@洐汌 太太的先虐后甜的战后土×火影卡,原著向,战后。

虐是瞎几把虐,甜也不是很甜_(:_」∠)_

不过我突发奇想暗搓搓写了个作作的卡,我开心,我愉悦!我虐土达成!我乖土达成!噫唔~




“我回来了。”

打招呼是有必要的,当然也是习惯性的,如果屋子里有人那他现在应该睡觉了。所以刚刚进来的人就保持着自己蹑手蹑脚的样子,小声地开门,小声地打招呼,小声地把夜宵和明天的早餐放进冰箱里,小声地打开了卧室的门。

黑暗的屋子里空空如也,他早该想到的。

带土有些泄气地顺着墙斜着身子跌坐在床上。现在已经是十月份了,没有活人呼吸过的空气有它独特的冰冷的感觉。带土伸出手四处探了探,床也是冷的,茶几、电视、床头柜大家都是冷的。

就像是这是他的家,而他是一个独居的单身汉一样。可事实当然和这大相径庭,他也许是个单身汉,但至少他不是独居的,这里也并不是他的家。

这里明明是木叶现任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的家,虽然在屋主再三推脱后大名放弃了直接赐给他一栋庄园的想法,但这间屋子足以称得上是设施齐全装潢华美,无论是喜欢简约还是嗜好铺张的人都会在里面住得很舒服,堪称人见人爱。

可是偏偏卡卡西不爱,或者说他在这里住得不舒服,再说得确切一点是他在某个时候突然开始不舒服起来,这个时间点刚好卡在带土回来之后,这当然是让人同样觉得不舒服的。

所以现在屋子里没有什么东西能让带土拿出来怀念他的战友,连一根银色的头发或是一根棕色的狗毛都没有。为了这种情怀得以释放,带土打起精神又站了起来,打算执行他每晚的必修课——偷窥火影办公室。

卡卡西真的很节省,抛除大名闲的蛋疼硬批给他的这间大房子,他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当然他自己除外。很节省的卡卡西没有代步工具,连一辆婴儿学步车都没有。所以从他家到办公室的路途很短,用神威一秒就能搞定——以上这些是带土的想法,就好像很远的路途他用神威就到不了一样。

不过也许,如果真的隔得很远,带土就不是去不了而是不敢去了吧——如果他真的躲他躲到那种地步。

晚上的木叶灯火通明,与此相反的是火影办公室昏暗得很。也许是害怕如果目标太明显会被有非分之想的人当成靶子,鹿丸明令禁止除火影大人以外的人使用任何光源。所以火影办公室那点黄豆大小的灯光,一定是那盏小台灯——是带土偷偷买来拜托鸣人送给卡卡西的,灯座是一只黑色的小兔子,拍拍它的头它就亮了,还会冲主人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鸣人送灯的时候正好带土去找卡卡西谈判,谈判内容是为什么火影放着那么好的房子不住非要在办公室睡沙发,而卡卡西当时给出的理由是:“我的事跟你无关。”

“如果你跟我无关为什么我住在你家里?”

“你可以走啊,去外面找你的基地,我知道你一向很喜欢突然消失在什么人面前的。”

他这样讲,带土就更走不了了。他在无数次的告饶和道歉中承诺过再也不随意进出卡卡西的生命了,就算卡卡西不为所动,他也立志要用行动证明自己的诚意。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鸣人进来了,他先是看了带土一眼,然后尴尬地挠挠头,拿出那个粉嫩的礼物盒:“老……老师,给你的礼物,祝你……就职快乐……我说。”

卡卡西本来是收起了跟带土讲话时的冰冷表情,甚至换上了一副慈祥的嗓音跟鸣人说:“谢谢鸣人啊。”可是就是这样在各种情绪间切换得游刃有余的卡卡西,在拆开礼物盒之后却好像是被惹怒了一样又变了脸。

“老……老师?”鸣人和带土当然没有错过这个明显的变化,前者迷惑不解后者冷汗直冒。

“鸣人,老师不喜欢这个指代物,以后不要再送这种东西给我了。”

鸣人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于是卡卡西挥挥手:“你去忙吧。”

“你干嘛冲兔子撒气,兔子那么可爱……”

带土在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之后想用装疯卖傻这招至少让卡卡西笑一下,可是整个人散发着冷气的卡卡西对他的行为嗤之以鼻,并且一字一顿地对他说了一句话。

卡卡西说。

卡卡西说。

卡卡西说:我讨厌的是很像兔子的你。

之后发生了什么带土就不记得了,他可能是砸坏了卡卡西房间里的东西,是窗玻璃还是什么,应该还有那个深得卡卡西青睐的沙发。于是他被卡卡西直接喊人拖了出去。卡卡西没有生气,连皱一下眉头都没有,就像是他面对那些他不熟悉的、偶尔犯了错或是跟他顶撞的小忍者那样,没有任何区别。

带土彻底的害怕了,他似乎突然间对卡卡西不再有任何影响,他自信强而有力的羁绊似乎突然断开了,就好像他们在精神世界里互道再见之后,卡卡西就真的对他再也不见了。

就像是他真的死了,就像是卡卡西宁可去慰灵碑上祭奠他的名字也不愿多看这个活生生的他一眼。

我明明还活着,你却在祭奠墓碑上的我。

想到这里带土哆嗦了一下,他趴在火影办公室的屋顶上往下看。夜行衣在夜里能帮他躲掉很多麻烦,所以他就大大方方地趴在那里,从上往下看着卡卡西的头顶。那头银发软而且密,随着他写字的动作微微摆动着,偶尔遇到了难题,还会被五根白净的手指抓起来揉一揉,再放下去的时候又变了个新造型。

带土不禁笑了起来,他从小的习惯到现在也没变。

忍者的敏锐度取决于他们的关注点,就像现在饶是带土这样身经百战的强者,在过于关注某个人的时候,也照样感应不到身后有人靠近。所以那个人直接喊了他的名字:“请您离开火影办公室好吗?”

熟悉的冰冷冷的声音,或者说因为是同族所以这个人可能比卡卡西要温柔些?带土转过身,宇智波佐助也穿着一身黑衣,写轮眼警惕地发着红光。

“你觉得我会伤害他?”

带土笑了一声,态度有些轻蔑,是那种自信属于自己的东西不必经他人过问的轻蔑。

“不论你会不会,闲人靠近火影办公室是被明令禁止的。”

“你看火影出来会不会赶我啊。”

佐助也笑了,是宇智波招牌的冷笑,那张从前酷似泉奈现在却更像斑的脸很完美地呈现出了看到愚者的悲悯表情:“一般人不必火影亲自动手或动嘴赶走,所以我才出现在这里。”

佐助的一举一动一直都是第七班里最像儿时的卡卡西的,现在他正用这种态度对带土说,你是闲人,你是一般人,你对卡卡西而言与空气无二,卡卡西不想跟你浪费时间,请你离开。

和少年卡卡西那种对他的一举一动都牵肠挂肚的嫌弃不同,这是能把人的内脏都冻碎的冷漠。

佐助说一不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而带土也不想就这样在小辈面前哭出来,于是他妥协了。

临走之前他还是心有不甘地回过头,卡卡西维持着批改文件的姿势连动都没有动。

整个世界都变得一片漆黑,深夜真的来了。

带土躲在卧室里抱住自己,他不敢去拿卡卡西的枕头或是毯子裹住自己来取得一点安慰,因为他们好像不熟,甚至卡卡西不认识他,卡卡西不承认他。他的歇斯底里和其他人所有面带微笑的问好一样,甚至比那要淡薄的多。

似乎是感应到有人正强烈地思念着自己,卡卡西打了个喷嚏。

“他走了。”佐助说。

“跟我无关。”

早晨还是很快就来临了,可是带土不愿醒来。卡卡西此时应该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了吧,他永远不记得给自己吃早饭,经常用兵粮丸糊弄自己,带土买了丰盛的早餐冰在冰箱里,微波炉转个几分钟就可以吃了,可是没人回来吃。

带土站起身,蹲在墙角睡了一夜的身体咯吱作响,配合着腰带处钥匙串的哗啦声,在这个只有一个活人的房间里显得很吵闹。带土有整个房间所有的钥匙,卡卡西示意他随时可以来,随时可以走,卡卡西不管,他不在乎。

宇智波带土还活着的消息虽然已经泄露出去,但听说死刑的确切日期仍有待商榷,而为了不给卡卡西添麻烦特意变了装的带土在街上乱晃也没有问题。

等到时机成熟,卡卡西就会像杀了任何一个逃亡忍者一样随手用红笔打个勾勾把自己处死了吧,他一向都是这样对那些他不认识或者说不熟悉的犯人的。

可是带土不想就这样死掉,他不死心,他还想去看卡卡西一眼。

不,是想多看几眼,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碰到他笑起来的样子,让他可以假装那是冲他自己笑的。

熟练地蹲上屋顶,带土趴着身体把头伸出去,却没有看到那头银色的乱发。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风风火火的,虽然没有穿着火影袍但是看起来已经做好准备接管这里的后辈。

“鸣人!”带土直接从屋顶上跳了下来飞进办公室,“怎么是你呢?”

新火影回过头,表情理所应当。

“卡卡西老师已经离开木叶了。”

“为什么?”

“他引咎辞职了……说是这样说其实就是想出去旅游啦……”

“引咎?他何错之有?”

“……”

“你告诉我啊!”

“六代目火影因为私仇杀了本该千刀万剐的四战战犯,”佐助推门而入,“没有通知其余各国。”

“四战战犯?”带土指指自己。

“对,”佐助说,“有眼睛的人都可以作证,卡卡西对你十分厌恶,而且没有任何私情——这几个月来大家都看到了。”

“他因为你的屡次顶撞终于发火,直接把你杀掉了,没等到各国约好的行刑时间。”

“喏——这个登记牌是你在木叶的新身份,如果不喜欢,这里还有一个草隐的。”

“变装对你而言也不算什么麻烦事,实在不愿意就当做那是四战战犯在服刑吧。”

“这个也是他给你的。”

一个蓝色的礼物盒,带土拆开,里面是一个白色的小狗台灯,灯座上的小狗眯眯眼笑着,嘴里叼着一张纸条:

『我希望我的英雄,在与过去彻底说了再见后的日子,可以平凡,轻松,而且快乐——害你遭遇不幸的人。』

“……他去哪里了?”

“不知道,他谁都没告诉。”

带土开神威回了家,手里紧紧攥着那个小台灯。他肯定能赶上的,卡卡西不可能空着两只手出去旅行,他会回家收拾行李的。

从空间里摔出来,带土冲进卧室。

家里没有变样,想想也是,这里差不多已经不是卡卡西的家了,能有什么变化呢?

卡卡西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只给他留下一盏台灯,却什么都无法照亮。

卡卡西走了。

卡卡西离开了。

卡卡西这一次是真的,确确实实地,抛弃他了。

带土扑在床上,台灯被压在他的胸口。似乎是摁到了什么按钮,台灯发出了点声音:

“要开心点哦,带土!”







黄沙飞舞,卡卡西有些口渴,站定在原地从背包里掏水壶。

他一个人习惯了,从前是一个人,现在也是一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温度很高,杯子折射着太阳光映入卡卡西眼中的是不断波动着的景色。他不以为意,把杯子放进背包里重新赶路。

“喂!”

刚刚的光影发出了声音,卡卡西诧异地回过头。

带土喘着粗气,两只眼睛泛着血丝——应该是双神威使用过度的下场,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他跑过来。

“你现在总能大大方方地跟我打个招呼了吧!”

他也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裹,和卡卡西一样。

前代火影笑了笑,点了点头。

“欢迎回来。”

评论(20)
热度(107)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