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过山车上

很烂,十分,非常地,相当地,对不起社会那种。

点梗第一弹,把两位亲的梗合体了:原著向大卡小土逛游乐场+好好谈个恋爱 @deil0  @马猴烧鸡

土哥表白了,嗯。

感情戏我自己看着都觉得尴尬,嗯。





“我想你们,应该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新鲜上任还热乎着的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目前在笑,微笑,没有任何恶意地眯眼笑,笑得温柔了山河惊动了岁月也吓得对面三个曾经的学生和部下大气都不敢喘……即使他们现在一只手就能吊打三个对面的老师。

老师换了火影袍之后捂得更严实了,露出来的眉毛倒竖着,看起来似乎是很生气的样子。

从来没有在老师脸上看见过的表情如此违和地露了出来,鸣人佐助不敢怠慢,赶紧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希望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到最后却也只能把目光投射给医疗界的扛把子,气势两米八,各种术语张口就来五分钟之内能绕晕一个鹿丸的——医疗部长春野樱。

“……我,”感受到身边两位男生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目光,春野樱翻了个白眼,“我又没负责押送他!”

小樱不要掉链子啊!!感受到已经没有写轮眼的冷血卡卡西瞬间爆发出的威压,鸣人佐助倒吸一口冷气。

“但是,但是……”眼看着鸣人要吓得吐蛤蟆了,小樱赶紧改口,“现在这种情况我有在师父的医学书里看见过,应该是被查克拉影响导致基因链重新排列组合但是在过程中发生巧合使得组成蛋白质的氨基酸根据重新排列的基因链重组时按照幼年体形态……”

“说人话。”

“应该没什么事,过一段时间大概就会好了。”

“呼……”鸣人佐助在小樱身后眉来眼去,“早说嘛……”

卡卡西默默点了两下头,把目光投射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大快朵颐着的那个小鬼,准确的说是三十多岁的小鬼。这个人似乎对自己目前的处境丝毫不担心,以一种有奶就是娘的坚韧精神霸占了卡卡西的钱包,还有饭盒。

“那……老师,需要我把他带回去检查一下吗?”小樱伸出手,“如果您实在不放心的话?”

“不要。”

没等卡卡西回答,那个坐在办公桌上的小孩终于舍得让嘴巴空出一段时间来讲话:“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

“那就算了,”卡卡西从善如流,“你们出去忙吧。”

鸣人习惯性地搂住了佐助的肩膀卿卿我我打打闹闹地出了门,小樱则是选择直接从窗户飞出去。

“哈啊——”坐在办公桌上的幼年带土打了个哈欠,顺便又打了个饱嗝,“没饭了诶,卡卡西。”

虽然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同期好友,甚至比自己大了一岁,但是被这种孩童的声音直接喊名字还是会让人有些不适。偏偏这个不知怎么回事就变成了小孩子的人一脸的不自知,从被鸣人抱回来那一刻起就“卡卡西!卡卡西!”叫个不停。

“你好吵,”幼年的带土音调高,音色亮,是一种及易让人烦躁的声音,“不要烦我,从我的桌子上下去。”

“说什么呢,笨卡卡,我不是你的英雄吗!”

看来带土是对自己这幅形态乐在其中了,卡卡西最终还是无奈地笑了一下。他一定是从一开始就假装自己的记忆跟着形态一起变小了,并且成功地骗过了鸣人和佐助。只可惜和幼时的他朝夕相处的卡卡西没这么好骗,即使心智的确是和身体一样退化了,记忆中那些刻骨的伤痛还是让他在动作和神态上流露出了成年带土独有的邪气。

不过听到这个声音说“笨卡卡”、“英雄”之类的词,也足以让卡卡西心甘情愿被欺骗两秒钟。

“有的时候太聪明真不是什么好事。”

“自己夸自己不尴尬么?”

看,卡卡西就是能轻易地让带土变成那个和他一样伶牙俐齿的四战boss。而带土也敏锐地发现了这点,比起属于这具身体的那个十四岁的傻白甜,还是那个饱经风霜的宇智波带土更容易让卡卡西顺从:“好了,今天不要工作了。”

“就算是我的英雄说这种话也太过分了啊,”卡卡西轻而易举地挪开了那只孩童的小手抢回了自己的文件夹,“火影怎么可以说不工作就不工作。”

“我看到你的日程表上记录了啊,”带土还是坐在卡卡西的办公桌上,伸长了身体把最边上的日历拉了过来,“你看这不是有——跟吊车尾去……什么场?”

“菜市场,是说跟你去菜市场买菜。”

“胡说!我看懂了,是游乐场!”

小带土能耍的小聪明还是太嫩,更何况就算是大带土也没办法轻易让卡卡西上钩了。六代目火影笑了起来:“所以……你承认自己是吊车尾了?”

“救过火影一命的吊车尾也不错啊。”

没能看到记忆中的炸毛表情,卡卡西也有些失落:“那个是这个月要完成的,这个月还早呢。”

“我记得你一向不是有拖延症的人吧?”

对方态度强硬咄咄逼人,这个年纪的带土表现出这种表情让卡卡西束手无措:“带着这个样子的你出门怪怪的……”

“两个大男人一起去游乐场就不怪了吗?借口越来越瞎,看来你已经快被我说服了。”

被残忍地揭穿了自己的心理活动,从来没有被这张脸搞得如此哑口无言的卡卡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不,好像并不是从来没有,上一次面对着这张脸张着嘴说不出话,是他别过头告诉自己“白牙是英雄”的时候。

这样想着,卡卡西也就只能无条件投降,低下头半自嘲半无奈地笑了笑。

“走吧。”





木叶的游乐场是四战后新建的,出去游历了一圈的佐助给鸣人粗略形容了一下那些他们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娱乐设施,于是他就来缠卡卡西也建一个游乐场。事实证明鸣人也并不完全是异想天开,遍地鲜血的忍者世界鲜少有人注重孩子们或情侣们用来游玩的场地,木叶的游乐场自建成之后就变成了旅游胜地,给木叶也带来了不少益处。

“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

“话说,”一路几乎是被提着胳膊揪到游乐场去的带土忍无可忍,“你这是什么审美啊,眼睛上的是什么鬼,你这样有什么资格嘲笑我的橙色面具!”

“呀,不好看吗?”新鲜出炉的斯坎儿低下头撅起嘴,美瞳片里波光粼粼。

“……”

“呀,怎么脸红了啊,我的英雄?”

带土无地自容地把头埋在卡卡西的大衣里。敢这样撩拨自己,变大之后要给他好看!

“好了,我去买票,你在这里待一会吧。”

“你就这样把小孩子放在这么杂乱的地方?”

“那不然你想我怎么样?”

“抱我。”

卡卡西只能照办,带土可不是什么容易妥协的人,万一演技上线在游乐场门口坐在地上哭起来,他可不好收场。

排队买票的大部分都是情侣,偶尔也有妈妈抱着还没到上忍者学校年纪的小孩来,卡卡西抱着已经是大男孩的带土站在一堆妈妈中间有些不好意思。带土倒是不在意那些,自顾自地玩着卡卡西的棕色假发。

“您好,我来取票。”

之前带土还没变身的时候两个人就商量好要在这个月来游乐场玩,所以卡卡西早就订好了票,随时来随时都能取。售票员小姐按照单号在电脑上敲了两下,有些困惑地抬起头:“先生……请问您订了情侣票是吗?”

“是……吗?”带土和卡卡西同时一愣,这才想起来当初两个人商量着要拿到游乐场赠送的那套成对餐具才特意订了情侣票。结果带土现在变小了,再取情侣票似乎哪里不对?

“是小弟弟帮爸爸乱点的吧,所以点错了?”幸好温柔漂亮的售票小姐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莞尔一笑贴心地询问卡卡西,“不然我帮您换成亲子票吧,亲子票还可以玩一次免费的过山车哦!”

“好耶!过山车!”带土顺势举起双手,“就要这个!”

“那就亲子票吧,”卡卡西眯起眼睛狠狠拍了带土屁股一下,“下次不可以给爸爸乱点咯。”

带土狠狠剜了卡卡西一眼,幼年的带土因为屁股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习惯性地红了眼眶,显得这个眼刀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好啦,您的票,”两张彩色的纸条打印了出来,“祝您玩得愉快!”

“都是你……”离开了售票处的卡卡西小声埋怨,“那两套猫和狗在一起的餐具我很喜欢呢……结果就变成一次免费过山车了。”

“猫和狗是指我们俩吗?”

“……不是。”

“不过过山车也不错啊,鬼屋才是最无聊的……”

“没关系,反正你现在这种模样我也要抱着你进鬼屋啊,害怕的话埋在我怀里就好了。”

“谁要对你投怀送抱!”

“谁现在坐在我怀里就是谁咯。”

带土翻了个白眼从卡卡西怀里蹦了出来,习惯性地牵住他的手。游乐场的门口是一个卖零食泡泡机和气球玩具的老奶奶,带土拉着卡卡西走了过去。

“我希望你时刻记得……你实际年龄已经三十多岁了……”卡卡西小声吐槽道。

带土装作没听见,走到摊子前认真挑选起来,卡卡西也只能冲老人家笑着点点头,然后抱着臂站在旁边。

“奶奶,这袋水果糖多少钱?”

“这个要二两哦。”

“那泡泡机呢?”

“泡泡机两个一两。”

“那这个小喇叭呢?”

“那个要五十文……”

“咳咳……”眼看带土快要把摊子包下来了,卡卡西赶紧把撅着屁股的小孩拎起来小声咆哮,“……你别给我得寸进尺啊……”

“那好吧,就这三样。”带土顺理成章地从卡卡西的裤兜里掏出钱包付钱。老奶奶做成一单好生意,乐得合不拢嘴:“小伙子结婚蛮早的吧?看你儿子和你一样帅。”

“是蛮早的,大概十三四岁吧……”在旁边嘀嘀咕咕的带土被卡卡西一把捂住嘴:“当然了,我儿子随我嘛……”

又到旁边的小摊上买了烤鱿鱼汽水爆米花,卡卡西已经两只手都拎着塑料袋了,还要忍受在他背后玩玩具的带土一次次无情的呼唤。

“卡卡西!”

卡卡西转过头,被泡泡精准地糊了一脸,耳边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卡卡西!”

卡卡西转过头,被那个小喇叭尾部弹出来的小人精准地戳进嘴里,耳边传来一阵难听的喇叭声还有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卡卡西!”

本着事不过三再来一次就当场给他扒裤子打屁股的卡卡西转过头,被猝不及防地搂住了脖子。

对方喂了他一块薄荷味的糖,当然是用手。

“去玩过山车啊?”

“还是先玩摩天轮吧,”卡卡西本能地抬起头摸了摸嘴唇,“我可不想过山车飞到一半我们两个双双被糖块噎死。”

摩天轮的高度和速度对于忍者来说都算得上无聊,带土坐在卡卡西对面,试图通过晃腿让摩天轮上的小单间也晃悠起来。

“我劝你最好不要哦,”卡卡西用自己的腿抵住了带土的,“虽然就算从这里掉下去也不算什么不过我可不想被工作人员骂。”

“喂,卡卡西,你从高处往下看会不会想要跳下去?”

幼年带土低沉下来的声线像极了那句“白牙是英雄”。于是卡卡西也认真起来:“大概会吧。”

“这就是人性选择逃避的心理了,”带土站了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底下慢慢变小的人群,“人都是有懦弱的一面的,所以有些事情永远都不敢面对。”

“倒是吧。”

“所以卡卡西,这就是你一直不敢直视我眼睛的理由?”

从之前就一直极力隐藏的秘密被戳破,卡卡西更加慌张地避开了那张幼年好友的脸。

“你难道还在自责吗?”

“不是自责吧。”

“你对我有愧疚?”

“也没什么好愧疚的。”

“你想琳了?”

“那也没什么关系吧。”

带土审讯一样一句一句地冒出各种问题,卡卡西对答如流,却还是始终低着头。

“算了,”带土走了过去,坐在卡卡西的那边,摩天轮的小房子似乎倾斜了一下,“你不想说就不说。”

“一会去做过山车啊?”

“好。”

摩天轮渐渐爬到顶点,带土把卡卡西扯了起来:“这是离天上最近的地方!”

“好像是吧。”

“卡卡西,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啊?”

“……”

摩天轮会在空中停半分钟,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

“没有话想说吗?”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孩童的眼神清澈,却咄咄逼人。卡卡西的目光在带土脸上晃了一圈,最后还是落在了窗外。

“那好吧,那我说。”

“动了。”

卡卡西开口打断了带土:“过山车动了。”

半分钟结束,地面的确离他们越来越近。

“好吧,也没关系。”

带土满不在乎地和他一起趴在窗边。

“我们慢慢的就回到之前的地方了。”

从摩天轮上下来,气氛似乎变得有点尴尬。把东西都放在储物柜里,卡卡西一言不发地拉着带土坐上过山车。

工作人员小哥给两个人紧紧系上安全带,示意他们手扶好:“过山车会走半个小时,可以吧?”

“没事。”

倒计时的铃声响了起来,车上的旅客们本能地紧张了起来。

“卡卡西,”

带土在过山车慢慢向上爬的时候叫了声卡卡西的名字,对方转过头。

“我,”

短暂的停顿,然后是极速的俯冲,身边的游客们尖叫起来,带土不得不扩大音量:“人家都说在害怕的时候说出来的话是下意识的所以一定是真心的啊啊啊啊——”

小学同学似乎是也被过山车吓到了,刚跨过了一个坡速度稍缓,卡卡西被带土苍白的脸色逗乐了:“你没事吧你?”

“别,别小看宇智波……”看来已经吓到要拿姓氏出来壮胆了,过山车又开始爬坡,带土重新酝酿好感情:“卡卡西,”

“啊?”

“所以我接下来说的你一定要信啊啊啊啊——”

还好前半截话没有被埋没在尖叫声里,不过显然卡卡西的重点不在上面:“带土,你今天的表现足够我嘲笑你一辈子,真的。”

“呵,一会,一会就让你哭出来。”颤颤巍巍地扶住把手,眼看就要到达最陡的斜坡,带土深吸一口气:

“我,”

“啊?”

“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你啊啊啊啊——”

周围的人都在自顾自的尖叫,没人在意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孩说了什么或者发生了什么变化,除了卡卡西。

心情跟着过山车大起大落了一阵,似乎是早就料到了一样迅速平静下来。

“你拉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表白,好俗哦。”

“喂!什么俗!我特意让你看这张脸听这个声音向你表白呢!”带土凌空挥舞着胳膊和腿,“英雄向你表白了,你看我一眼!”

“……”

“你到底在怕什么啊?”

卡卡西不敢说,每次看到那张本来应该从他生命里彻底消失的脸,他就会在脑海里自动映出它支离破碎的样子。

让人害怕。

“不要怕,”恢复了底气于是晃起腿来的带土中气十足地笑了一声,“我不会离开你了。”

超小的音量,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卡卡西低下头莞尔一笑。

“看看我?”

顺从地转过头,昔日好友挂着招牌笑容的脸好像在发光一样……

好像真的在发光……

“喂,等等带土,你不会要在这半空中……”

带土也像他一样不知所措,眼看着自己的体积渐渐充满整个座位……

过山车又一个俯冲,一片惊叫声中夹着一个中年男人的嚎叫和另一个中年男人没有任何同情心的银铃般的笑声。

“啊啊啊啊这个安全带好勒啊啊啊啊啊——”

评论(23)
热度(84)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