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如此不羡仙◇11

完结篇,over!

虽然我不太喜欢11这个数字……


卡卡西并没有他想要表现出来的这么乐观。他没法像带土一样,要么不装,要装就装到最像最好。卡卡西的伪装一戳就破,所以通过那两条环住自己脖子的手臂的颤抖,带土也能感受得到他有多绝望。

他会哭吗?像他第一次见到爸爸尸体的时候那样,像他坐在天宫的阳台上那样,小白狗长大了,哭声还会和以前一样吗?

“卡卡西,”带土强迫自己调动全身所有肌肉来表现出稍微乐观一点的情绪,“不怕,没事的,我会保护你。”

他要让自己成为保护者,而不是让现在正彷徨无措的卡卡西颤抖着声音来安慰他,这对他来说太残忍了。卡卡西需要宣泄,他需要去做那个承担他泪水和恐惧的人。

因为他们现在还在一起呢。

果然卡卡西放松了下来,与此同时泪水冲破了他疲惫的自控力,流进了带土的脖子里。卡卡西抽噎着,带土把他搂进怀里,一下一下安抚地拍着他的背。

“带土……等我消失了,你就抓紧时间再谈个恋爱吧。”

带土摇摇头:“神仙不可以谈恋爱。”

“你这样我更怕死啦……”

“所以不会让你死啊……”

曾经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卡卡西成了人,天涯海角都会追过去,所以从来不曾害怕失去。可现在真的知道对方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时,才发现一分钟,一秒钟的独处都自己而言都是一种酷刑。

“咳。”

是琳回来了,带土放开了卡卡西让他躺下休息:“怎么样,通知朔茂前辈了吗?”

“狼王最近出公差,怎么都联系不到,”琳小心翼翼地关上了卧室的门,“我去找了自来也他们,现在只有一种办法能救卡卡西了。”

“成仙吗?”

“是成人。”

“成人?”带土不解,“可是成仙对现在的卡卡西而言要求更小啊。”

“成仙是达标啦,但是如果要成仙的话需要把灵魂保留下来,这样卡卡西还是会慢慢消失啊!而成人可以把他的肉身和灵魂一起锻造,这样精血对他来说就不是必要的了,成人之前精血会自动归零再重新炼化。”

“那……卡卡西的功德有修满吗?”

“是差一点了,我刚刚去找了龙王,他答应我把这一次任务的功劳都加在卡卡西一个人身上,这样的话就差不多了,剩下的可以用卡卡西父母功德给他加。反正朔茂现在都已经成仙了,功德对他而言不是什么大事,卡卡西的母亲应该已经转世就不用管了。”

“这样啊啊啊!!”带土整个人都跟着自己的呼吸一蹦一蹦,“也就是说卡卡西马上就要有救了吗?!”

“不然呢!快点带上他去见天神啦!”

卡卡西身体越来越糟糕,整个人也一副蔫不拉几的模样,带土直接把他抱在怀里坐在筋斗云上。

“哇,”卡卡西笑起来,“好久没被抱着坐筋斗云了。”

“不然怎么办,拿你没办法啊。”带土把他屁股往上托了托。

“行了你们两个注意一点!”琳坐在带土身后有些无奈地打了他肩膀一下,“一会被天神看到你们这样的话要我怎么帮你们讲话!”

天神的天宫在更高一点的地方,从那里可以俯瞰整个天界,筋斗云只能停在宫殿三里以外,不能接近。

“除了上次打仗领封赏,”带土背着卡卡西上台阶,“我就没来过这里。”

“谁愿意来这里啊,天神宫又高又远,我有翅膀都不愿意来。”

“这就是天神住的地方?”卡卡西从带土背后探出头。

“是啊,天神很有威严的,你不要被吓到了哦。”

“那有什么吓人的?”

“可别这样说,”琳拎着裙角踩着小碎步,“我们大黑狗第一次去就被吓哭了。”

“我明明是疼哭的!”

“好了小声点!”琳赶紧竖起食指,“给天神大人留个好印象。”

三个人不再讲话,连呼吸声都放轻了一点,琳走在前面,帮三个人推开门。

“你们两个……带着凡间的动物来见我?”

刚打开门就听见了里面的问话声,带土和琳脚步一顿:“是。”

“那还是回去吧,要我说多少次,天神不可以谈恋爱。”

“不是,您误会了,大人,”琳赶紧拉着带土进到殿内,“我们是来求您允许卡卡西成人的!”

天神的宫殿空无一物,三个人像是悬在虚空中一般,声音从头顶飘飘悠悠地落到耳边,发出声音的人也仿佛根本不存在。

“那……我们可以说了吗?”

带土把卡卡西放到地上让他冲着周围的空气鞠个躬。得到了允许后,琳才开始滔滔不绝地替卡卡西讲话。

“……就是这样……所以我们卡卡西现在已经具有成人的资质和灵力了,可能还缺少一点功德,不过既然他是狼王的儿子,如果用狼王前世修来的功德加在他身上的话,也是可以的吧?”

“是这样没错,”声音还是浮在虚空中,“你叫做卡卡西?”

卡卡西点了点头。

“你似乎……不全是狗吧?”

卡卡西只能再点点头。

声音不再响起了,琳有些着急地替卡卡西辩解:“大人……卡卡西的身世与他自己的所作所为无关……就算是狼王他违背……”

“我没有说什么啊。”

说是这样说,可是这个声音的语气十分不好。琳始终提心吊胆着,带土有些烦躁地开始抖腿。

“可是这种理论上连出生的资格都没有的生灵,本来就是不可能修炼成人或者成仙的啊。”

“什么?!”带土和琳同时喊出声。

“喂!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卡卡西能出生本来就是天界法外开恩的事情了,理论上,他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已经从修罗道修炼到了畜生道,不可能在这一世再有什么飞升的资格了。”

“可是,不是说理论上吗?!”带土不顾琳的阻拦大声吼了起来,“畜生道可以直接修仙,为什么修罗道不能连升两级成人?”

“因为你们没有先成人再成仙啊,连跨两级可以,一级一级跳的话,就没有资格了。”

“那,那这算什么,难道卡卡西这世的功德都白修了吗?这也不太公平吧?”

“不然,让卡卡西杀掉他父母中的一个,”天神的语气云淡风轻,“两者都存在会让卡卡西失去资格,消失一个的话就没关系了。”

“不可能!”卡卡西断然拒绝。

“开什么玩笑……卡卡西的母亲已经转世了,怎么杀啊……就算狼王肯去死,神仙根本连死去的资格都没有啊!”

“所以我说了,没有办法。”

“你……”带土努力压抑住怒火,“你是什么意思啊?你不是天神吗?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面前的生灵灰飞烟灭?!”

“‘以死观生,以生观死,生死相安,盍视一般’啊。”

带土快要被气笑了:“我们找了那么久方法,现在只差一步卡卡西就可以成人了,就因为这种理由阻止我们?!”

“天意如此,我也不能违抗,”虚空中的声音越来越远,“除非你们就祈祷,卡卡西的灵力和功德能在短期内产生质的飞跃吧,强烈的冲击能把他直接推入人间道。”

“什么叫做……”

“不用再说了带土,天神走了。”

琳扶住站不太稳的卡卡西,看着坐在地喘着粗气的带土,也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

希望和绝望在一瞬间同时发生的落差感彻底把带土击倒,他两只手抱着头,歇斯底里却又一声不吭。

什么都没有了。

明明说好的……等卡卡西成人了,他就会下凡,然后就可以在一起了。

原来有些心情,只有在真真正正明白自己一丝丝希望都没有了的时候,才会理解。带土突然有些自嘲,好像当初骂团藏的话被反弹到自己身上了,背负着绝望和孤独看着心爱的人去死……居然有些理解他了。

正在被活生生剥离灵魂和肉体的卡卡西,一定很疼吧?

一定很疼啊,一定和那个被吸干灵力搅碎肉体的天神一样疼。当年的团藏看着这样痛苦的爱人,怎么能不绝望啊?

恶念永远是被痛苦和绝望带进心里来的。带土站起身,死死咬着嘴唇。

他要爆发,他要宣泄。整个天界,整个世界都是凶手,是他们构成了轮回六道,是他们创造了天界条例,是他们的定论让卡卡西连最后一点求生的机会都没有了,是他们……

“带土。”

卡卡西推开了琳的手,把自己倚在了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的带土的怀里。

“我们回家吧。”

“我想吃放葱花的荷包蛋。”

带土把筋斗云给了琳用,他想带着卡卡西走一走。从天神的住所回到自己的地方,可以走很久很久,就这样慢慢地散步的话,感觉相处的时间都变长了。

“你看,那里是黄鸟精的宫殿,”带土背着卡卡西慢慢地走着,“很精致吧?她的接班人金丝雀可喜欢你了,因为只有你的原型比她矮。”

“那都是之前的事了好不好!不许再提!”

“好好好,”带土点点头,“后面是龙王的龙宫——我们小点声,你之前说过不喜欢他的审美。”

“光是看着一堆金光就觉得刺眼!”卡卡西故意扩大音量,带土心虚地背着他绕道走的姿势特别滑稽。

“那边是百花之王以前的宫殿,好久好久没人住了,里面都是灰尘。”

“那会闹鬼吗?”

“白痴,天界哪来的鬼!”

“那里,穿山甲的地盘,那个家伙贪吃,老是胖得卡在自己的门里出不去,所以我们常常去帮他把自己拔出来。”

“没想到穿山甲会有这种需求啊?”

“对啊,而且他每次被拉都‘哎呀呀……哎呀呀……’的叫,娘得不行,笑死人了……哦,这里,就是我之前说的蛇妖大战葫芦兄弟的地方,要不要听他们打斗的过程啊?超级好笑!”

“我才不听呢!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没听我的告白!”

“有什么关系,最后还是听到了啊!”

两个人都没有再讲话。

努力营造的开心氛围因为提到了告白而被破坏了。

“好奇怪啊,明明是告白这么美好的东西,怎么可以一提到它就无话可说了呢。”

带土背着卡卡西停了下来,鼻子酸得让他不得不在意。

“如果你之前一直没听到就好了。”

卡卡西的声音也哑了下来:“现在就不会和我一样伤心了。”

“别胡说八道。”

带土没有回头,语气很轻柔,轻轻松开手打了卡卡西的屁股一下。

“什么我和你一样伤心,我明明比你还要伤心,哈哈。”

“胡说,我快要死了才是比较伤心的人吧!”

“胡说,你又不知道我有多伤心,怎么可能知道我比你伤心!”

“你也不知道我有多伤心啊!”

“我也快死过,我当然知道啊!”

“你什么快死过,你明明就是趴在那里睡了好几天的觉!”

或许被爱着的人或者爱着什么的人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吧,卡卡西和带土心照不宣地一起决定把生离死别当成笑话看。

“我好累哦,刚刚不该把筋斗云借给琳了!”

“才背我走了多久啊!你还没有介绍完好不好——那边那个奇形怪状的是谁的地盘!”

“哎呀不要打头!当然是你比较重才很累啊——哦,那边是蛞蝓精啦,那是个大蛞蝓的形状,我跟你说,蛞蝓变白之后,看起来特别像打糕,就很让人有食欲有没有……”

“哇你恶心死了……”

一路喊着累,到最后走两步就要歇一歇,带土总算是把卡卡西连背带扛弄回了家。进了家门连躺着歇一会的时间都没有,还要给他煎荷包蛋。

“诶,说真的,你要不要尝一尝我正常水平的糖水荷包蛋?”

“正常水平你个大头鬼了……别把我剩下这么短的时间用来晕倒好不好,”说是这样说,卡卡西还是把糖罐抱了下来,“你确定是两勺糖吗?”

“骗你是王八蛋!”

“王八说他不屑要你这个儿子,”卡卡西吐槽向来不假思索,“两勺……放进去了哦,好了。”

“嗯……我总觉得应该再添点。”

“滚。”

“哦。”

不加量的糖水荷包蛋做好了,结果就是带土又被赶去重新煎了一份带葱花的:“骗人!两勺就已经甜到死了!”

“是你味蕾的关系,我吃就没问题!”

“怎么没糖尿病啊你!”

晚饭两个人习惯性用荷包蛋解决,睡觉的问题就不能像平常一样了,带土不容分说地把卡卡西拖进自己的被窝,坚持要一起睡。

“等我消失之后就没人陪你睡啦!”

“那至少你可以掉几根头发留给我啊。”

“噫……恶心!”

卡卡西钻进被窝,带土也钻了进来,两个人互道了晚安却谁也没有闭上眼睛。

“嘻嘻……”被这种大眼瞪小眼的场景同时逗笑,带土先开口:“你是不是想偷亲我啊?”

“我才没那么龌龊呢!我要亲都是大大方方的亲的!”卡卡西撅起嘴大声地“啵”了一口。

“也对啦,毕竟人家的初吻就是被你夺走的,”带土抹抹嘴装出一脸羞涩,“亲完了,睡觉吗?”

“不想睡,想和你聊天。”

“你从刚来这里就每天晚上追着我聊天,现在还要聊,”带土伸出胳膊让卡卡西枕在自己怀里,“这次要聊谁?百花之王?”

“嗯,”卡卡西点点头,凑得近了一点,“你让我跟你讲讲他吧,我要跟谁讲谁都不听,我好憋。”

“你这么八卦为什么是一条狗,”带土无奈摇头,“讲吧,我听。”

总算有了发泄的平台,卡卡西终于能大大方方地跟别人聊自己好不容易听到的八卦了。虽然语调有点波澜不惊让人想打瞌睡,但是这么劲爆的消息,带土也是第一次听。

“哇塞……”带土吓得不敢大声,“老龟被杀掉了……”

“嗯,而且是他自己杀的,好残忍……”

“没办法啊,如果我是他,我可能也会杀吧。”

“我是说对百花之王来说好残忍啦,”卡卡西玩着带土睡衣的一角,“不知道他每天晚上睡不睡得着啊……”

“不过,如果我是老龟,我可能会心甘情愿去死吧,”带土一边说一边点头,“老龟是真的很老了,而且柱间那么爱斑,我也不忍心看他们就这样分开……”

卡卡西也点点头:“寒冰阵,不知什么时候会化掉哦……”

“无所谓啊,反正柱间有得是时间。”

“也对,”困劲上来了,卡卡西打了个哈欠,“睡吧,晚安。”

“把晚安改成我爱你好不好?”

“好啊,你先说!”

“我爱你!”

“哦,我睡了。”

“喂——怎么这样啦……”

用我爱你来计数,时间还是会一点一滴流逝。最后一天,两个人都没有说要去睡觉,带土抱着已经没有力气直起身的卡卡西坐在天宫的阳台上。

“之前……想念爸爸的时候……”卡卡西的声音细若蚊蝇,“也是在这里。”

“对啊,当时我就在想,这个小白狗好固执啊,死都死了,那么在意干嘛!”

“那你现在……总算是理解我了?”

“总算理解了。”

“爸爸能成仙……我好开心,”卡卡西努力喘了两下,“你要替我照顾好他哦……”

“朔茂前辈比我强啦!”

“对,我爸爸是最强的……”卡卡西满意地点点头。

“带土,我困了……”

带土用尽全力搂紧他:“困了要说什么啊?”

卡卡西望着他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晚安。”

“……我爱你。”

体力告罄,卡卡西终于闭上了眼睛。

“卡卡西……”带土小声对可能已经听不见了的人说,“海蛟没能去呛声,他被打入天牢了,是龙王赢了。”

“猪精下凡了,他没能等到嫦娥公主。”

“百花之王堕入魔道了,因为斑死了。”

“卡卡西……成仙一点都不好,真的。”






天界和凡间的距离大概有多远?

带土不知道,他只知道把自己千年的功德和灵力全部传给自己心爱之人后,再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了。






窗外下起了小雨,教室里的白发男孩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

“诶,一会补课一起去吗?”

“不去了,我胸口闷闷的,跟水门老师请假了。”

向同班同学挥手说了再见,男孩背上书包走出了校门。

外面的雨不算大,可是阴沉沉的天气让人心情不好。男孩一边心不在焉地踢着石子一边走着,突然好像听到了一声犬吠。

抬起头,旁边一个便利店老板正在赶一只走过去避雨的狗。

那是一只瞎了一只眼睛的黑狗,走路好像还一瘸一拐的。被赶出门之后只能可怜巴巴地趴在路边淋雨。

男孩走了过去,摘下书包挡在了狗身上。

“好可怜……谁家的狗啊?就这样把它丢掉……”

黑狗抬起头,随后瞪大了独眼。

“干嘛,你饿了?我书包里有火腿肠。”

把包顶在两个人的头上,男孩剥开香肠包装纸:“吃吧。”

黑狗没有动,他把香肠又往前伸了伸,黑狗还是没动。

“你还蛮有个性的嘛,”男孩笑了起来,“跟我回家好不好?”

黑狗走了过去,伸出舌头舔了舔面前那双灰眼睛。

“不要闹啦,这样我好想哭……”

“我叫卡卡西。”

男孩举着书包,挡在狗的头上:“走吧。”

好,走吧。

我叫带土。

【END】

【感谢您的阅读(90°鞠躬)】

评论(22)
热度(41)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