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如此不羡仙◇9

我真的,我真的是肉眼可见的越来越烂……



卡卡西盘着腿坐在石阶下面,周围有爬虫围着他面前的红花转来转去。他佝偻着背,两眼无光地盯着其中一只圆壳甲虫。这只虫子凑过来在卡卡西身边转了一圈,看起来似乎是想爬到他身上

越看越像那只老乌龟。

蜂王很有耐心,他只是叉着腿坐在卡卡西向前两步的石阶上,两只小臂搭在膝盖前,左腿还轻轻打着节拍,一副很悠哉的样子。

“怎么样?你有考虑清楚吗?”

卡卡西活动了一下身体,长时间维持一个动作的骨骼吃力地发出嘎吱声,甲虫被他的动作吓到,扑棱棱地飞走了。

“你要蝴蝶仙的翅膀,我没办法。”

蜂王勾起唇角冷笑了一声,拍打了两下裤腿打算站起身。

“但是如果你愿意让我用命来换,我可以跟你换!”

卡卡西打算孤注一掷,他只能无视柱间三令五申告诉他绝对不可以跟蜂王开出一命换一命这个条件的警告。琳和带土之间的抉择过于残酷,他实在没办法接受,但是如果蜂王想从他身上拿点什么,他是心甘情愿的。

“我为什么要你的命?你对它一点都不重视,我要来有什么用?”

说是这样说,但蜂王还是停下了准备站起来的动作。卡卡西深吸了一口气:“你错了,我很惜命的。应该说所有爱上了什么的人,都是惜命的。”

蜂王从鼻孔里哼出一口气,说不上是嘲讽还是认同地晃了下头。

“我当然知道……哪怕是为了带土,我也应该珍惜自己,可是现在面对的状况是,带土相对而言情况比较糟糕,而如果我把命给你的话,我还有转生的机会,两者相较……我更应该把自己的命给你!”

好像在一瞬间成长了起来,卡卡西这一次的分析相当流利而且有理有据。蜂王似乎被说服了,他俯下身去捡起一朵花,缓缓转动着花茎,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面前水红色的花瓣。

卡卡西仰头看着他的脸,蜂王的面孔被洞里的荧光映成了吓人的苍白颜色。像是失去了调侃的心情,他脸上那种浅浅的讥讽的冷笑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想起了什么的不甘的表情,那条露出来的眉毛竖了起来,眉心死死拧在一起。刚刚还目空一切的自大狂瞬间变成了一个愤世嫉俗者的模样。

“说得好。”

过了良久,蜂王终于开口。握在掌心里的鲜花被他随手丢到一旁:“分析得很棒。”

“那……你要我的命吗?”

卡卡西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我准备好了。”

“你无论如何都想要那罐蜂蜜?”

“要!”

“好吧,”蜂王也站了起来,“遗憾的是,我并没有被你感动,单方面索取你的性命对我而言没有一丝好处。不过既然你这么想要的话,那我就只能来取走我能用得上的东西了。”

蜂王把袍子甩到身后,化成了原型。

“我希望你已经做好觉悟了。”

“我做好了。”

绿色的罐子被黄光拖着落在卡卡西的手上,蜂王重新退回了洞穴深处,卡卡西面前只有散落一地的红花。

“……结束了吗?”

一点都不疼,没有什么感觉。卡卡西只是在那只吓人的巨型蜜蜂接近的时候恍惚了一下,就什么都没有了。

“结束了。”

蜂王的声音飘飘乎乎地传来,听起来没有实质感:“抓紧时间回去吧。”

“谢谢。”

卡卡西鞠了一躬,蜂王并没有回答。于是卡卡西当他接受了,抱着罐子跳出了洞穴。

“拿到了!筋斗云!”卡卡西拍了拍飞下来接他的云彩,“走走走!带土有救了!”

筋斗云风驰电掣,终于在琳的花粉快要用光之前把蜂蜜拿了回去。

“什么鬼!居然要我的翅膀!”琳一边拿蜂蜜给带土抹伤口一边听卡卡西讲故事。

“嗯,不过我没同意就是了。”

“呃……那只独眼龙真是各种意义上让人头皮发麻……”琳打了个冷战,搓搓双臂,惊魂未定地回头瞥了一眼自己的翅膀,“虽说折了它们对我而言其实也不算什么啦,不过就是扯下来的时候痛了一点,以后不能再飞了而已,如果要吸花粉,只能用爬的……”

恐怖的事情一旦被接受,讲起来就轻松了。琳蘸蜂蜜的手顿了一下:“不过为什么偏偏是翅膀呢……蜜蜂也有翅膀啊对不对,难道是因为我的比他的漂亮吗?我以为他会要谁的一只眼睛呢。”

“他说他要的是人心。”

“人心,”琳嘟嘟囔囔起来,“人心真的有那么容易要,他还会一辈子都在那个黑漆漆的地方守着他的蜂蜜啊?”

“蜂王经历过什么吗?”卡卡西问。

“我也不清楚,不过大家都知道蜂王是突然之间变成这样的。先代天神还健在的时候,他也只不过是脾气臭了一点,讲话难听了点而已。先代天神走后,他就成这样了,不说话不出门,像是要与世隔绝一样。”

“是哦……”

“算了算了,不提他了,”琳已经处理好了,带土的脸色看起来也变好了许多,“伤口都用蜂蜜涂上了,剩下的这些给他冲水喝吧,还可以补充维C,你也可以喝一点——给我接壶温水来。”

“这么名贵的蜂蜜居然要冲水喝——”卡卡西瞠目结舌,“你又让我们外用药内服!”

“有什么关系,再名贵也是蜂蜜啊,快去啦。”

卡卡西无奈地摇摇头,弯下身去提水壶。

“诶……卡卡西,尾巴露出来了!”

卡卡西赶紧再抬起头,一阵强烈的晕眩感让他没来得及看自己的屁股,晃了两圈倒在地上。

毛茸茸的耳朵没精神地耷拉在脸颊旁,卡卡西的脸色苍白得吓人。

“不要逞强好不好!”琳赶紧跑过来扶住他,“你这么多天跑上跑下的一定是累坏了。”

“大概吧……”眩晕感逐渐消失,卡卡西摸了一把自己的尾巴,“可能是灵力不够了……”

“是低血糖啦,所以才会晕倒的,”琳舀了一勺蜂蜜递到他嘴边,“来,含上这个去睡一觉。”

“可是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没事吗,你也好久没休息了吧,要照顾他。”

“我还好啦,猴王和猪精之前都有来帮忙,我们三个轮班睡的,”琳不由分说把他架了起来,“你可是连饭都没吃呢——来,姐姐香喷喷粉嫩嫩的小床借给你睡!”

“多谢……”卡卡西给自己盖上蕾丝被。

“睡一觉大概就能恢复了,这个绿蜂蜜很补的……”琳帮他把被角掖好,“不用想那么多,等你醒了,带土就应该能恢复意识了,晚安!”

“晚安……”

之前跟着筋斗云来回跑的时候没感觉,现在挨上了枕头,卡卡西才真的觉得自己困了。打了个哈欠之后眼皮就开始打架。

“怎么有股血腥味……”

门外的琳轻轻给卡卡西带上房门,把勺子举起来闻了闻:“不像是卡卡西嘴里的味道……”

“什么卡卡西……”

琳吓了一跳,本来趴在花骨朵上的带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着:“你刚刚说,卡卡西怎么了?”

“……”琳翻了个白眼捡起刚掉在地上的勺子甩了甩,“什么人啊你是,刚睁开眼睛就卡卡西卡卡西的,我和猴王猪精照顾你多久你知道么你!”

“多谢了……”带土的面色还有点苍白,唇上都是些因为缺水泛起的死皮,“我后背上是什么黏糊糊的……”

“喂!不许动!那可是我好不容易给你涂均匀的!”

琳赶紧跑过去摁住他两只手,再不由分说地头朝下给他拍在花骨朵上:“惜福吧!那是人家卡卡西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出去给你找来的绿蜂蜜。”

“好了你也给我睡觉,卡卡西在补眠呢,你醒了只会过去吵他,”琳给带土披上一层薄纱,以保证不会蹭到伤口,“睡得时间越长恢复得越快——含一口。”

带土乖乖吃了一大勺蜂蜜,两只手垫在耳朵下面闭上了眼睛。

“睡吧。”

花房里到处响起了呼噜声。长时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琳也打起了哈欠,不知不觉间也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卧室的门还关着,带土的花骨朵已经空了。

“带土,醒了吗?”

厨房传出煎蛋的声音,仔细闻闻还有香油被炒热的好味道。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跑到了厨房。

“你怎么醒得这么早?”

带土左手拿着锅,右手拿着铲子,身上还穿着琳的HelloKitty小围裙,看起来无比滑稽:“你不再睡一会了?”

“……我果然还是再回去睡一会吧,”琳被昔日好友的人妻装扮雷得外焦里嫩,“我大概是做噩梦了……”

“哎呦,不要嫌弃我啦,”带土挥了挥铲子,差点甩了琳一身的油,“你的荷包蛋加糖吗?”

“不要加拜托,我不想得糖尿病,”琳的嫌弃已经具象化到了神态,动作和语气上了,“你为什么不叫醒你的小情人?”

“我起得有点早嘛,想让他多睡一会,”带土转过脸继续专注于他的蛋,“你去叫吧。”

琳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太阳挂在窗外,映着云朵都红彤彤的,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样子。

“卡卡西?”

琳昨天出门时忘记了帮卡卡西拉上窗帘,阳光肆无忌惮地洒在了卡卡西白得反光的脸上,金闪闪地。琳笑了一下靠近床头。

“你的小情人又给你煎蛋了呦!”

床上的人微微动了一下,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琳摇摇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这几天估计是累坏了,让他睡三天三夜也不过分:“你不起床,蛋就要凉啦?”

“吃……”

卡卡西吧唧了一下嘴,慢慢睁开眼睛:“我起床吃……”

换上了琳给的印着小花猫的居家服,卡卡西整个人都是一副很典型的没睡饱的模样。头发胡乱地支楞着,眼泡也是肿的,脸上还有枕巾留下来的印子。

“我昨天试着把蜂蜜冲了水,”琳一边跟他们聊天一边把装早餐的碟子送到餐桌上,“结果居然变成了红色的……诶,你们昨天吃蜜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一股血腥味啊?”

“没有诶,”带土和卡卡西异口同声,“昨天吃了就睡着了。”

“是哦……”琳推着卡卡西去洗漱,“是我多心了吗……”

卡卡西还眯着眼睛,整个人都懵懵的:“你们先吃,我洗漱完就去。”

洗手间的磨砂玻璃门被带上了,带土正好端着最后一盘培根走出厨房。他做菜向来不吝啬油和糖,虽然如今为了迁就卡卡西把糖换成了盐,但还是避免不了整个盘子都油腻腻的结果。房间里充斥着热油的香味。

“复健的第一餐,绝对好吃!”带土撞了一下琳的肩膀,“你有口福了!”

“那我只能谢谢你全家了,”琳没绷住笑了起来,“我开动啦!”

带土先把卡卡西的餐巾摆好,再把他的那份餐具全都用自己的餐巾来来回回擦拭三遍,放回去。

“我……”琳捂住额头,“你够了,你干脆进卫生间去抱着他上厕所怎么样,我会当做没看到。”

“哇,听起来就好流氓的样子,你个变态,”说是这样说带土的脸上还是洋溢起不合时宜的笑容,“你不知道,卡卡西是处女座的,洁癖很吓人,每次吃饭前都要这样来回擦,还要把用过的餐巾丢掉,”带土把自己那块餐巾揉了揉,直接越过琳的头顶扔到垃圾桶里,“喏,看,浪费死了对不对?”

“我猜是卡卡西每次都打算把餐巾洗干净继续用,但是你主张直接扔掉吧,”琳毫不留情地戳破,“我还不了解你?!”

“都一样嘛……”

“才怪!”

琳不打算再理他,自己吃自己的。带土玩了一会自己的刀叉之后终于坐不住了:“卡卡西,你要洗多久啊?”

洗手间里没有传出回应。

“卡卡西!”

带土冲到洗手间门口停了一下:“我进去了?”

没有回应,带土果断拉开了门。

“我说你好歹等我捂上眼睛……”琳礼节性地别过头,“怎么样?出什么事了?”

带土没回答,于是琳又把脸转了回去。卡卡西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站在盥洗池旁边,迷茫地抬起头:“干嘛?”

“你……”带土反应了一会,“洗脸了没?”

“洗脸?”卡卡西皱起眉头,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哦,对,洗脸。”

“不会吧,还没睡醒?”琳笑了起来,“先用湿毛巾擦一擦,清醒一下就好了。”

“我刚刚叫你你没听到吗?”带土笑不出来,有些紧张地伸出手拽住卡卡西的胳膊。

“刚刚睡着了……”卡卡西摇摇头,打开水龙头往脸上拍凉水,“好了没事了,我洗完脸就出去,你们先吃饭吧。”

带土向后退了两步,没有关门,洗手间里的水声过不久就停了,应该是卡卡西在准备刷牙。

“用你的牙刷了哦。”

带土胡乱应了一声,把琳拉到卡卡西看不见也听不见的地方:“你怎么看?”

“……能怎么看……就是睡着了呗,”琳认真地抬起头想了想,“看起来没什么不一样啊……”

“我觉得哪里怪怪的……”带土问不出什么,只好把琳放回餐桌。洗手间里渐渐没了声音,卡卡西抹了把脸出来了。

“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喏,你最爱吃的……”带土转过头,被卡卡西的样子打断了,“耳朵露出来了,小傻子。”

“耳朵?”

“还有尾巴,”琳也抿着嘴笑了起来,“灵力还没恢复吧?不过这样也很可爱啦,带土不许笑。”

卡卡西白了一眼努力憋笑的带土,走过去坐下,给自己夹了一个蛋。

“好久没吃到了,我今天……”

筷子掉在地上弹了两下,泛着金光的鸡蛋也掉到了地上,溅起一片油渍。

“卡卡西?!”

评论(18)
热度(22)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