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如此不羡仙◇6

这个不全是中国古典神话背景啦,当然也不是外国的……是我自己照着西游记封神榜等等抄的一套体系。所以猪精不是八戒,猴王也不是悟空。而这里所有神仙的地位都是平等的,全部归天神管辖,包括海蛟和龙王也是平等的。至于为什么龙王会给海蛟下命令……其实那不是命令,只是个提示而已




带土骑在筋斗云上,卡卡西坐在他后面。

“搂紧我哦。”

卡卡西愣了一下,然后痛快地伸出手,紧紧勒住带土的腰,把脸埋在带土脊背里,幸福。

筋斗云表示它很累,想当年主人都没这样对待过它。

“喂,卡卡西,”带土故意咳了两声,“我赶到的时候,只听到你爸爸问我喜不喜欢你这件事,没听到前面的话,你要不要跟我说一遍啊?”

撒谎!筋斗云想,我跑得那么快!你明明什么都听到了好吗!

“我说……你对我很好。”卡卡西把脸埋在带土的袍子里,声音闷闷的。

“哦,”带土克制不住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爸爸是不是少问了一件事啊?”

卡卡西吭吭唧唧半天,没有搭话。

“那我问好了,”带土故意提高音调,学着婚礼司仪那种听起来有点滑稽的声音,“小卡卡西!请问你喜欢你的这位犬仙人,愿意等待包容忍耐永不止息吗?”

“什么?”卡卡西抬起头,“什么等待包容?”

“……圣经里面的话,回去多看看书,”带土把手伸到后面拍了一下卡卡西的头,“话说你难道听不到这句话里面的重点吗?!”

“……”

“在问你呢!喜不喜欢,说话啊!”

“嗯……”

“啊?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

听不见我可以帮你跑慢点。筋斗云气鼓鼓。

“喜欢!”卡卡西大喊,“非常!喜欢!喜欢一百辈子!一千辈子!”

“好诶!”带土吹了个口哨,“干脆把所有辈子都给我吧!”

天界的犬仙人,宇智波带土,就这样恋爱了。

当然,恋爱是秘密进行的,毕竟这种公然跟天神法则做对的事情,也不敢让太多人知道。目前为止的知情者就只有自来也、朔茂、琳,还有那个基本不会回到天界的柱间和之后听筋斗云哭诉才知道了这件事的猴王——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些靠得住的人。

至于别人是否知道这件事,前文提到的这五位前辈表示,他们已经尽量帮着隐瞒了。至于瞒不瞒得住,就看带土他们做的有多过分了。

“哇……蝴蝶姐姐你见过没有!带土和他家的小白狗亲亲呢!”

“……”琳尬笑了一下,“很正常吧,带土就把他当弟弟啊,亲一下也没什么吧!”

“可是亲嘴是不是就有点问题啊!”

“……年轻人比较开放嘛……理解一下?”

“诶……猴王!你住得离犬仙人近,他们家晚上会不会有一些奇怪的声响啊?”

“没有啊,完全没有。怎么会有呢,卡卡西变成人形也才十三四岁大……我的意思是这么小的孩子睡觉都很死不会有声音的……啊你别再去问筋斗云了,别再刺激它了……”

大家的统一口径显然产生了很良好的效果,疑神疑鬼的人渐渐变少了,大家再看到带土的时候只会指着他说一些:“啊!恋童癖!”、“啊!变态!”之类斩钉截铁的定语。

“气死我了!”带土一把把袍子甩在沙发靠背上,“凭什么!明明谈恋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为什么挨骂的只有我一个!什么爱情中两个人是平等的,都是骗人的!”

卡卡西一边抖腿一边瞥了他一眼,转过头把今日份的荷包蛋扔进嘴里:“我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呢好吧。”

“……”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带土走上去没轻没重地揉了两把那头闪亮亮的白毛,“什么都不懂你还谈恋爱,有没有天理了!”

“你一个神仙谈恋爱本来就是不讲天理了。”

“你!”带土伸出一个指头颤巍巍地指着他,面部表情委屈到夸张。要是谈恋爱之前知道卡卡西有隐藏的毒舌属性,一定趁着自己还不是他男朋友的时候先给他制服!

“虐童也是犯法的,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告诉我爸爸!”

苍天啊!带土捂住脸,明明自己才是天界的地头蛇,为什么现在反而是卡卡西的靠山硬了起来?连琳都变成他的姐姐粉嫌弃自己了。

“当然啦,”卡卡西“噗嗤”一声笑起来,走过去环住他的腰,“如果有人敢打你,我不但要告诉我爸爸,还要去亲手揍他一顿!”

还算懂事。带土点点头欣慰地笑了,作势要把他抱起来。

“毕竟我是你的男朋友。”卡卡西收尾。

带土硬生生地停下了把他抱起来的动作,转而拎着裤腰把他扔到床上:“我果然还是得好好管管你!”

“住手住手——咿呀!”

“让你看看谁才是男朋友啊!”

琳站在带土的天宫门口,尴尬地抬着手。怎么办,现在进去是不是显得自己有点白目?可是这大白天的光天化日,重点是门还不关紧他们俩就这么……那啥的话,不进去提醒一下怕是将来他们两个就要直接被打到天牢去了。

“咳!”

嘹亮地咳嗽了一声,琳确保带土和卡卡西能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带土,卡卡西,在不在?”

“在,马上就来。”带土的声音,还带点笑意。

“啊……不用马上来也没关系,先穿好衣服……”

“什么衣服?”带土拎着笑岔了气的卡卡西从屋里走出来,“大白天我们干嘛脱衣服?”

干嘛脱衣服你自己心里没点……琳刚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开嘲讽,转脸就看见笑得捂住肚子的卡卡西:“你们刚刚在干嘛?”

“带土挠我痒痒!”卡卡西抢先告状。

“哦,吓我一跳……”琳尬笑着挠了挠头,走上去不轻不重地擂了带土肚子一拳,“你欺负小孩啊你!”

“我信了小孩的邪!”带土委屈。

“行了行了,”琳不打算再深入跟昔日好友分享他这段甜蜜蜜的恋情,“谈恋爱归谈恋爱,卡卡西成人的修行也不能懈怠吧?我这里有一个现成的任务,功德大,事情少,你们要不要?”

“会有危险吗?”带土问。

“按常理讲是没有啦,只要你们稍微小心一点。”琳打开信封,“只是帮龙王去给蛟龙族的据点送个信而已,你们稍微注意一点态度就没问题啊。”

“龙王?蛟龙?”卡卡西走上前来,“难道是斑吗?”

“怎么会是斑啦,斑早就成魔了怎么会和我们在一起!”

“没有啊,我之前……”

“啊好好好……”带土赶紧拦住想把百花之王那点私事告诉全世界的卡卡西,“琳,这任务什么时候开始?”

“随你们,这个月送到就好。”

“蛟龙族蛰伏在深海里,而且对我们天界有一百分的敌意,恐怕没有只送个信这么简单吧?”

“但是其实,我是没看出来有什么猫腻啦,”琳大大方方把龙王给的信封拆开来看,“只是很普通的信啊,就说什么最近雨水多,让他们别闹腾的太厉害了,容易造成洪涝……啥的。”

“可是这么简单的信也要其他神仙帮忙送吗?为什么不是龙王亲自去?”卡卡西也凑过去看。

“这个就跟你之前说的斑有关了,”琳竖起一根指头,“蛟龙族是需要用柔和的方式让他们服从的,可是龙王又跟他们不对付。如果他亲自去发号施令的话,说不定会跟蛟龙族打起来。天神为了避免这种幼稚的斗嘴行为,才安排其他神仙帮忙传信。”

“是哦!”带土和卡卡西异口同声,把嘴张成圆圈状。

“……大黑狗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跟着卖萌了行吗?装什么装……”

翻了个白眼,带土皱着眉头端详起那封信:“不过一般不都是虾怪鲤鱼精这种对海宫比较熟悉的去吗,这一次怎么会找我们?虽说可以用灵力避水是不用担心呼吸问题啦,但是海里的陷阱可比森林里的难躲多了。”

“也不是这么说……”琳用大拇指指了两下脑后,“上上上次不就是隔壁猴王去的么,虽说是因为他有筋斗云方便点……不过也不算是没有前例啊。”

“嗯……”带土依旧是一副皱眉思考状。

“怎么了?”卡卡西捏着信的一角抬起头,“你觉得事情有蹊跷吗?”

“也不是有蹊跷啦,我只是想……这种委派给神仙的任务,对你会有好处吗?”

“当然会啊,而且更多好不好,”琳插嘴,“凡间的生者来做神仙的任务本来就是功德翻倍的事啊,你真是……谈恋爱智商变低?哦不对,是本来就低……”

“走开,”带土推搡了一下从进门就一直在怼他的琳,“你这个人重色轻友太严重了!”

“那你们到底接不接?不接我去找黄鸟精了!她今年的任务还没接满!”

“接接接……”

带土和卡卡西连夜出发,蛮横地抱走了猴王家一百个不情愿的筋斗云,直奔南海的蛟龙宫。

“啊……”卡卡西还是坐在带土背后搂着他的腰,“总觉得……这次去应该跟爸爸说一声的。”

“朔茂前辈?他那次不是就已经全权把你交给我了吗,放心啦,”带土盘着腿坐在前面,“海宫我以前不是没去过,之前和猴王奉命一起调停蛟龙两家恩怨的时候就去过一次,没什么大不了啦……一定把你安全送回来的。”

“蛟和龙一直关系都这么僵吗?”

“谁知道呢……也怪龙族啦,老是认为人家蛟比自己低一个等级,又想让人家对自己忠心耿耿又处处防着人家,我要是蛟我也懒得搭理他们……哦,对了。”

带土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站起身,掏了两下袍子的口袋:“昨天就想拿给你的,结果忘了。”

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红玛瑙,里面嵌着块奇形怪状的黑曜石。“这是什么?”卡卡西问。

“这是当年天神赐给我的一对护身符,叫‘忠犬护主’,不过我更愿意叫他‘神威’。”带土用拇指摩挲了一下中间那颗黑曜石,“是我当年替他收服土地公结果身受重伤,他给我的褒奖。”

“听起来好贵重哦。”

“那都是其次啦,重点是它真的会像忠犬护主一样替主人挡掉灾厄、增强灵力的,”带土认真地整理了一下符石下面挂着的流苏,给它别在了卡卡西的腰上,“你一个,我一个,很重要的,不许弄丢了哦。”

“那这样你的灵力不会有损耗吗?”卡卡西想拦住带土的手,却收到了一个印在额头上的轻轻一吻。

“不会的,我有了其他更加宝贵的东西了。”

“再说,等将来我们两个都下凡成了人,总要有点什么信物来让我们认出彼此啊。”

“我会认出你的。”卡卡西笃定地说。

“我当然也是。”

带土轻轻拥了一下卡卡西。已经可以看到南海的岸边了,筋斗云加快了速度……实在是受不了这两个人了,明明他们才是狗却给别人吃狗粮。

“我教你的避水法熟练了吗?”

“可以了。”卡卡西做了两个深呼吸。

“好,走啦——筋斗云,在这里等等我们。”

海里的蛟龙宫和天界的龙宫很不一样,从用色上就不一样,龙王喜欢用金色,柱子、屋顶、甚至地板都是金色的,而海蛟的海宫用的都是可以跟大海融为一体的蓝色和碧绿色。

“我个人更喜欢海蛟的审美。”卡卡西点头称赞。

“嘘……”带土竖起食指示意他压低声音,“大概就是越缺乏什么才越想炫耀什么吧,龙王太在意自己头顶那个‘王’字,渐渐的什么都忘了……其实我也纳闷,‘王’其实就是封神的时候给的一个称呼罢了,跟‘仙’啊‘妖’啊什么的都没区别,他怎么就那么在意……”

“就是,还有猴王狼王什么的呢,”卡卡西像宣布获胜者一样举起带土的一只手,“我旁边这只也可以叫狗王呢。”

“……求你算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犬仙这个名字……而且我又不缺乏这个,干嘛炫耀。”

“越缺乏什么越想炫耀什么……那难道你很缺跟我的爱?一直在炫耀!”

“当然缺啊!跟你的爱多~少都不算多!”

卡卡西不敢大声笑出来,憋的满脸通红:“幼稚!”

“不到十五岁的小鬼居然这样讲我?!”

带土作势要去捅卡卡西的后腰,卡卡西挥着两只手去挡,两个人小幅度地打闹起来。

“谁?!”

带土定了一下,之后迅速搂着卡卡西蹲下身。等到两个人回过神时,一杆少说一丈长的枪早死死地钉在了他们面前的礁石上。

评论(14)
热度(26)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