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如此不羡仙◇5

首先这不是一个家庭伦理故事,杂种也不是骂人话……

然后就是我对于里面引用的圣经的那段话的解读是真的非常的,片面。如有冒犯,不要打雷劈我……






“琳——!”

带土骑着筋斗云一路风驰电掣,如果不是因为听过欲速则不达这个寓言小故事,他几乎要跳下来自己跑了。

非常,非常,重要的,关系到前途和未来的问题,一定要立刻问到,耽误一秒也不行。

可那个卡卡西居然因为百花之王的几句八卦就要把他扯回来,那个小笨蛋,懂不懂孰轻孰重!

“琳——!”筋斗云一个急刹把带土直接甩进蝴蝶仙的花房,“来帮我个忙!”

“呀!柱间大人的康乃馨和玫瑰!”琳跳下花骨朵从带土怀里接过那些快要晕车了的鲜花,“闻起来就好好吃!”

“先不要吃了!先帮我看病啊!”

带土扒开自己胸前的袍子:“听听看!”

“干嘛?警告你男女授受不亲。”琳嫌弃地后退了几步。

“不是啦!我生病了!”

“你这家伙一直都有病啊!”

带土翻了个白眼,这些家伙一个两个的都是怎么回事,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问的事情的重要性吗!

“我刚刚被卡卡西吻了,现在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很快,脸上还很烫——我是不是生病了?”

琳愣了一下,随即,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瞬间炯炯有神起来:“亲亲了?”

“是、是啊,虽然很轻……”

“哦,”琳捂起嘴巴笑了起来,“是啊,你病了。”

“什么?”

“爱情症候群。”

“爱情?!”

“当然啊,”琳指了指他耳鬓的油桐花,“情窦初开啦!”

带土仿佛被天雷击中,脱力地靠在一旁的叶子上。

“哎呀呀真了不得,当年那条凶巴巴的只会汪汪叫的大黑狗终~于恋爱啦!难怪最近变得又温柔又绅士,脾气好还有耐心,简直就是从黑背变成了金毛啊!姐姐我好开心哦……”

一旁的琳还在揶揄他,而带土的思绪早就不在这里了。

爱上了,爱上了。

可是被一个这么多年都不了解爱情为何物的人爱上,真的不会给卡卡西造成困扰吗?

“爱……到底应该是什么……”

琳的感叹声停了下来,接着清了清嗓,用洪亮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念: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

“你滚,”带土捂着脸冲她喊,“要你说!”

“好嘛好嘛,不要着急,”琳跳了下来,走到带土身边,“当然是因为这段话里有可以让你借鉴的东西,我才会讲给你听啊。”

“比如呢?”

“很多啊,除了‘不做害羞的事’……”琳上下打量他几眼,“凭你可能做不到,剩下的都可以用来规范你爱他的行为啊。”

“可是他这么小,我怕我会因为爱他……把他管得太紧……”

“恒久忍耐,而有恩慈,”琳点点头,“你当然要管着他,照顾他,可是对情侣而言,管制对方的方法可是很重要的。”

“那下一句呢?不自夸,不嫉妒,不张狂?”

“你还真的要我逐字逐句给你解释啊?会不会有点过分啊你!”

“我拜托你啦!”

“受不了,”琳撇撇嘴,“算了,看你这幅为了心爱之人如履薄冰的怂样,尽力回答你啦——不过,我这些也只是片面之言啊。”

“没事!”

“不要计较感情中的付出与收益,因为真正的爱人是不分彼此的;不要大肆宣扬你和爱人之间相处的点滴甜蜜——尤其不要来向我宣扬,我警告你,在爱情里你们是平等的;至于不嫉妒……你大概做不到,你连那些差点被卡卡西亲脸颊的大婶都要嫉妒呢!”

“好吧……我会努力克服。”

琳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不过你会有这种心思,也算正常啦,他那么懂事,会理解你的!”

“那下一句是……不求自己的益处,”带土为难地抬起头,“难道意思就是说,我要送他去做他想做的事吗?比如……成人?”

“如果他喜欢。”琳点点头。

“可是这样的话,他就要离开我了啊!”

“就算他成仙了,难道你就可以一直留在他身边吗?”

带土无话可说,琳讲到重点了,他一直没有考虑这方面问题。如何跟卡卡西在一起?这好像是件难办的事。首先让卡卡西成仙这条路就要排除掉了。可是即使他送卡卡西成人,再培养一个接班人不知道要花费多久。到时候卡卡西说不定早在人间找到了另外的爱人,甚至已经结婚生子了。

“要等好久哦……”

“包容,相信,盼望,忍耐,永不止息。”

琳看了几眼默不作声的带土,重新跳上自己的花骨朵。

“你还不回去跟人家多相处相处,说不定人家成人之后会真的忘了你哦。”

带土有些沮丧地耷拉着脑袋站起来:“谢啦。”

“啧,”琳随手抽了一支花茎飞出去打他,“不要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难看死了,能找到一个心爱的人就该知足了!大黑狗!”

“我不是说……”

带土回过头去摊开手想跟琳辩解,余光却瞥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接近。他一个急转身出拳挡了一下,金丝雀一头撞在带土手上,啪叽一声摔倒在地。

“啊……”带土连忙把那只小鸟提起来,“不好意思,没事吧……”

“怎么了小金?”琳也赶紧飞下来,“出什么事了?”

金丝雀摊在带土手里还在晕头转向:“小白狗……小白狗……”

“卡卡西怎么了?!”带土和琳异口同声。

“小白狗……被狼王叼走了!”

“狼王?岂有此理!我们无仇无怨的好不好……”带土赶紧把那只还在眼冒金星的小鸟丢给琳,“她交给你,我去会会那个老头!”

“狼王换人了,现在的狼王不是老头!”琳冲出门跟带土喊,“你不要太冲动,当心卡卡西的安全啊!!”

我当然会当心他的安全,带土骑在筋斗云上握紧了拳头。我可是已经决定要回去告白了的!

好像听到带土的声音了。

卡卡西此时正被叼在他也不清楚是什么人的嘴里,他还蒙在被子里的时候,突然就被人打晕过去。醒来之后不但变回了小白狗的形态,还一直在跟着什么东西颠簸着。他能感觉得到这个叼着他的人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在带土之下,所以要硬碰硬似乎是个极其不明智的做法。

“你是谁?抓我想干嘛?”

没有得到回应,卡卡西想想也是,自己还在他嘴里,万一他张嘴说话自己也就要掉下去了。

“如果你对我没有恶意,能不能稍微跑慢点,我好晕哦。”

对方居然顺从地慢了下来,卡卡西缓了口气。这一次和带土背着他跑的那一次不同,四只爪子悬空的感觉让人很没有安全感。就算是他再小一点的时候,爸爸也没有这样长时间地叼着他,很多时候都是鼓励他自己走的。

不过既然对方默认了他对自己没有恶意,也就不用太担心了,希望带土能和蝴蝶仙聊的时间长一点,不然回去看见自己不在,说不定又要暴跳如雷了……

卡卡西就这样在心里碎碎念着,叼着他的人速度很快,但还是快不过筋斗云。跑了半天似乎还没有从带土的宫殿到琳的花房距离远,他被轻轻放在了一块云彩上。小白狗摇了摇头,想甩掉黏在自己脖子上的口水,对方见状给他叼过来一块毛巾。

“谢谢。”卡卡西现在化形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很没形象地就地一滚了。他也学着带土的样子,帅气地原地转了两圈,又变回了自己的人形。

“你进步好大哦。”

卡卡西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毛巾晃晃悠悠地掉到了地上。

“你……”

把他劫来的人也化了形。一个白发,身材高挑的帅气男人——旗木朔茂,笑眯眯地看着他。

“爸爸!!!!”

卡卡西一头扑进男人怀里,朔茂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卡卡西的背给他顺气:“好了,好了,大孩子了……”

“可是,爸爸……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朔茂指了指自己:“爸爸是仙人啦。”

仙人!卡卡西十分开心,爸爸当然可以是仙人,爸爸和带土一样棒!所以爸爸……咦?

“那……难道爸爸你是新的犬仙人吗?”

“不是的,”朔茂摇摇头,“爸爸是新的狼王。”

“那难道爸爸你是……狼吗?!”

朔茂点点头。

“那我……”

“抱歉,卡卡西,”朔茂打断卡卡西的问题,蹲下身揉揉他的头,“爸爸害你淋了一场雨。”

卡卡西还在震惊当中没有缓过神来,朔茂继续说道:“我一直不知道你会化形的,在你晕倒那天之前,爸爸已经接到老狼王的召唤很久了,但是因为有你在所以一直不敢答应。直到那天看见你这么小的年纪就会化形,才想到了把你交给天上的犬仙人这一招。我叫老狼王安排穿山甲把犬仙人引到你身边,促使他把你带走……不过没想到那天会下那么大的雨,对不起啊,卡卡西,没有淋坏你吧?”

“不,不是……”卡卡西摆摆手,“可是,如果爸爸你是狼的话……难道我不是爸爸亲生的小孩吗?”

“你是爸爸的小孩啊。”

“可是我……为什么会是狗呢?”

“因为你妈妈是狗嘛。”

卡卡西五雷轰顶,搞了半天,原来自己是杂种吗……

“卡卡西……你会生爸爸的气吗?”

唉。卡卡西在心里默默吞下这个事实:“不会的,我还是爱爸爸的。”

“那就好,”朔茂站起身,让卡卡西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那卡卡西,你成仙准备得怎么样了?”

“成仙?”

“你不是犬仙人的接班人吗?”

卡卡西摇摇头:“我不想替代带土。”

“带土?是犬仙人的名字吗?”朔茂笑了笑,“不要傻啊卡卡西,你替代了他是帮助他可以下凡游历,并不是夺了他的位置,没什么好有愧疚感的……”

“不是的!我是因为不想和他分开。”

朔茂张了张嘴,有些瞠目结舌,他愣愣地看了卡卡西坚定的表情半天才确定他没有开玩笑。

“哇,”朔茂捂住嘴,“难道我的儿子恋爱了吗?”

又来,卡卡西再一次涨红了脸。为什么每个人都能这么迅速地发现这件事。

“带土?”朔茂搂住他的肩膀,“是这个名字吗?”

“总之……其实我想成人的。”卡卡西拨开爸爸的手清了清嗓,“我没有想成仙的念头。”

朔茂也收起了自己嬉皮笑脸的表情。卡卡西成人并没有什么不好,他不是那种望子成龙的严厉家长,卡卡西开心才是最主要的。可是就算卡卡西选择了成人,哪怕用上一世,也可能没有办法等到带土。

“带土可能没办法陪你一起成人哦。”朔茂板着指头思考起来,“而如果你选择成仙,那带土在第一世就绝对等不到你……当神仙不可能当那么短的。那看起来……还是成人好一点,嗯,成人吧。”

朔茂笑了起来,揉了揉卡卡西的头发:“可是,如果第一世等不到她怎么办呢?”

“我会继续等的,”卡卡西坚定地点了点头,“就像猪精那样,等几世都没有关系!我会等到带土下凡找我那一天,到时候我也会像猪精那样,只一眼就能认出他!”

“猪精?”朔茂皱起眉头,“猪精是谁?”

“哦!是一个喜欢嫦娥公主的人,”卡卡西比划了一下远方,“你要听他的故事吗?我还有一个,是关于百花之王的……”

“哦不,不必了……”朔茂赶紧摆手,“不过看起来,你到了天界之后有了不少见识嘛……嗯,我对那个带土很放心。”

卡卡西再一次涨红了脸:“爸爸,你见过他吗?”

“没见过,她漂亮吗?”

“不是她,是他,爸爸,犬仙人是男的。”

朔茂再一次瞠目结舌。也并不是觉得同性不好,只是自己的儿子也会喜欢上男人,还是挺让人惊讶的。

“哦,没什么大不了啦,”朔茂也只能笑着点点头,“带土对你好吗?”

“他对我很好!”

“那他喜欢你吗?”

卡卡西顿了一下,支支吾吾不敢开口。带土喜欢他吗?他还没来得及问带土就走掉了,他怎么知道带土喜不喜欢他呢?

“怎么了?”朔茂向前走了几步,低下头直视卡卡西,“告诉爸爸实话,他喜欢你吗?”

“……”卡卡西咬了咬唇,“他……”

“喜欢!”

声音洪亮而且清晰,卡卡西回过头。犬仙人昂首挺胸站在门口,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幸福笑容。

“当然是喜欢的!”

评论(11)
热度(37)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