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如此不羡仙◇4

今日份。

4000+打卡



大概是青春期到了。

带土这样定义那个吻。

那是一个吻,一个轻飘飘的吻。在他感知到刚刚似乎有一块柔软的皮肤触碰到了他的唇角的时候,面前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罪魁祸首亲完就跑,只留带土一个人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男生……和男生当然是能亲亲的……吗?

他居然被卡卡西问住了,这是件糟糕的事。而更糟糕的,是他那颗一直波澜不惊,让带土都快要忘记它存在的心脏,居然先他一步激动起来,不停跳动着的声音让带土面红耳赤。

似乎是发生了不得了的事。

自来也擅长写亲热天堂这种小黄书,而琳则更擅长把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挑出来,写一些不带荤腥的浪漫爱情故事,带土常常做她的读者。他在那些文章里看了无数男男女女为什么人“心动”,却从没想过这种幼稚无聊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心动了。

真的心动了吗?

不对不对。带土的大脑在跟心脏争高低。一定是因为愤怒,这种不寻常的心跳声,还有脸上奇怪的温度,一定是因为自己还在生卡卡西的气。可是是在生气什么?那个吻落下来的时候,带土明明是不讨厌的。

难道还在气卡卡西想要去亲那些大婶吗?

是了,就是这个。带土打了个响指,卡卡西怎么可以既亲他又亲别人,这当然是不对的,难道别人和他的地位是一样的吗……等等,这种想法好像在琳的故事里出现过文字版本的……

吃,醋……吗?

带土捂着脸跌坐在沙发上。而这厢的卡卡西也不好受,缩成一团躲在被子里。

带土会不会赶走他?

他只是晨练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眉眼发色有点像化形后的爸爸的老头,就追上去跟他聊天。老头告诉他他是只蛤蟆精,还给他看了一本叫《亲热天堂》的书。

“小伙子,住哪里啊?”

“住在带土家。”

“哦,”自来也拍拍身边的云彩,示意卡卡西和他一起坐,“小伙子,耳边这朵花是蝴蝶仙给的吧?”

卡卡西合上书:“不知道诶,睡了一觉醒来就有了。”

自来也点了点头,能让花开几天不败的除了那个常年在人间修炼的百花之王,就只有擅长治愈的蝴蝶仙了。蝴蝶仙洞察世事,冰雪聪明,她看人应该没错的。

“小伙子,认识这朵花吗?”

“是油桐。”

“答对了,油桐的花语是情窦初开。小伙子,有喜欢的人了吧?”

面前的老人乐呵呵的,卡卡西先是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哦……没有关系,”自来也从卡卡西的怀里把书拿回来,轻轻摩挲着封面,“爱情是海洋也无法熄灭的,只要存在总会被发现的。”

自来也摸摸他的头站了起来:“哥哥来教你一招,回去亲他一下,只要你会脸红心跳,他就是你的爱人啦。”

所以现在,卡卡西缩在被子里,听着阵阵打鼓一样吵闹的心跳声,面红耳赤。

没有猜错,他真的爱上带土了。

可是带土呢?带土会爱他吗?或者说带土会爱吗?虽然自来也安慰他说神仙也避免不了会对什么人春心萌动,可神仙就是神仙吧。当神仙,自然就要遵守神仙的戒律……况且,还是带土这么……有魅力的神仙。

脸更烫了,卡卡西“呼啦”一下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带土刚好想要伸手去拽他,两个人的视线毫无防备地叠在一起。

“我……”带土赶紧转过脸,“那个,你是想修行对吧。”

“是……是,”卡卡西也转过脸,“怎么了……”

“不如我直接给你一个任务,”带土两只手在裤腿上不自然地擦来擦去,试探性地坐在床边,靠近卡卡西:“你……去帮我找到凡间的百花之王,向他要一束花回来给我?”

“你想要我送你花吗?”

“不是……是我要去送给蝴蝶仙……”

带土回过头,两个人再次对视,卡卡西的眼睛亮了一下,可惜又黯淡下去:“是哦。”

“嗯……”带土咽了口唾沫,“你愿意……帮我吗?”

“愿意啊,愿意帮你。”

“哦。”带土站起身,卡卡西也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换上带土给他新买的到凡间去穿的黑袍子。

“筋斗云……去找猴王要,提我的名字,他就会借你的。”

“嗯,知道了。”

“你没自己乘过筋斗云……没关系吧?”

“没关系的。”

“你……”

带土拉住从刚刚脸色就怪怪的卡卡西,他想说什么,可喉咙像被哽住一样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注意安全哈。”

“知道了。”

我不该伤心的啊,卡卡西在心里安慰自己。带土本来就很喜欢蝴蝶仙啊,他们常常一起聊天,一起大笑,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带土总是很开心,所以带土喜欢蝴蝶仙,没什么好觉得惊讶的啊。

更何况,他们两个都是神仙,将来还可以一起下凡,一起轮回,一起成人,说不定还会有个很可爱的小宝宝……

那样的话,带土多幸福。

所以我怎么可以这样越想越伤心,我该替带土开心才是,既然我喜欢他,当然要让他幸福快乐啊。

我本来,和带土就没有未来的吧。

卡卡西边想边唉声叹气,没有感觉到筋斗云已经在目的地停了下来。这是森林里的一片庄园,看起来生机勃勃,却廖无人烟的样子。

“啊……”卡卡西回过神来,赶紧从云彩上跳下来,“有人吗?”

传说中百花之王叫做千手柱间,比天神的资格还要老,少说也要有上万岁了。卡卡西小心翼翼地推开庄园虚掩着的大门:“有人吗?”

“谁啊?等一下。”

声音听起来很慈祥,卡卡西稍微安心了一点。过了一会,一个长发,皮肤黝黑的男人从后院跑了出来:“您找谁?”

“啊,柱间大人……”卡卡西没有见过这种级别的神仙,他甚至浑身散发着善意都让卡卡西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两步,“我是犬仙人的接班人……”

“从天界来的吗?”柱间笑了起来,“请进。”

他拉着卡卡西的胳膊把他拖进了园子。百花之王和想象中如花朵般娇艳的形象实在是差太多了,卡卡西的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弯。

“您是百花之王吗?”

“我当然是啊,”柱间哈哈大笑起来,“和你想象中差很多是吧?”

卡卡西尴尬地笑了一下。柱间没有在意,只是轻搓了两下手掌:“好久没见到天界的后生了,送给你一个见面礼。”

卡卡西张开手,一朵白色油桐凭空出现在掌心。

“又是油桐?”

“又?”柱间问道,“已经有人送过你了?”

“啊……之前蝴蝶仙送给我一朵……”

“是吗?”柱间点点头,“看来我没有看错,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为什么大家都这样说?卡卡西很惶恐,他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啊,连写在日记里都没有!

“不过看来恋情不太顺利呢,”柱间仔细端详了一下,“小伙子,是不是喜欢上你的犬仙人了?”

这个人是百花之王吗?这个人难道不是蛔虫精吗?!卡卡西有些害怕地做出想要后退的姿势。

“别怕别怕,我不会透视人心,过了上万年,这点东西还是看得出来的,”柱间随手拉了一个马扎示意卡卡西坐下,“你喜欢自己的犬仙人,可是如果你要留在天上,他就要下凡,你不留的话,他又不能陪你走,所以你发愁是吗?”

看来他没有撒谎,他的确不会透视人心。柱间只说对了不太起眼的一半。

“他喜欢蝴蝶仙……”卡卡西垂着头,“你看,他还要我来向你求一束花送回去给她。”

“拿花朵追蝴蝶仙?不可能的,”柱间拍了拍他的肩膀,“又不是刚刚变成神仙的毛头小子,谁都知道要追蝴蝶仙和蜂王,送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送花束,那样等于自讨苦吃。”

“为什么?”

“蝴蝶仙和蜂王以花粉和花蜜为食,花是他们赖以生存最基本的东西……你见过有人送白米饭来追女孩子的吗?那种东西太常见了,人家不稀罕。”

“我猜犬仙人是有事相求吧,所以觉得空着手去不太好,”柱间说着又把手掌合起来,“我来想想,给你一束康乃馨加一束玫瑰吧,女孩子都喜欢甜食,蝴蝶仙会帮他的。”

他口中念念有词,卡卡西怀里的花渐渐多了起来:“好了,拿回去交差吧,不送了。”

“要趁着还在一起的时候赶紧向自己心爱的人表达心意的啊!”柱间握紧拳头给卡卡西打气,“千万不能因为什么小事有顾虑啊!”

“可是,”卡卡西说,“神仙怎么会爱我?”

“神仙,一般都是不会爱什么人的吧。”

“更何况我只是一只畜生道的小狗,还一门心思的只想成人。”

卡卡西没有被百花之王的言语激励。是啊,带土是神仙,而卡卡西如果想成仙当然也没有问题。可是问题在于,无论卡卡西是否成仙,带土都无法永远和他在一起。

更不要说神仙本来就不能和什么人在一起了。

“小孩子不要有那么高的要求嘛……”

柱间叹了口气,拉着卡卡西往后面走:“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面前赫然是一个大到能占满整个庄园的玻璃水缸,里面是一只冰封着的蛟龙。

“他……死了吗?”

“没有,他只是睡着了,”柱间走上前去把手贴在缸壁上。过低的温度瞬间让他的手化成了碎片,他也不觉疼痛,只是操纵木条又生成一只手,“睡了大概5000年了。”

“他就是……斑?”

“是他。”

卡卡西听说过。斑是传说中的名字,是当年冲上天去跟龙王大战了几百年之后不幸落败的蛟。他是被天神打到了凡间的妖魔,本来应该跟天界势不两立的,可现在却出现在天界的老前辈百花之王这里。

“你一定听说过龙王大战恶蛟的故事吧。”

卡卡西只能照实回答。

“他不恶,”柱间轻轻摇头,“他只是想告诉天下,蛟龙并不是龙族的异类。”

“可是他失败了。”

“我没敢上去帮他。”

卡卡西也想向前走几步,然而刺骨的寒气逼得他只能在原地一动不动,柱间却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一样:“他被打进了苦海,本来应该永生永世不能出头的,是我求老龟将他冰封,带了出来。”

“那这个冰什么时候融化呢?”

“不知道,所以我在等啊。”

沉睡中的蛟龙没有了传说中张牙舞爪的态势,只是静静地卧在冰的最底层。柱间看着他,目光温柔如水:“我会等着的。”

“感情……想得到哪有那么轻松,”柱间转过身推了卡卡西一把,示意他该走了。

筋斗云等在门口,卡卡西跳了上去,回头冲柱间摆手:“祝你幸福。”

“谢谢,也祝你幸福。”

回去的路和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可是卡卡西已经重新打起精神了。他决定了,要努力成人,至于等带土下凡要花多长时间,他愿意用几千年来计算。

“我回来啦!”

筋斗云自己回去找猴王,卡卡西捧着康乃馨和玫瑰扑到带土怀里:“送你小花!”

“哦……”卡卡西突然心情变好,带土有点措手不及,“……你,又碰到蝴蝶仙了?”

他指的是卡卡西鬓角又多的那朵花,卡卡西看了看带土同样别在鬓角的那朵:“不是,是百花之王给我的。”

“哦……”带土接过两个花束,“谢谢,我先……”

“你等一下!”卡卡西堵住门,“你知道油桐花的花语吗?”

“我……”

“是情窦初开!”卡卡西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指了指带土的,“我们两个,嗯!”

“什么我们两个……”带土没有反应过来。

“那好吧,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你听说过龙王大战恶蛟吧!”

“我当然听过啊,”带土莫名其妙,“我还知道蛇妖大战葫芦兄弟呢!”

“不是这个意思!”卡卡西气得跺脚,“你知道吗?蛟龙被老龟冰封了,冰封了几千年了!”

“那关我什么事?”带土还是莫名其妙,“难道要我去救他吗?”

“不是的!百花之王已经把他救出来了,还把他放在自己的园子里,已经等了几千年了!”

“哦……你是想告诉我百花之王不回天界的原因是吗?”

“不是的!”卡卡西快要翻白眼了,“你……”

“好好好……”带土握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到房间,“我知道你去找他一定听他讲了不少八卦,我都愿意听,但你先等等我,我找蝴蝶仙有重要的事要问——关系到我们俩的。”

“不是的!我……”

“我回来再听!”带土一把揪住还在门口没来得及回去的筋斗云。

“我的意思是我会等你的!!”卡卡西跑到门口喊。

“你当然要等我,我没回来之前你就乖乖的哪里都不许去!”

“……”

傻子!卡卡西快要气哭了,白痴!智障!笨蛋!听不懂人话!

评论(14)
热度(39)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