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如此不羡仙◇3

要是日更第三天就放弃了,我还要不要做人……

你们再来跟我炫耀撸狗,我就,我就……算了……

4000+打卡【我很不要强地放弃了自己加到5000的想法】



好了,这下整个天界的人都知道了,隔壁犬仙被念了那么久,终于找到接班人了。

卡卡西有点自卑,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带土。带土有时候心血来潮了也会抱着他出去串门,可惜他从来都不能作为炫耀的资本。毕竟,连筋斗云都站不稳,出门还要人抱抱的,整个天界大概就只有他一个了。人家蛇妖家的大青蛇不仅体型巨大,还会喷毒;狐狸精家的红狐狸除了浑身包着烈火之外,更是高到没边;连黄鸟精的接班人金丝雀,都会一招魔音穿耳。

卡卡西呢?

每次有神仙好奇去问带土卡卡西的原型是什么,他就只能就地一滚,变成一只巴掌大的小白狗,然后十分没有气势地:“嗷嗷嗷!”

金丝雀开心地往他身边挪了挪,整个天界终于出现一个能让她站在地上还能俯视的人了。

虽说化成人形大家都差不多高,但是因为别人修的都是仙,没有人会每天浪费自己的灵力特意化成人形。卡卡西因此成了两个方面都和大家不同的异类。当然天界这种温暖的地方,异类是不会像电视剧里面讲的一样被排挤的,只不过是每天都会有一群动物挤在带土的天宫门口。

“啊呀——!!耳朵毛茸茸的好可爱!!”

“蝴蝶仙没说错真的又白又好看呀呀呀!!”

“喂!鸡精!你挡住我了!”

好吵哦。卡卡西很闹心,带土也很不解。他把卡卡西带出去给大家看明明是想一劳永逸的,怎么会给自己添了这么多麻烦呢?

哪有那么好看啊?带土也偷偷瞄了几眼卡卡西。个矮,还肿眼泡,剩下的无非就是皮肤白了一点,嘴唇薄了一点,下巴尖了一点,气质高傲一点……

还真挺好看的。

带土“啧”了一声起身走到门外,挡住那帮想要冲进他家的女孩:“去去去,回家去,不修仙了你们?”

“犬仙人犬仙人!”胆子最大的镰鼬挤到人群前面,“你家的小白狗有女朋友吗?”

“你想什么呢你?我家的卡卡西才不到两岁啊!”带土哭笑不得。

“哇哇哇那可以订个娃娃亲吗?!”兽群欢呼起来,无数只爪子伸到带土面前,上面写着他们的生辰八字。

“……去去去,”带土挥挥手,“我家卡卡西已经订了娃娃亲了。”

这招似乎有点用,很多动物听见这话都灰头土脸地回去了,只剩下几只还在喊:“不信!你刚刚才说他年纪小的!”

“年纪小才叫娃娃亲啊,你们再不走,我明天就把卡卡西藏起来了。”

兽群只好乖乖地解散了,带土唉了一声。说来也怪,明明围观的兽群其实对他造不成什么麻烦的,偏偏却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他们走啦?”

卡卡西训练结束中场休息,抽了一片带土早就切好的西瓜:“带土,我明天想吃草莓了。”

“没问题,我去买,”带土赶紧回到客厅,“你吃草莓一般拌糖吗?”

“不要吧,太甜了。”

“哦,”带土抬头想了想,“啊,这样吧,可以拌点花粉啊,花粉吃着不太甜,也没有什么怪味道,还能给你补充能量——啊,这个西瓜皮附近的地方不好吃,不吃了,给我吧。”

提着草莓篮子,带土想,如果他将来真的有幸可以回到凡间轮回,大约可以去当个保姆。

有琳充足的花粉供应,加上卡卡西本身的天赋和努力,他的灵力一路突飞猛进,已经快要涨到原来的三倍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可能就是体型还是没有很大。

“带土,等我能化形一个小时了之后,要做什么练习啊?”

每晚睡前卡卡西都会拉着带土跟他聊一会,而带土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常常爱答不理地敷衍他:“就……出去做好人好事呗……扶哪个神仙过马路……”

“可是没有神仙过马路需要人扶的吧。”

“那你就出去问谁需要你的帮忙不就好了么,”带土翻了个身搂住卡卡西的脖子把他塞进被窝,“睡觉。”

连续好几天陪着卡卡西晚睡早起,带土已经累得快不行了,直接睡死了过去。叫醒他的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带土!”门外是琳在喊他,“快点醒醒!出去看看你家的小男孩!”

带土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穿着拖鞋就跑了出去,天界的门口叽叽喳喳围着一堆人,里面正是已经可以完全化形的卡卡西。

“请问……”

“啊啊啊啊——”卡卡西还没把带土教他的话说出来,人群已经沸腾了,“小弟弟来亲姐姐一下好不好!”

“走开啦是我先的!”

“我先啦!我只要一个抱抱就好了!”

这哪里是成人的修行,这分明就是黄色交易!带土吓得头发都炸起来了,最重要的是这个卡卡西居然还一副准备要去亲亲那些大婶的样子。

“住手!!啊不,住口!!”带土使劲挤进人堆里揪着卡卡西的后脖领子把他提了起来。

“带土?”卡卡西见到是他就兴高采烈地笑了起来,引来周围一片尖叫,“你看你看!我能化形了,还能化形好久!”

带土很想发火,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气卡卡西在出卖色相?可小小的孩子懂什么出卖色相!更何况这出卖色相的广告词还是自己给他打的!气卡卡西会化形了?可是无论是成仙还是成人第一步都是化形啊,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带土提着卡卡西想了一会,终于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你怎么不告诉我就自己跑出来了!”

挤在这里的都是些法力小资格也小的年轻神仙,带土来了之后都识趣地退到一边去了。现在眼看着他准备要对卡卡西发火了,有些胆大的就上来劝阻:“小孩子喜欢逛一逛不要这么生气嘛……”

“就是嘛带土仙人……出来溜达一圈有什么了不起……更何况他这么乖……”

什么叫更何况他这么乖!他有多乖你会知道吗!你以为你刚刚差点被他亲了就跟他很熟了吗!带土要气死了,这帮人是谁啊就来对他的家务事指手画脚!

“你们……”

“我看你睡得很熟,没舍得叫醒你。”

卡卡西还处于悬空的状态,他像是没感觉到带土的怒火似的还是嘻嘻哈哈的,甚至还伸手拍了拍带土的脸。

“……”说不出来了,带土不生气了。

“带土?”

“好了好了,没事了。”带土轻轻放下他,还帮他理了一下衣领,“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了,就算我睡得再死,你也要叫醒我之后再出门,听到没有!”

“嗯,”卡卡西点头,“我们回家吧。”

“你喜欢在外面玩的话再玩一下也可以。”

“不是,”卡卡西看起来有些尴尬,“我……灵力还是不太够,所以再不回去的话……”

“啊啊啊啊啊啊——!”人群再次沸腾起来。

“啊毛茸茸的耳朵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白色的啊啊啊——!!”

疯了,这群神仙都疯了。带土吓得不行,赶紧脱下衣服包住露出两只兽耳的卡卡西一路狂奔回自己的天宫。

“呼——”带土直接摊在沙发上,“我受到了惊吓……”

“叫你不看好自己家的小宝贝,那帮小神仙不像我们,太久不沾荤腥当然如狼似虎——不过也没资格说她们,我当年也这样。”

“不是吧,”带土有些好笑地看着坐在餐桌上的蝴蝶仙,“你当年见到我也没这样啊。”

“你当年不是我当年好吗,你当年我已经一千多岁了谢谢——再说你居然提你?要不要脸啊!你这条大黑狗凶得要命,毛硬就算了还总是汪汪叫!”

带土撇了撇嘴没有再讲话,琳是他除了前代犬仙之外见到的第一个神仙。当年的他惹恼了土地公,被教训成重伤,是琳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救活了他。这位女侠一样的前辈有着不输给男子的豪爽和法力,是带土为数不多的知己好友之一。

说起来,卡卡西从刚刚就一直憋在他的大袍子里,也不乱动,也不出来。

“喂,小白脸,”带土冲着地上的袍子喊了一声,“你琳奶奶在夸你呢,怎么也不出来说谢谢,没礼貌!”

“你奶奶!”琳白了他一眼,“过来呀,小可爱?”

“怎么骂脏话呢!”

卡卡西还是没动,准确的说是袍子没有动静。带土有点担心,该不会又是法力透支晕倒在那里了吧。

“喂……”

他走过去想把袍子掀开,可是卡卡西不让,带土也不想真的用力去跟他争。琳看了一会,咧嘴一笑:“我要回去了,采花粉的时间到了。”

“不送。”

卡卡西悄悄从衣服里探出头来。因为灵力持续在耗损他的尾巴也露出来了,没精打采地垂在屁股后面。

“你怎么了?不开心?”

带土打了他屁股一下。

“蝴蝶仙是你的爱人吗?”

卡卡西问的郑重其事,把带土问得莫名其妙:“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你们看起来很熟。”

“我们当然熟,我们认识两千年了!”带土哭笑不得,“可是熟就要做爱人吗?我跟隔壁猪精也认识两千年了,还是同期生!他还不是一心只想着嫦娥!”

卡卡西被逗乐了,打起精神把耳朵和尾巴又收了回去:“你看你看!我是不是很棒!”

“很棒也要谢谢蝴蝶仙,是人家喂你的花粉……不对!”带土才反应过来,“我还没跟你说正事呢,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就去亲别人!有没有羞耻心!”

“没亲!”卡卡西指指自己的嘴。

“什么没亲!那是我赶到的及时!”带土把他提到沙发上跟自己平视,“你是男孩,她们是女的,男女是不能随便亲亲的!你没听说过初吻这种东西吗!再说,那些满脸淫笑的大婶……你也下得去嘴!”

“可是亲亲脸不能算是初吻吧?”

“谁说的!”

“那个叫自来也的癞蛤蟆!”

妈的!带土在心里狠狠爆了句粗口。背着天神偷偷写黄书赚外快就算了,现在还来带坏小孩子!下次封口费应该翻倍要:“在哪里看到他的!他是老流氓!离他远一点!”

“一点都不流氓,自来也先生人很优雅,满腹经纶,还笑眯眯的!”

优雅?!满腹经纶?!带土脖子都要气粗了,对着那种满脑子黄色影片的颓废大叔说他优雅,还说他满腹经纶!真正满腹经纶的人肚子里那些经纶怕是要哭得很惨呦!还笑眯眯,那明明是色眯眯!他可是知道自来也常常去跟女神仙取材的,这次该不会把心思动到卡卡西身上了吧……真搞不懂卡卡西怎么会跟他投缘,难道真的像琳说的,自己长得很凶?所以卡卡西害怕自己喜欢自来也吗?

带土越想越不安,自己堂堂两千年的三好神仙居然会比不过一只写黄书的老癞蛤蟆?!

“你……你和那个自来也……”

“自来也先生听说我要成人之后很鼓励我,”卡卡西没在意带土说什么,“他说做人比做神仙好,做神仙几千年,可能不如做人十年经历的事情多,他还说如果当年他是选择成人就好了。”

“你听他在鬼扯,当年他是自己屁颠屁颠非要跟着蛇妖和蛞蝓精一起修仙的,他哪里知道做人有什么好的……”

“他说他虽然不知道,但他总觉得可以自由的去爱去恨一定比当神仙棒!”

卡卡西没有在笑,他的表情很凝重,是带土从没见过的。

带土做了神仙两千年,从他和猴王熟到能随意借出筋斗云之后就开始去凡间游玩,他看了两千年人间的辛劳疾苦,从未曾觉得做人有哪点比得上自己。

可是卡卡西竟然几乎要说服他了。

爱恨这种字眼对神仙来说是模糊的,虽然并不是禁止,也并不是传说中的做神仙就要斩断七情六欲。神当然是要爱的啊,神要爱天下苍生,神要恨一切给人们带来灾厄的事物。神的爱宽广得无边无涯,久而久之可能就比任何人都还要无情。

不不不,不该这样想!带土赶紧摇摇头把脑子里荒唐的想法赶走。曾经他看过多少人因为好奇,因为向往而动了自己的凡心,到最后不也都无功而返!就算是那只经历了几千世终于追上天来的猪精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只能站在自己的云朵上,每天翘首期盼地等着能飘到月亮前面的那一刹那。

“自来也先生说了:‘所有人都想成仙,都知道成仙要先断七情六欲。可是他们都不知道七情六欲是什么滋味,如何去了断呢?他们了断的只是自己的想象出来的心魔,不是真正的心魔。只有不顾一切的爱了一个人,才能知道如何去爱世人。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真正正的成神。’”

卡卡西直视着带土的眼睛,一字一顿。

“你……”带土吞了口口水,“你知道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吗?”

“可能不知道吧。”

卡卡西眨了两下眼睛,然后笑了起来:“可是你刚刚说的话我知道是什么意思。”

“什么话?”带土吓了一大跳,他该不会把自己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吧。

“你说:‘男女不能随便亲亲。’”

“呼……”带土松了口气,“当然啊。”

卡卡西重重点了点头,然后在沙发上翘起脚,身体前倾扶住带土的肩膀:

“那男生和男生可以吗?”

他探出头,轻轻地,轻轻地,吻了一下带土的唇角……

评论(12)
热度(35)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