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如此不羡仙◇2

我抱着多大的勇气开的长篇,你们一片想撸狗!你们想撸狗!你们想撸狗难道我就不想撸吗?!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说撸狗我就会也想撸狗吗?!可是我又没有狗!你们想撸狗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们……【被拖走】

4000+字(不信数!)




从回来那天起,卡卡西就坐在天宫的阳台上,扶着栏杆望着远方,不说话不吃饭不睡觉。

带土先前还会叫他几声,可是对方长时间的一声不吭惹得他没了耐性下定决心任卡卡西自生自灭。直到他某天晚上起床喝水,看见了那只已经无力化成人形、夹着尾巴趴在阳台上的小白狗,才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想再宽慰宽慰他。

“怎么把尾巴夹起来啦?”

他伸出手去揉揉卡卡西的脑门。小狗的毛皮很柔软,骨头也是软软的,带土生怕一使劲给他捏死了:“你想爸爸啦?”

果然这句话还是戳动了卡卡西,小狗呜呜地哀鸣起来,用爪子不断地擦着脸。带土往旁边坐了坐,把卡卡西抱进怀里。

“你看,我是神仙,”带土指了指对面那轮又大又圆的明月,“那里就是嫦娥公主住的地方了。你看你看!月亮中间那块有点暗的地方,就是她的宫殿——比我这里气派多了。”

“然后你知道我隔壁,有只猪精——别听他名字这样,化成人形帅得一匹——跟我长得差不多就是了。他以前其实不是猪的,是个道道地地的人,会弹吉他会叼玫瑰花,风流得要命。”

“可是有一天啊,这只猪精……我是说他以前,就他还是人那个时候,碰巧嫦娥公主去凡间遛弯,他们两个就碰到了。”

“这只猪精……这个人……算了,反正就是对嫦娥一见倾心,无论如何要跟她在一起。了不起呢!一个凡人,居然直接跟着嫦娥来到了天界。可惜他言语冲动,冲撞了天神,被直接贬到了畜生道——就是我成仙之前那一道,就是你现在这一道。”

“他第一世变成了一只虫子,没飞到两个小时就被人一巴掌拍死了;第二世是只老鼠,这一次活得长点,只可惜转世喝了孟婆汤已经不记得嫦娥的事了……过了好久好久,久得天神都忘了他曾经把什么人贬到畜生道之后,他变成了一只猪。好巧不巧就生在他还是人的时候住的地方,他在那里看到自己前好几世给嫦娥做的泥塑,还有画像,终于想起了自己该干什么了。”

“所以你看到了,他就凭着猪身,修炼了千年,总算是化成了仙体,跟嫦娥肩并肩了。”

带土一口气讲了十几分钟,口水都快喷出来了,小狗就趴在他腿上,一动不动。

带土有点无语,他苦口婆心说了这么久,对方不会是睡着了吧。

“我讲的话你认真听没,喂?”他架着卡卡西的腋下把他举到面前,卡卡西没有睡觉,眼睛睁得大大的,亮晶晶地望着他。

“哦。”确定了卡卡西没睡觉,带土放心地把他重新搁在腿上,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他,“所以你看,只要执念够深,生死算不了什么。总有一世,你们肯定会见面的。”

“到时候……我爸爸也会变成猪吗?”

太久没有说话,小狗的嗓音已经沙哑了。不过能这样说跟他搭上一句已经是大突破,带土十分开心:“不会啦,怎么会大家都变成猪。”

他把卡卡西抱起来放到肩膀上:“现在去吃点东西,好不好,看你变成一只小狗,我反倒不太习惯。”

“好……”

卡卡西趴在带土的肩膀上,看着他给自己热晚上的剩饭剩菜。

眼睛酸酸的,卡卡西用爪子揉了两下,打了个哈欠,直接趴在带土身上睡着了。

“你什么时候带我修行啊……”

带土烦死了,卡卡西自从恢复了精力之后就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小孩子上进要强是好事,但是无视自身能力硬要往外跑是不是就有点问题?

“我说了多少次了,”带土捏了一把卡卡西的毛耳朵,“你现在连化形都化不完全,灵力又少,我就这么把你带出去让你去修行,人家还不把你当成怪物抓起来呢。”

“那你就教我化形啊!”

“都说了你灵力少啊!你先修炼一段时间,等你能做到完全化形并且持续到一个小时,我就带你修行。”

带土没有骗人,无论是想修仙还是成人,灵力对于卡卡西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没有灵力的肉体没有成人的资格,更不要说是成仙了。而卡卡西年纪太小了,就算再怎么扑腾,要能完全化成人形并且持续一段时间也要几个月。

这几个月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不信他不想成仙。带土得意洋洋地往碗里打了个蛋,小孩子长身体的时候吃鸡蛋最好了。

糖水荷包蛋,红豆糕,抹茶团子,还有一艘淋了满满奶油的水果海盗船,带土满心欢喜地在船尖的樱桃上滴了一滴巧克力酱。卡卡西修炼回来一定饿得不像话,等到他吃得欲罢不能的时候再告诉他只要当了神仙这些每天都能吃到……小孩子绝对受不了这种诱惑!然后跟他签字画押,再把自己的灵力渡一点给他……完美!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呢?”

带土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卡卡西满头大汗地站在他面前,还作势要去摸摸他额头。带土略显尴尬地拨开他的手:“浑身是汗不要碰我,先去擦一擦,不要感冒了。”

“哦,”卡卡西接过毛巾,“你刚刚在笑什么?”

“……我在笑……今天有好多好吃的,”带土干咳两声,“你看,小孩子多吃蛋对身体特别好的!还有这个水果!有营养!这个团子……”

带土把卡卡西摁到餐桌旁边:“喏,筷子。”

卡卡西皱着眉头接过筷子,没有动。

“吃啊。”

带土又把盘子往前挪了挪。卡卡西仰起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面前油光锃亮的蛋,鼓足勇气用筷子戳了一下。

“甜的吗……”

“当然啊!怎么样!很棒吧!”带土拍拍胸脯,“看它多圆,我做的,绝对好吃!”

“是你做的?”

“不然呢?哪还有第三个人!”

卡卡西妥协了。说句公道话,这个蛋的卖相的确不错。抛去满满的一碗糖水不讲,这个蛋还有点溏心。可见带土平常是真的闲着没事干,手法相当纯熟。

卡卡西把鸡蛋塞进嘴里,然后嚼了嚼,然后咽下去,礼貌地对着带土微笑了一下,然后晕倒了。

“卡……卡卡西?!”

最近猴王忙得很,隔壁的犬仙隔三差五就来借筋斗云,云彩都要累瘦了。

“吃得太甜了……”

蝴蝶仙从带土手里接过卡卡西,放到她的大花骨朵上:“他这么小,你就给他吃那么甜的东西,不晕倒才怪……”

“谁知道嘛……”带土非常委屈,“我只放了两勺……”

“放完两勺之后觉得不太够又添了一点,然后又添了一点,然后发现袋子里的糖只剩一点了就索性都放进去……我还不了解你!”

“没吃死已经很了不起了。”叫琳的蝴蝶仙冲着带土翻了个白眼。

“那,要怎么办,他没事吧……要洗胃吗?”

“专业一点,我们是神仙。”琳继续冲他翻白眼,“这个花粉,回去给他涂到太阳穴和肚脐上,剩下的……你愿意吃也可以吃,反正是甜的。”

“哦,谢谢你……”

“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负责任……”蝴蝶仙帮卡卡西捋了两下额发,“不过我总觉得这孩子怪怪的……”

“但是仔细看看……又好像没什么……”

琳捧着卡卡西的脸左瞧瞧右看看:“不如把嘴掰开看看牙口……?”

“喂!”带土赶紧把人抢回来。

“那么小气干嘛啦,检查一下又不会少块肉,”琳随手摘了一朵花别在带土怀里卡卡西的鬓角,“真好看!姐姐送你一朵小油桐花!祝你好好养病!”

“你才有病吧,他还昏迷不醒呢又听不见你讲话……”带土重新把卡卡西扛在肩膀上,“三千多岁的人了还姐姐,不要脸……”

“你懂个屁!”琳翻了第三个白眼,“快点让他回去躺着吧——哦,我的花粉是可以帮人加持灵力的,让他也多吃点有好处!”

“知道了。”带土托着卡卡西的屁股往上扶了扶,冲琳鞠了一躬,骑着筋斗云回到了自己的天宫。

怎么会很甜!带土把卡卡西放在床上走到餐桌旁边,之前被咬了一半的蛋已经凉了。明明只放了两勺糖啊,难道真的像琳说的……他没控制住又加了那么多?

“唉……”

“你怎么了?”

带土吓得打了个嗝。卡卡西面色苍白地站在餐厅门口:“你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你早上明明很开心。”

“我……”带土抓抓头,“你好点没有?”

“我好多了啊,”卡卡西摸了一下自己的鬓角,“……这是油桐花?”

“哦,是啊。”

带土心不在焉地耷拉着头,他的心情的确不好,很委屈,而且有挫败感。他明明是想用美食诱惑卡卡西的,结果反倒把人家搞得晕过去了,还是因为自己最喜欢的糖。

“你怎么了?”卡卡西往前走了几步,站到带土的旁边,“送你一朵小花,不要不开心。”

带土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哦……真可惜,”卡卡西看他没有反应,转身把装着半个荷包蛋的碗拉到面前,“都凉了,你再给我热一热好不好?”

带土诧异地看着卡卡西,对方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你……你还要吃?”

“你不怕晕倒?”

“我不怕啊,”卡卡西戳了戳那个荷包蛋,“我是因为训练太久,灵力不够才晕倒的,现在已经恢复了,就不会晕倒啦。”

“这个蛋煎得真好看,要是再放点葱花就更好了。”

带土笑了起来。

蝴蝶仙不会骗他的,也没有必要骗他。卡卡西一定是因为吃得太甜了才会突然晕倒。回想他刚刚看到这一桌吃的的模样,大概是不喜欢甜食的。

“好了,”他阻止了卡卡西想把剩下的半个蛋往嘴里送的自残行为,“这半个不要了。”

“不要了?可我还很饿。”

带土把他抱起来,重新放回床上盖好被子:“那就再重新煎个蛋咯,蘸点盐,再放点葱花。”

“那你开心了吗?”卡卡西望着一直在笑着的带土。

“你猜呢?”

“那你开心了的话,收下这朵小花吧?”

卡卡西半张脸都埋在棉被里,伸出手把小白花递给带土,笑得眯起眼睛。

带土接下花,学着琳之前的手法也别在自己的鬓角。

“好看!”卡卡西拍手。

事实证明琳绝对不是江湖郎中,药到病除。卡卡西连续吃了那个花粉三天,不但身体倍棒,还能渐渐地把尾巴收起来了。

“小孩子吃荷包蛋真的很棒诶!”卡卡西兴冲冲地给带土看自己的屁股,“但是那种外用药内服真的没事吗?”

专业一点,我是神仙。带土想跟他这么说,但是仔细想想说了他也听不懂:“没事,本来就是内服药,只是能外用而已。”

“我是不是马上就能化形成功了?”卡卡西揪住自己的耳朵。

“应该是吧,我哪天再去给你要点那个花粉。”

说是这样说,可是看着兴高采烈地要去修行的卡卡西,带土心里突然有点落寞。

“你又怎么了?”卡卡西哒哒哒地跑回来。

带土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许是因为他没想好怎么把卡卡西的修行训练偷偷改成修仙训练。卡卡西看起来聪明得很,而且很有自己的想法,固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想骗他实在没有那么容易。

“没……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行不行?”

“行啊。”

带土好好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措辞:“我知道你不想修仙,我不会逼你的。不过如果我以后把你带出去给别的仙人看,你告诉他们你是我的接班人好不好?”

“接班人是什么意思?”

“接班人就是继承我的位置啦,作为犬仙人统领众犬,我的东西会全部给他,包括这个天宫和我的仙法。”

“那之后你会去哪里呢?”

“当然是去转世啊,去到凡间重新轮回。”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呢?”卡卡西问,“你不是说做神仙很棒吗?”

“是很棒,但是同样的东西当几千年,再棒也会有点无聊吧。”

“也就是说如果我是你的接班人,我就要把你赶走了,你就不再认识我了?”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卡卡西低下头想了想:“我不做你的接班人。”

“不,不是让你真的做……”带土摆摆手,“我是说你对外这么说好不好?”

“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如果我有接班人的话,”带土咽了口唾沫,“天神就不会老是派人过来念叨我了。”

“这样就没有人来打扰我们修行了?”

“对。”

卡卡西又低下头想了想:“那好吧。”

教唆小孩子撒谎会不会遭雷劈?带土想到那个蓝脸的凶雷神,缩了缩脖子:“那我们说好了,拉钩?”

“拉钩!”

评论(10)
热度(33)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