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如此不羡仙◇1

这是一个有大纲的、笔者规定日更至少4000字(不信你数真的4000)的、不更不许睡觉(但我不更你们不能骂我)的……我也不知道会是中篇还是长篇。

神话传说背景,卡卡西和带土是两条狗,这话听起来有点难听但我真的不是在骂人是在交代背景……

减少双引号练习救不了我,流水账老毛病又犯了,或者说因为是长篇所以无法避免双引号吗【借口】总之我个人感觉……算了,我没感觉。

要是问我瞎写个几把的话……大概是会瞎写个十把吧……

好了我不废话了下面是正文。





天界到凡间的距离大概有多远?

带土不知道,他只知道只要向猴王借个筋斗云,飞个二十几分钟,再答应给挡路的穿山甲带几串丸子,转过身去就能碰到人间的土地了。前提是不要踩得太重,不然被睡在地底下的蝉妖听到,又要向天神告他的黑状。

宇智波带土,无数神仙中的一个,正经的法名是犬仙人。不过因为被人类影响,大多数熟人都叫他“阿柴”或者“二哈”。

没错,带土的原型是狗,是众犬之王的魂魄修炼而成的犬仙。到今天已经在天上住两千多个年头了,未来可能还会继续住好久好久。只要凡间没有哪只狗通了灵打算修炼来替代他,他就要一直住下去。无忧无虑,却有点无聊。

“这一次要抹茶味的。”穿山甲戳了戳软绵绵的筋斗云。

“知道了。”

“你这么闲的话,不如去狼人峰看一看呢,”穿山甲出人意料的没有撒手放带土走人,而是拉了一把他的衣袖,“虽然说是狼人峰,但里面的狗还是蛮多的,要是能找到被狼群通了灵的同类,给自己培养一个后辈也不错啊。”

带土抓抓头,他的确已经被两届天神催促去找个接班人了,尤其是上一代那个姓猿飞的白胡子老头,总是笑眯眯地望着带土:“随缘,随缘,出去找找看,缘分总会出现的。”

道理我都懂,我也知道缘它妙不可言,但是一到了目的地就看到一个貌似很有缘分的东西,未免也太妙了吧。

不是没有淋过雨,不过最近的龙王似乎暴躁得很啊,明明是上午却阴得吓人。西南边的闪电照亮了带土的视线,一只还未完全化成人形的小狗躺在他面前。

虽然看起来是个小男孩,但是耳朵和尾巴还没收回去,应该是因为灵力不够。出于本能,带土走上前去,撩起自己的袍子挡在小狗头顶。化成人形如果是这幅十二三岁的模样,实际年龄大概连一岁都不到吧,还是只小奶狗呢,应该是不小心才和家人走散的。

“谁家的孩子啊!”

没人理,只有山顶不时传来的几声狼嚎,听着渗人。带土蹲下身摸了摸男孩的脸,安抚人心的热度从脸颊传来,小狗沾了水的毛茸茸耳朵有些吃力地抖动了一下。带土想了一会,直接脱下袍子裹在男孩身上。

这么小的年纪就能学会化形,一定是很不错的接班人选,带土叹了口气扛起这个大“包裹”。作为神仙,他知道老天爷不会随随便便送给他礼物的,那这大概就是猿飞天神口中的“缘分”了吧。

丸子就先欠穿山甲一顿吧。带土吹了个口哨唤来筋斗云,带着肩膀上的小狗飞回仙界。

“卡……卡西。”

等到带土冒着大雨飞回自己的云头,两个人都已经被冻得哆哆嗦嗦的了,小男孩比他更惨些。带土没敢耽搁,先把男孩弄醒,擦拭干净盖上毯子,才忙着整理自己的头发。

“我叫卡卡西……”

男孩的牙齿还在打颤,讲话也口齿不清,废了很大力气才向带土介绍完自己。他叫旗木卡卡西,今年11个月大了,本来是和爸爸一起出门觅食的,因为在路上偷偷化形玩,结果用力过猛,还没等把耳朵和尾巴收好,就体力不支晕过去了。

“那你爸爸也不说回头找找你?”

卡卡西懵懂地摇摇头。带土想想也是,他都晕过去了,怎么可能会知道他爸爸有没有回来找他。把自己的袍子拧干晾上,带土随便找出一件背心往头上套:“我,宇智波带土,是天上的犬仙人,你就叫我带土仙人吧。”

“带土先生。”

“仙人!”

“先人?”

“……”带土有些不耐烦地撇撇嘴,“先生就先生吧。”

卡卡西的衣服都被淋湿了,带土一时也找不到自己小时候的衣服,索性又掏出一件背心扔到卡卡西头上:“当裙子穿吧。”

卡卡西也没有多想,大概太小的孩子是分不清男孩女孩服装区别的。穿上了带土“大裙子”的卡卡西慢慢暖和起来,开始试着下地走动了。带土的宫殿很大,但是没有什么东西,又空旷又无聊。卡卡西转了一会没什么意思,开始跟着带土屁股后面走。

“这是哪里啊?”他摸了摸旁边冰凉凉的玉砖。

“这是天宫,是我的云头。”

“云头是什么意思?”

“山头是什么意思云头就是什么意思。”

“那你是人吗?”

“我是仙人!”

“仙人不是人吗?”

小孩子就是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的,带土这样安抚自己暴躁的情绪。卡卡西其实并不算吵闹,比起黄鸟精那群叽叽喳喳的孩子,算是十分安静的了。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人跟带土说这么多话,所以让他很不耐烦。

“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一问一答的模式持续了好久,卡卡西应该也觉得无聊了,开始想家:“不然你把我送下去,我自己回家。”

“为什么要回家?”带土有些不懂,“你觉得这里不够好吗?”

“这里没意思,我想要回去找爸爸。”

我也觉得这里有点没意思,带土无法反驳。可是好不容易在凡间找到了一个可以算得上是天才的同类,他也不愿意就这样轻易放手:“可不可以不回去呢?”

“怎么能不回去呢!”

卡卡西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我还要回去照顾爸爸,还想修炼成人呢!”

“你要成人?”带土也变成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一般……不都是修炼成仙么?”

“成仙有什么好,”卡卡西回答,“我爸爸说了,仙人必须斩断七情六欲,那多无趣啊。”

“……”

头一次听见有人不待见自己的职业,带土十分受伤,抬起头沉吟了一会:“你很想成人吗?”

“当然了。”

“成人是需要积功德的,不是说只要灵力足够就可以,那种用灵力变成人形的是妖怪,不是人,”带土开始谆谆善诱,“但是呢,用动物的外表是很难积功德的,所以一般的动物都是选择直接成仙……”

“所以我在练习化形啊。”卡卡西打断他。

带土气死了,怎么会有这么不听老人言的家伙:“就算你学了化形,也没有用!凡间是很难让你在这一辈子里积到足够成人的功德的。而到了下一世,虽然你累积的功德还在,可是记忆却没有了。说不定你会变成一个专门害人的猛兽,这样的话你这一世就白修行了!”

“哦……”这段话起了点作用,“那我该怎么样呢?”

“当然是选择直接成仙了。”

“不要。”

看来这只小奶狗是打定主意不会修仙了,带土翻了个白眼。如果真的要安排卡卡西做自己的接班人,他得耍点手段了。

“那……干脆你在天界修行吧,”带土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都说天上一天地上百年,你要在这里修行的话,进度不就是人间的好多倍了么。”

“哦?说的是……”卡卡西开始动摇,“可我又不是神仙,住在这里可以吗?”

“看在同类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让你住下吧,”带土说,“反正我这里也不常有人来,你就住在这里吧。”

“真的吗?”卡卡西很兴奋,“不会有事吗?”

“只要你乖乖的,就不会有,”计划通,带土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赞,“我去给你找个房间。”

“等一下。”卡卡西拉住他。

“又怎么了?”带土吞了口唾沫。要是这样说他还临时反悔,那接班人就真的没戏了。

“可我还是要下去找一下爸爸啊。”

好吧,带土在心里劝自己。毕竟如果就这样直接把这种小崽子留下,他凡间的父母也不会罢休的。要是死后跑去跟阎王哭诉的话,带土自己也会被收拾得很惨,走一趟也不会掉块肉。

“狼人峰上……全都是狼,”带土站在筋斗云上,怀里抱着坚持要化成人形的卡卡西,“你们住着不害怕吗?”

“为什么要怕,我爸爸很厉害的。”

爸爸爸爸,带土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从没见过这么恋家的,准确的说是恋爸爸的小孩。要是将来他在天界住烦了哭着找爸爸,还不太好办呢。

“到了。”

大雨已经停了,泥土泛着一股新鲜的气息,周围甚至还有小鸟在叫。狼人峰这种寸草不生的地方会有鸟,也是很新奇。

卡卡西从带土怀里挣脱出来,就地一滚变成了一只小白狗,嗷嗷嗷地叫了起来,应该是他和家人之间独特的声音信号。可惜小奶狗的声音实在是没有穿透力,叫了半天,连鸟都没吓跑几只。

“……”带土咬了咬牙,没有笑出来,“算了我来吧。”

藏蓝色长袍被随手扔在路边,带土原地转了几圈变成一只黑色巨犬,不算尾巴也至少有两米长。卡卡西凑近看了看,自己好像还没有带土一只爪子大。

犬仙人的吼声震得整个狼人峰抖了三抖,方圆几百里的狗都被惊动了,赶紧跑到带土面前跪拜参见。

“谁见过这个娃娃的家人?”

带土一边问,一边把卡卡西叼起来让他在这群狗里找找有没有他的爸爸。那些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冲带土摇头。卡卡西也张望了好久,最后也只能摇摇头。

带土没有讲话,把卡卡西放回地上。从来没有一只狗听到他的召唤敢不出来见面的,既然卡卡西的爸爸不在,要么是已经到别的地方去了,要么就是……

“说起来……”带土身边的一只老黄狗向前凑了凑,“你爸爸是不是一只像你一样浑身纯白,牙齿很尖的狼狗啊?”

卡卡西点点头,老黄狗上下打量他几眼,支支吾吾了一会开口:“不然……你们上山找找吧,去狼窝里找找……”

不出所料。听这个语气,卡卡西的爸爸该是已经被这山上的狼咬死了,很有可能是已经吃掉了。带土叹了口气,摇摇头示意狗群可以解散了。

“我们回去吧。”带土吸了吸鼻子。

“为什么?”卡卡西咬住带土的前爪扯了两下,“这边走啊。”

“去哪?”

“找爸爸啊。”

小白狗的尾巴摇得很开心。带土突然有些不忍,卡卡西看起来没从黄狗的语气里听出什么。

就这样让他去看自己爸爸被吃得破破烂烂的尸体……是不是太残忍了?

“找爸爸……”

也罢。带土准备听天由命,就带他去看看,也断了他对凡间的念想,到时候管他是要哭闹还是怎么,由他去就是了。

卡卡西晃着小屁股走在前面,带土小步跟在后面。狼人峰上的狼大多是成群而居的,偶尔窜出来几只形影单只的饿狼也都被带土的吼声吓回去了。卡卡西一边走一边闻,不知不觉到了一个洞穴门口:“是这里!”

两人一前一后跳了进去,带土也俯身嗅了嗅:“怎么……好熟悉的感觉啊……”

“爸爸!”卡卡西突然跑起来,“爸爸!”

带土抬起头,面前的大岩石上“躺”着一只银色毛发的狼狗。卡卡西欢快地跑到岩石下面,三五下就蹦了上去:“爸爸!是我!我们……”

好像不太对劲,卡卡西伸出舌头舔了舔爸爸的脸:“爸爸?”

没有回应,卡卡西也没有再动。

带土叹了口气,走过去蹲在卡卡西身边。

小奶狗没有像想象中一样发出声声哀鸣,而是静静站在父亲的尸体旁边,瞪大了眼睛看着,像是难以置信一样。带土试探性地开口:“看起来……是已经去世了。”

卡卡西没有理他,带土走上前去舔了舔他的眼睛,总算是让他流了几滴眼泪出来。

“走吧。”带土想过去叼住他的脖子,卡卡西使劲挣扎起来,说什么也不离开这块大岩石。小狗的叫声引来了洞里熟睡的狼群,带土赶紧转过身。狼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绿光,看数量貌似不少。

不能像在洞外一样用吼声把他们吓走,声音太大的话整个山洞会塌掉。带土立起尾巴,脖子上的毛也炸起来一圈:“到我背上来,咬住我别松口。”

卡卡西也被突然出现的狼群吓到了,卷着尾巴躲在爸爸的尸体旁边,有些犹豫不决。

“快来!”带土的大尾巴扫起一阵灰尘,“我保护你,上来!”

小狗终于跳了上去,不管不顾地叼起了面前的一撮毛。带土低吼了两声,后腿使劲,“蹭”的一声窜了出去。

事实证明人海战术对神仙来说是没有用的,狼群完全来不及反应,带土就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天神规定没有正当理由不可以伤害凡间生灵,带土没打算要跟他们起争执。

“呼……”一口气冲下了山的带土晃了两下脑袋,“下来,疼死了!”

卡卡西蹦了下来,滚了两圈变回了原来的小男孩,带土也披上袍子化成人形:“脖子上都是你的口水……”

“你……”卡卡西过去拽住他的袍子,“你还要我吗?”

刚刚失去了至亲的男孩攥紧了带土的衣角:“你还要我吗?我爸爸死了……你别不要我……”

带土蹲下身,揉了揉他的头发。

看起来是惹上麻烦事了。

“要你的,要你的,”他重新把卡卡西抱起来,“我们回家吧。”

【TBC】

评论(20)
热度(45)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