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价键定理

“减少双引号使用”的小练习第二弹。

原著,战后,保证是甜甜的。

带卡就要甜甜甜!




①金属键

『金属键连接的所有原子外层电子形成共用,具有高导电性和延展性。』

写轮眼是卡卡西的一部分。

带土喜欢亲吻那只属于自己的眼睛,曾经受过伤的皮肤因为常年被盖在护额下所以较一般而言更加敏感,容易流泪,也容易红肿。伤疤很丑,带土看着自己的时候总是这样觉得。但卡卡西的疤是好看的,血痂褪去之后剩下的浅褐色表皮会跟着那些浓密的灰色睫毛微微颤动。卡卡西就带着这道好看的伤疤,冲自己,微笑。

卡卡西要去出任务了,是件棘手的A级任务,需要一个星期甚至更长时间。但带土不怕,他们等得更久过,也离得更远过,甚至曾经隔着一个生死的距离。但卡卡西有他的写轮眼,并且共享过他的视野,所以无论在哪里,他们都是一体的。

再给一个吻。带土要求。

卡卡西乖乖摘掉面罩,轻轻碰了一下带土的唇。那里同样有一个在卡卡西眼里英俊到不行的伤疤,显得带土像是穿了唇环一样,有种酷酷的朋克风。

浇花,喂狗,等我回来。卡卡西要求。

带土点了点头,卡卡西转过头向他摆摆手。个头最大的布鲁蹲在鞋柜旁边,摆弄起卡卡西刚刚换掉的拖鞋。

“卡卡西,你的狗好像又发情了。”

没人应答,带土朝天空翻了个白眼,暗骂自己又忘记他已经走了这件事。

不过没关系。

他总会回来的。

②离子键

『被离子键连接的原子在得失电子问题上遵循大鱼吃小鱼的原则,电子为束缚状态,位置也是确定的。』

浇花,喂狗,买茄子和秋刀鱼练手,顺便收拾收拾被豪火球轰掉的天花板。带土过了卡卡西走后充实的第一天,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

睡不着,身边空落落的。

卡卡西是个有底线的随和的人,所以带土可以在某些区域里肆无忌惮地无理取闹。而卡卡西则会躺在床上,任他摆弄,偶尔还会吐槽他笨拙的手法,自己把自己折叠成一个带土理想中的,让他喷鼻血的形状。

带土在床上的手法不算熟练,原因是在进行月之眼计划的几十年里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但令人不解的是,明明卡卡西也应该没时间,至少没心情考虑这种问题,他却偏偏是个能在各种赛车场挂名的老司机。带土非常不爽,即使这个老司机大多时候都是任他摆布的。

一定是因为自来也那个亲热天堂。带土从床底下翻出已经重新连载的亲热系列打算好好研究,却在看到第一个字的时候眼皮就开始打架。

打断了他睡意的是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乌黑训练有素地把电话叼过来,带土有些烦躁地揉了揉眉头。

“明天去帮我买新的亲热天堂啊。”

声音听起来像是刚睡着却又想起了什么挣扎着爬起来的样子,带土翻了个白眼挂断电话。

四周重新安静下来,没有得到回应的那个人也没再打回来。

带土有些生气,他怎么就这么确定自己会去给他买!

③共价键

『共价键是在原子相互靠近时,原子轨道发生作用,形成了新的分子轨道,具有高硬度性和绝缘性。』

带土是被迈特凯那个老怪物吵醒的,因为找不到卡卡西所以拖着还穿着睡衣的他出去跑了八圈。

修正一下,迈特凯那个怪物不老。如果他老的话,那带土和卡卡西不就都变老了么!带土一边换衣服一边在心里愤愤地吐槽。不过既然不是这个凯跟卡卡西出任务,他还是很开心的。

带土的交际圈曾经也和卡卡西的重叠过,这种重叠截止于神无毗桥一战前,之后两个人的朋友圈几乎是一条平行线,直到四战后他被卡卡西拖回家,才渐渐重新相交。

十四岁和四十岁时两个人重叠在一起的交际圈几乎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是两个人的态度。从小带土拉着气鼓鼓的小卡卡西出去到处交朋友,变成了大卡卡西带着气鼓鼓的大带土出去到处拜访熟人。

阿斯玛家的女儿乖得不得了,带土看见之后就没法再气鼓鼓了,还把自己心爱的番石榴硬糖拿了一块出来分享,被卡卡西厉声阻止。

“白痴,你想噎死她?”

最后只能变成卡卡西端着茶水陪阿斯玛和红谈笑风生,带土蹲在旁边把红豆糕切成丁,一点一点喂给旁边的小胖孩。

说什么要带我出去跟阿斯玛叙旧,结果就是因为害怕没人带孩子吧。带土坐在床上后知后觉地想,越想越气,掏出备忘录又给卡卡西记上一笔。

④范德华键

『范德华键键能低,无方向性无饱和性,由静电力、诱导力、色散力组成。』

卡卡西的八条狗都会说人话,但带土不愿意跟他们讲话,搞得自己也像是单身狗一样,明明他不是。

他们两个人洒脱的不想念仅截止于分开的第三个晚上,或许卡卡西能挺到白天。但过了这个时间双方就都会开始各种不习惯,难受得要死。

卡卡西曾经训练过他的狗充当信使的职务,可是那八只跑了十六趟之后就无论如何都不动弹了。卡卡西回家拉着带土骂道他们养了八只白眼狗,帕克说你们一个小时之内要传十六张纸条,我们木叶雾隐跑了十六个来回,你就是养八只鸽子也要变成白眼的。

想想卡卡西那个少见的被噎住的表情就让人想笑。带土人字形躺在床上,两只手垫在脑后。一边晃腿一边哼着没什么调调的歌。

好想他哦。帕克叼了午饭回来,带土跳下床去吃。如果是卡卡西在的话,只要撒撒娇就会有饭后甜点红豆糕吃了。

秘制茄子已经在研究当中了,打算等他回来给他个惊喜。

“你不去把天花板安上吗?卡卡西回来要雷切你的。”

帕克困惑地瞪着一边吃饭一边傻笑的带土。

笑容逐渐消失,带土探头瞄了一眼客厅里他好不容易收拾出来的锅碗瓢盆,缩了缩脖子。

对哦,还是先修房子好了。

⑤氢键

『氢键的强弱与电负性差值和大电负性原子Y的半径有关,电负性差值越大,Y半径越小,氢键越强。』

瓦工的活带土越干越溜了,每次卡卡西出差他都会尝试给自己的爱人准备一个惊喜,然后厨房就会进行一次大修。这件事有一个好处就是他们从来不用担心排油烟机的污渍难擦,因为排油烟机的更换频率几乎和亲热天堂的更新频率一样。

大功告成。带土抬着被水泥糊住的两只手,颇为满意地望着厨房的新房顶和新排油烟机,他还在天花板上用油漆画了一个神威的形状,那个黑边画的超级圆。

外卖茄子送来的门铃被带土当成了卡卡西回家的门铃,于是外卖小哥承受了写轮眼与轮回眼的双重嫌弃和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带土三下五除二把茄子倒进新盘子里,还在上面点缀了一株香草。

钥匙相互碰撞的哗啦声,锁芯被转动的窸窣声,忍者鞋踩在门槛上的咔哒声,带土从床上一跃而起。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这些声音告诉带土的双腿卡卡西回家了。

风尘仆仆的洁癖没有急着去换衣服洗澡,而是眯着眼睛同样向带土敞开怀抱,就像之前他们在战场上再次相见一样,激动到声音颤抖。不过现在他们相遇的心情是欣喜的,是幸福的。

别离的时间越久,相见的时候不就越开心嘛。卡卡西第一次出差的时候曾这样安慰彼此,而带土也认同了这个观点。

面罩早在进门的时候就拉下来了,卡卡西吻了吻那两片戴着英雄勋章的唇。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评论(40)
热度(143)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