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若与你了结

原著向,四战后。

BE

(可我是甜党来着!)




“火影大人。”

自从卡卡西给木叶微妙地改了制度后,想加入暗部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千篇一律的面具和恭顺的敬称让火影变得懒得追究站在他面前的是谁。

“什么事。”

疑问句说的次数太多的话,就听不出里面有任何疑问的成分了,这两句话已经变成了固定搭配,卡卡西连头都懒得抬。

“四战战犯,宇智波,已经确定要被处死刑了。”

“去做就是了。”

四战战犯,宇智波带土。本来应该是化成碎片死在辉夜姬的空间里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水土不服还是思乡情切,第七班四个人好不容易回到现世之后,惊奇地发现那个本来应该连尸体都不剩的宇智波带土,竟然还躺在神树底下,甚至还有呼吸心跳。

他身上太多条无辜者的性命了,毫无疑问,即使木叶宽恕,其余四国也绝不会放过他。

“纲手大人……”

“木叶只有一个要求,由我们来执行死刑。”

当时还担着火影重任的纲手姬如是说。

其余四国都没有意见。

于是木叶把四战战犯拉回了村子,熟练地给他套上一层又一层的封印、镣铐、眼罩。

纲手就一直拖,一直拖,磨磨蹭蹭地,直到她顺利地把担子交给身体痊愈的卡卡西,两个火影交接任务的时候,这个待完成事项从一个卷轴里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

“当年……跟四大国签的协议,已经过去很久了……”

“执行吧,老是有事情没完成的话心里不舒服。”

于是四战战犯的死刑被添加在六代目火影的日程表上。

可是就算是这样,大家还是一直拖,一直拖,不是风水不利,就是错过了吉时,直到火影忍无可忍,直接下了死命令:三日内,一定要见到战犯宇智波的尸体。

所以这第三天,终于有人进火影办公室打报告了。

“有死刑,去执行就好了,”火影专心致志地在文件上打着勾勾,“我不是说过不用来通知我了么。”

“事实上,我们已经试过了,”暗部伸出一只手,“我们杀不了他,大人。”

“为什么?”火影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

“即使阻断了查克拉流动,封印了四肢,他还是能随时随地虚化,无论是刀刃还是剧毒,都奈何不了他,而且更可怕的是,四战时他暴露出来的五分钟时限缺点似乎也不存在了。”

“也就是说……”

“现在这世上没人杀得了这个人。”

火影手上的笔抖了一下,空白的文件上被甩上了几滴墨水,他长舒一口气:“那双眼睛,挖掉不就好了。”

对面的暗部吞了口口水:“写轮眼,早在刚刚把他押回木叶之后,就挖掉了。”

“那那个时候怎么还可以碰到他呢?”火影的反应极快。

“不清楚……”

火影终于舍得抬起头看了对面一眼,暗部的面具很深,卡卡西有些庆幸地轻笑了一声,如果这时候从陌生人眼中看出怜悯或是同情的话,他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那,我去看看吧。”

负责关押死刑犯的地方,在大家的想象中,通常都是阴冷潮湿的,砖砌的台阶凸凹不平还要有青苔滑脚,四周的墙壁上都是霉斑,地上和墙上都洇着水,伴随着来人的脚步,还会有诡异而有节奏的水滴声。

实际上这些都没有,带土的刑房温暖舒适,甚至还有干净的褥子和棉被。

“鸣人拜托你们弄的吗?”

“是……”

卡卡西没有做太多评价,看来他那个有着建设和平忍界梦想的徒弟错误地把带土和佐助相提并论了。

带土就躺在他的棉被上,身上穿着一件类似病号服的囚服,扣子只扣了胸前的一个,一条腿曲着,一条腿耷拉在床下,两只手垫在脑后。

“宇智波带土?”

火影唤了一声,对方却完全没有反应。

“他被封印了五感……大人,”从卡卡西一进来就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的封印班小忍者急忙解释道,“您想跟他讲话吗?我可以把他听觉的封印解开。”

“麻烦你了。”

带土整个脑袋木乃伊一样包着符咒,唯一露出来的嘴唇已经干瘪了,显得上面那道疤又长又深。

随着封印班的一声“开”,两张符纸变成了碎片,带土的嘴唇微微抿了一下,那条本来还在床下微微晃荡的腿也在同一时间定住了。

“是我。”

卡卡西低声说,带土没有理他,只是慢慢恢复了原状,包括他瞬间僵硬起来的唇和腿。

“你先出去吧,有事叫你。”

小忍者鞠了一躬退出牢房,卡卡西走上前去,打开墙壁上那扇小窗户,新鲜空气伴随着阳光涌了进来,带土把床上的那条腿伸直,不耐烦的哼了一声。

“你的死期到了。”卡卡西开门见山。

“抗旨。”带土咽了口唾沫润润嗓子,然后清晰地吐出两个字。

“你为什么不想死?”卡卡西从窗边回到带土的床边,“明明你把眼睛借给我之后已经准备去找琳了不是吗?”

带土停顿了一会:“不去。”

“你不愿意的话,我就要强制执行了,我已经跟四大国保证今天就会杀了你,堂堂木叶失约可不行。”

卡卡西说完有些心虚地抽了下鼻子:“我知道你可能很不屑我最后的这句话,但是如果你还不乖乖去死的话——暗部的手段可是多得是。”

带土的胸脯没有任何起伏,他甚至惬意地活动了一下身体,翘了个二郎腿。

卡卡西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

“呲……”带土等了许久也没听到卡卡西说下文,于是十分不屑的发出一声嗤笑,“那你让堂堂木叶尽管来试试。”

熟悉的油盐不进的模样,就像他们两个小时候,带土撇着嘴敷衍着因为他的迟到而炸毛的卡卡西那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很容易勾起人的怒火。

卡卡西叹了口气,重新回过头,他坐在带土床边,两只手拄在膝盖上,望着牢门有些出神。

他们两个一个躺着,一个坐着,牢房里只有两个人不同频率的呼吸声。

“带土,”还是卡卡西先开口,“鸣人回来了。”

“嗯。”带土从嗓子眼里咕哝一声。

“他跟着佐助出去游历了一圈,现在成熟得不得了,”卡卡西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有的时候还会一本正经地教育我呢,真是长大啦。”

“嗯。”带土把腿放了下来。

“我想了一下……”卡卡西轻轻咳嗽了一下,“我快卸任了。”

“卸任,好啊,”带土有节奏的晃悠着腿,“天下太平啦,出去走走看看。”

“怕是不太行,”卡卡西笑了一声摇摇头,“我活不了多久了,带土。”

停下来了,晃悠着的腿,还有带土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

“为什么。”

十分狠戾的语气,不仅如此,他还伸手从旁边捞了一把。尖锐的疼痛从手腕处传来,卡卡西低下头,心里暗笑一个完全失去触觉的人还能这么准确地抓住身边的什么东西,不愧是四战战犯。

“放松点,你没有触感我可有啊,”带土听到这句话微微松了手,“你看我从上忍到暗部再到上忍,受过的伤还算少么?这么多年也没有好好治疗好好休息……怎么说呢,积劳成疾。”

“你让他们把写轮眼还给我,”带土有些狼狈的翻了个身,摸索着揪住火影袍的领子,“不用找借口骗我,我知道你们舍不得把挖下来的写轮眼毁掉。”

“等一下……”

“还给我。”

“他们……”

“还我!”

“带土,带土……”

卡卡西使劲握住带土的两只手,阻止了他揪着自己的领子玩命地前后摇晃的动作,带土喘着粗气,长时间的坐着和躺着让他的身体反倒瘦了下来,突出的腕骨卡在卡卡西的手心里,两个人都没什么话说。

“你看,”还是卡卡西先开口,“你是写轮眼,又不是轮回眼,拿回来有什么用呢对不对。”

带土的气息慢慢稳了下来,跌坐在床上,两只手环在腿旁,不住地吸着鼻子。

“那你还有多长时间。”

良久,他终于主动吐出一句话。

“大概……半年吧,”卡卡西坦然,“小樱说的,就是那个粉色头发的医疗女忍,她很值得信任,对吧。”

带土点了点头,把两只手放在眼眶旁边。

“别揉!别揉!”卡卡西赶紧再握住他的手腕,“会出血,会疼的!”

“知道,”带土放下手,“我以为我哭了而已。”

“你让他们把写轮眼还给我吧,卡卡西,”带土的语气放缓了,声音沙哑却温柔,“我不闹了,我乖乖去死。”

“让我再看看……”带土吞了口唾沫,“让我再看几眼。”

“还给我吧……”带土揉了两下坐在他身边的卡卡西的头发,手劲很轻很轻,“我看完就乖乖去死,不骗你。”

卡卡西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在那块没有知觉的,干瘪的红色皮肤上,轻轻吻了一下。

“好,你答应我了?”

“嗯。”

六代火影从床上站了起来,轻轻拍打两下衣服,回到办公室写了一份文件。

“卡卡西……老师……”负责处理秘密任务的鹿丸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这个……不太符合规矩……”

“我是火影,我就是规矩,有任何人有意见来找我就是了。”

平常一向随和的人突然强势起来,鹿丸不敢怠慢,赶紧连答几个是是是。

“还有什么事吗?”卡卡西歪歪头。

“鸣人来信了,”鹿丸微笑起来,“说是在水之国看到了蓝色的樱花,打算做成书签给我们邮回来,后来又觉得不能随便伤害花花草草,于是跟佐助开始研究怎么在木叶种植这种新品种——中心思想就是他一时半会还是回不来的,还有,刚刚从小樱那里拿来了老师你的体检报告,还是之前那些小毛病,平常多注意一下就没事了……您笑什么?”

“没,”卡卡西摇摇头,“只是在想,我想撒谎总是很简单啊。”

“那老师……”鹿丸顿了顿,有些不忍地开口,“处刑……你去吗?”

“要去,”卡卡西淡然回答,“你安排一下,让他悄悄地死掉就好了,别惊动太多人……至少,是我的话,尽量让他死得体面点吧。”

“是……”

是夜。

木叶的监狱里默默地举行了一场死刑仪式,到场的人只有火影卡卡西及其秘书静音。

死刑犯宇智波带土身上的符咒全部被去掉了,他静静地睁着眼睛,望着对面的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缓缓摘了面罩,轻轻笑了一下,带土回应了他一个咧嘴大笑。

“别怕,卡卡西,”他说,“半年后见!”

卡卡西笑着眯起眼睛,于是静音拔出身边的针管,刺进宇智波带土已经突出来的静脉。

他笑着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没了气息。

“简单处理一下就好,”卡卡西在尸体前站了许久,“我去埋他。”

“还是……我们来吧,”静音给带土的尸体套上白布,“放心,跟着我的人都是亲信,什么都不会说的。”

“那好吧,麻烦帮我埋在森林里离甘栗甘近一点的地方,顺便放一块石头做记号。”卡卡西重新戴上面罩,戴上斗笠。

“你去哪……卡卡西?”静音跟着小跑了几步。

“回去工作啊,”卡卡西头都不回,“不然能去哪呢。”

评论(31)
热度(73)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