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纪念碑谷

题目与内容没有任何瓜葛系列……

原著,四战后,土哥灵魂没有彻底升天。

卡老师团子外表设定。

我想了想,觉得应该算he的!【叉腰】

一个无聊的小短篇……





“有人吗?”

本来一望无际的黑暗空间因为这声呼叫有了点反应,于是发问的人揉了揉眼睛,开始研究这个有点诡异的几何空间。

到处都是昏暗暗的,看起来是个由立方体构成的单调的世界,身边有光,却仅限于身边。四周浓郁的黑色让人喘不上气。

“有人吗?”

周围依旧一片死寂,发问的人认命地叹了口气,试探性地往前走了几步。

“有……人吗?”

“行了行了,别问了。”十分清晰的回应加上瞬间变亮的视野让来者吓了一跳,回应他的人盘腿坐在他面前的一块几何体上,头上戴着白底蓝色圈圈条纹的面具,身上披着一件紫色袍子,手上还戴着两只黑手套,摆明一副不愿被人看到真面目的样子:“居然来了这么久都不敢往前走,卡卡西,你老了,你胆子都变小了。”

“卡卡西……”被呵斥了一通的小孩莫名其妙地指了一下自己,“你在叫我吗?”

“当然了,这里哪会有第三个人,”面具男一动不动,哦不,也许嘴在动只不过看不见罢了,“别看你现在一副软绵绵的团子样,其实你的身体已经是老头了。”

“你好像知道我会来?”卡卡西走近他。

“我知道啊,你来这里已经是惯例了,骂了好几次都骂不走……而且每次来都失忆。”

“是么……”卡卡西轻轻摸了摸自己的白发,接受了这个陌生的名字,“那你是谁啊?”

“我是谁也不是的男人。”对方回答得又快又流利。

“就算谁也不是,总要有名字啊。”

“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罢了,要那个有什么意义。”

从刚才到现在,那个面具男就一直保持着盘腿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如果不是这个空间里的确没有第三个人,卡卡西甚至要觉得这声音根本不是他发出来的了。

“可你需要一个名字啊,”卡卡西不死心,“至少我需要称呼你啊。”

“好吧,”对方妥协的倒也快,“那么你就叫我阿飞吧。”

“阿飞,”卡卡西点点头,“阿飞,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吗?我是地狱的守门人,”叫阿飞的人声音粗砺沙哑,加上那个一动不动的诡异坐姿,让这句话很有说服力,“我是在这里筛选可以进入地狱和不可以进入地狱的人——小鬼,你想进地狱吗?”

“小鬼?”卡卡西歪歪头,“你刚刚才说我是个老头的。”

“哦,不好意思,”阿飞咳了一声,“看你这个外表不自觉就这样叫了——话说你能认真听人讲话吗?我明明说了那么多你就只挑我的语病,这是太不可爱了。”

“我有认真听啊,所以才能挑到你的错处!”卡卡西向他伸出一个食指。

“好吧,你都有道理就是了。”阿飞的语气相当委屈,卡卡西甚至能想象到他在面具后面撇撇嘴的表情,“那现在回答我,你想进地狱吗?”

“我不知道,”卡卡西回答得坦坦荡荡,“我隐约记得……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事……”

他向前走了几步,空间里用来照射他的柔和光线也逐渐笼罩在阿飞身上,他看清了阿飞面具孔里的两只红色眼睛。

“你的眼睛……”卡卡西又伸手指了指。

“哦,这叫写轮眼,”阿飞的眼睛在面具后面眯了起来,“你害怕它?不会吧,好歹也是它的旧主人。”

“可是,变成这样不会疼吗?”卡卡西歪歪头,“你看我的眼睛就是黑黑的,眼睛变红一定很疼吧?”

阿飞的眼睛眨了两眨,然后缓缓闭上,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是黑色的了。

“谢谢你了,”他叹了口气,“还挺疼的。”

“不谢,不过疼就不要用嘛,干嘛这样折磨自己呢,”卡卡西上下打量了他两下,“你说对不对?”

“……对,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对,”阿飞的眼睛弯了两下,“但是唯独你没资格这么说别人啊,小鬼。”

“我是老头……”卡卡西插嘴。

“住口,我知道,”阿飞打断他,“不要纠结这种没营养的事,你不能理解我叫你小鬼有多爽!”

“你开心就好……”卡卡西翻了个白眼,“你说我没资格这样说你是?”

“不只是我,你没资格说任何一个人,”阿飞的语气柔和下来,“你这种自虐狂,要不是我守在这里,你早死上八千次了。”

“……什么意思?”

“你忘了我说吗?你来这里好多次了,”阿飞叹了口气,“而且记性一次比一次差……上次你来的时候至少还喊得出我的名字,只不过同样不记得你自己的名字就是了。”

“阿……飞?”卡卡西敲了敲脑袋。

“……”阿飞沉默了一会,“是。”

两个人都无话可说了好一阵,卡卡西在沉思自己的记忆,阿飞在看着他。

“回去吧,卡卡西,”阿飞长叹一声再次开口,“世界那么大……你看这里多无聊啊。”

“是有点无聊,”卡卡西点点头,“可你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呢?”

“我没告诉你吗,我是地狱的守门人。”

阿飞的语气活泼起来:“我在等一个人,等他来了之后一眼就找到我,然后拉起我的手,为我摘掉面具,叫我的名字,跟我说:‘我们一起走吧。’这样,我才能离开这个地方。”

“那你等到了吗?”卡卡西低下头。

“……如你所见,没有。”阿飞笑了一声,“所以你快回去吧,在等他来之前,我得先睡一会。”

“跟我走吧,”卡卡西又上前几步,“我带你走。”

“谢谢你,”阿飞面具后面的眼睛又弯了弯,“但我不能走。”

“你忘了你刚刚说的吗?哪有人会宁愿自己疼也要做什么事对吧?可千万记住这句话啊。”

“以后不要明知道会疼,还去做什么了。”

“心疼也是疼哦。”

阿飞一口气嘱咐了他这么多事,明显是要下逐客令了。

“快走吧,”阿飞阻止了还要辩解什么的卡卡西,“走吧,卡卡西,走啦。”

“那……好吧,”卡卡西妥协了,“可是我该怎么离开呢?”

“转过身去,一直走,不要回头。”阿飞话音刚落,远处就亮起一条笔直的路,“会走到的,不要怕。”

“那我们……还会再见吗?”

“会的,”阿飞面具后面的眼睛里写满真诚,“我答应你,下次你来,我会给你留一盏小灯。”

“好,”卡卡西笑了起来,“那我走了。”

“再见。”

卡卡西望了一眼自始至终一动没动的阿飞,对自己刚刚跟他的对话产生了一丝怀疑,如果不是面具后面那两只闪着光芒的眼睛,他几乎要认为自己是面对着一个雕像了。

“哦对了,”卡卡西转过身,煞有介事的跑回阿飞面前,立定站好,“你其实不叫阿飞对吧?”

被质疑了名字的人微微抬起头,卡卡西看到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却只是说:“你想我叫什么呢?”

“无所谓了吧,你说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卡卡西笑了笑。他的手背在身后,笑得像个老头子:“我只是突然想起我为什么要来了。”

“为什么呢?”阿飞问他。

“‘甘栗甘倒闭了,对不起,带土’。”卡卡西慢慢向前走了几步,抬起手想摸阿飞的面具。

“怎么?”

卡卡西的手停在一动不动的阿飞面前,没有继续伸过去。

他慢慢把手收了回来,阿飞在他缩回手之后微微动了一下脊椎。

“我说完了,我走啦!”

阿飞在他彻底转过身后摘下面具,刚刚卡卡西伸手想触碰的地方,有一行浅浅的泪痕。

“别再回头了哦。”

“知道了。”

卡卡西的身影渐渐融进黑暗。阿飞,现在可以叫做带土的人,还是待在那里,正襟危坐。他整理了一下面具的带子,把它重新扣在脸上。

“说什么知道了,结果还不是因为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就急着来见我。”

带土头顶白色的光也慢慢暗下来,整个空间如同失去了养分一般重新陷入了一望无际的黑暗。

“……垃圾……”

评论(14)
热度(83)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