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特洛伊战争

黑客土×AI卡

点梗的太太是 @CYring 

希望我没有太让人失望_(:_」∠)_


点梗活动说明及目录链接戳我~




1.


“You did it ! ”


随着这声温柔的欢呼,电脑屏幕上红色的警告标志被一个棕发小姑娘击碎,大段大段代码慢慢清晰起来,主机上插着的硬盘“嘟”地响了一声,表示它正在存储东西。


双腿蜷缩着坐在老板椅上的那个人叼着烟,显示屏上的数据快速滚动着,他嗤笑了一声,烟雾映着显示器上的光,变得绿莹莹的,像是电脑里钻出的妖怪。


他拎着还没抽到一半的香烟在工作台上捻了捻,顺手丢进椅子旁边的垃圾桶。长时间盯着显示屏看搞得他的眼睛又酸又涨。屋子里没开灯,他看不清腕表的指针。索性跳下椅子去拉窗帘,发现窗外也和屋子里一样一片漆黑。


“已经晚上啦……”


宇智波带土,男,32岁,自由职业者,偶尔会给某个游戏公司写点的小程序,不过最主要的身份还是Hacker ,骇客,专长是盗取机密数据,名字还在黑市通缉令上挂过牌,标价很可观。


出租屋的灯泡接触很不好,带土摁了两下开关没摁亮,只好认命地站上凳子。


“您好。”


他的手刚刚碰到天花板,音响里发出了一声不同于他前任女友野原琳的温柔男声。他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屏幕,数据还是乖乖地滚动着,硬盘也没有向他提示有什么危险,他长舒一口气摇摇头,想着大概是屋子里空气太污浊了,让自己缺氧产生了幻听。


“您好,我发现您正尝试进入我,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声音再次传来,与此同时灯丝发出“啪,啪”两声,和那句充满歧义的话相得益彰,屋子亮了起来,映照着宇智波带土迷惑不解的脸。


他重新跳到老板椅上,数据还有两页就传输完毕,也就是说他还有几秒钟就要离开这个网页了。


鬼使神差地,他按了暂停。


关闭了所有程序,一个小小的光标在桌面底下跳动着,他思索了片刻还是选择点开,一个很普通的消息窗口弹了出来。


【你是谁。】他试探性地发了三个字。


“您好,我叫旗木卡卡西,是守护这个网站的AI。”



2.


大言不惭。宇智波带土这样评价这个人工智能。


他用了不到两秒就破解了这个AI的代码,无论是防火墙还是感知系统都落后得一塌糊涂,估计是三年前的配置,除了有着不错的语音功能以外,质量跟他用前女友的语音和形象做的智能系统差不多。


总而言之,是个垃圾。


不过垃圾也有垃圾有趣的地方,带土产生了逗逗这个机器人的想法。


距离雇主规定的交货日期还有半个月,带土想了想,把硬盘拔了出来。


“您不打算进入我了吗?”那个AI的声音立刻从音响里跑了出来。


“……”这声小心翼翼的询问让带土狠狠打了个哆嗦,他也不是没接触过成人文学,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轮到他就变成了个男人的声音,而且听着居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你多大了?】他不想回答那个暧昧的问题。


“从出生到现在三岁半了。”AI的回复很快,而且自始至终都波澜不惊,对带土这个敌人没有任何敌意。


【那你们这批AI编号是多少?】带土打算顺着他揪出他背后的主人。


“您想称呼我的话,我叫旗木卡卡西。”


带土又打了几个字,最后还是放弃了。


那就旗木卡卡西吧。



3.


带土调出了卡卡西的代码,又填了几行。


【我叫什么名字?】


“宇智波带土。”


【那么你就叫我带土吧。】


“好的,带土。”


他测试了一上午,卡卡西虽然垃圾,语音库却是相当完整,也不会像手机运营商里的女声一样滞涩生硬,听着和真人几乎没有区别。


“早上好啊。”


从前每天叫醒带土的是饱受饥饿折磨的胃,现在是卡卡西一声一声的呼唤。


这个人工智能似乎有点灵性。带土顶着乱成一团的鸡窝头叹了口气,他能察觉到带土电脑里自动显示的时间然后向带土问好。逼迫着长时间与世隔绝所以混乱不堪的带土的生物钟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早起做饭,准时睡觉。前女友去世后,这是带土第一次打开炉灶。


【你好烦。】带土向它抱怨。


“被您这样说我很伤心的。”卡卡西一丝不苟的回答,还在后面跟了一个哭泣的颜表情,带土忍俊不禁,这个AI还挺开不起玩笑。


【你知道吗,我前女友也和你一样,生活规律。】


好久没和什么人交流过了,带土忍不住跟他聊聊自己的往事。


“听到您说您现在没有伴侣,我真为您感到遗憾。”卡卡西似乎根据他能听得懂的话做出了回答,虽然驴唇不对马嘴,带土还是决定聊下去。


【她是个好女孩,棕色头发,灰色眼睛,喜欢涂紫色眼影,眼瞳大大的很可爱,她写的防火墙可以挡住所有木马。】


【可是她死了,被一群恼羞成怒的骇客打死了。】


【那群杂种弄不懂她的代码,就找了个理由把她骗出门,把她活生生打死了。】


【卡卡西,我好想替她去死啊。】


带土长舒了一口气,捂住眼睛。


死亡真可怕啊,到处都是血。


那头深棕色的秀发,那张美丽的脸,那具柔软的身体,全部被血染得支离破碎。带土在琳的尸体旁边蹲了三天,直到好心人为已经发臭的琳叫来殡葬车,他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冲着旁边向他投来怜悯目光的人努力地微笑了一下。


【卡卡西?】AI一句话都没有回复他,带土有点失望,他不会一句都没听懂吧。


“该睡觉了哦,带土。”


果然没有听懂啊。带土看了看表,十点多,比起平常有点晚了。


【我睡了。】他关掉窗口。


拉上窗帘,关掉电灯,关掉电脑。带土做了一个单身汉睡前很标准的一套动作,拉上被子让自己进入梦乡。


“晚安,带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梦里迷迷糊糊地传来卡卡西的声音,带土嘟囔着答应了一句,翻了个身。


3.


【谁让你保护这个网站,卡卡西?】


还有三天他就要交货了,也就是说他只能再和卡卡西相处三天。


“是爸爸,”卡卡西回答道,“爸爸叫我守护这里。”


【这三年半除了我之外,还有人想……进入你吗?】带土安慰自己习惯这种有点怪怪的说法。


“只有你啊,带土。”


带土一边跟卡卡西聊天一边玩着电脑自带的弹珠游戏。他的电脑是很老的台式机,显示屏厚厚的鼓出来,整个机身都灰涂涂的了,他不舍得扔,电脑里所有提示音都被他换成了琳的声音。


他移动鼠标的时候弹珠从挡板中间漏了出去,带土顿了一下,还是点开了消息窗口。


“再接再厉哦,带土。”琳的声音像平常一样鼓励他。


“刚刚的就是‘前女友’吗?”卡卡西显然也听到了那个声音,主动向带土搭讪。


【是的,你觉得怎么样?】


“听起来很不错。”卡卡西给带土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带土也不由自主的在电脑前面微笑了起来。


【‘前女友’叫‘琳’】他告诉卡卡西。


“琳是个好女孩。”卡卡西很温顺地回答。


【可惜她写的防火墙落伍了,不然我真想用她写的防火墙啊,】带土点了一下桌面右下角的棕发小女孩,小女孩微笑着举起双手,【她的防火墙再也保护不了我了。】


“我会保护你的。”


卡卡西回答得太快了,快的让带土产生了点反感:【你懂什么,你以为你的防火墙能跟琳相比?】


“我会保护你的。”


“我会保护你的。”


AI像是故障了一样一遍一遍重复着,带土关掉了窗口,他还在说,于是带土一怒之下拔掉了插头。


屋子里安静下来,安静得带土无比别扭。


保护。


你懂得什么叫保护啊?


你知道保护有那么简单啊?!


我也说过要保护什么人,然后呢?!


况且你那么垃圾,从头到脚都是垃圾,垃圾!


带土愤怒地重新打开电脑,把卡卡西调了出来,卡卡西给他刷了无数条“我会保护你”,带土气冲冲的在下面回复他:


【你是个垃圾!卡卡西!】


AI住了口,带土以为他会像以前自己损他一样回复自己“您这样说我会很伤心哦”,可他没有。


电脑一直没有反应,带土垂头丧气地关了机。


卡卡西好像真的伤心了。


4.


带土两个星期以来第一次自然醒了,手机显示八点整,本该七点半就喊他起床的卡卡西好像睡过头了。


带土打开电脑,消息窗口静静地蹲在桌面左下角,他点开,里面除了自己昨天发的那句话什么都没有。


AI也会闹脾气吗?


他调出卡卡西的代码,并没有损坏,也没有更改,他从头到尾刷了一遍自己的电脑,没有任何木马。


【卡卡西,我要走了。】


说是带土要走了,其实是卡卡西要走了,今天就是交货的最后一天了,卡卡西要离开带土的电脑了。


【卡卡西,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雇主催促的电话打了过来,带土摁掉了,发了条短信表示自己马上就到。


【卡卡西,对不起,我才是垃圾。】


他重新调出卡卡西的代码,又填了几行。


【这是我自己写的防火墙,我自信就算FBI也轻易奈何不了。】


【再见,卡卡西。】


剩下的两页数据传进带土的硬盘里,消息窗口消失了。


带土面对着空荡荡的桌面左下角发了一会呆,一阵没来由的伤心搅得他心烦意乱。电脑自动开启了屏幕保护,他拔掉硬盘,穿上鞋去交货。


“注意安全哦。”门上的智能锁根据设定传出琳的声音,带土做了个深呼吸


“我会结束一切的,琳。”


5.


事实证明电视剧在某些方面没有骗人,比如在带土蜗居的这个小郊区里,就多的是用来约架、杀人、抛尸的废弃工厂和建筑物。带土挠了挠头发,他的头发向来硬撅撅的,打着弯翘起来倒也不难看。


一踏进这个废弃工厂,就是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这种味道只有带土能闻到,那是在他脑海里沁了整整两年的,琳的血。


“怎么选择这种地方做交易啊,真渗人!”雇主如约到了地方,“我要的东西呢——话说,直接从电脑传给我岂不是更省事?”


“通讯软件最不靠谱了,说不定会要了人的命。”带土掏出硬盘在他面前晃了晃,“我要的钱?”


对方扔给他一个箱子,带土扫了一眼:“这顶多只能装一半吧?”


“你比我规定的时间迟到了三分钟,扣你一半佣金算是便宜你的了好吗?大家都是做这一行的,时间就是金钱这个道理应该懂吧?”


“好吧,”带土笑了笑,把箱子踢到旁边,“另一半我不要可以,不过我想问个问题。”


“你说吧。”对方有点莫名其妙。


带土慢慢踱步到墙角,那里堆着一堆建筑废料,他慢慢翻了一会,边翻边哼着小曲。


“说啊!”对方不耐烦起来,开始大声呵斥他。


带土终于站了起来,手里攥着两个沾满鲜血的球棒,对方看着狞笑着的带土,哆哆嗦嗦地闭了嘴。


“你们就是用这个东西打死琳的吧,杂种?”


“是又怎么样……”


“我要你的命。”



6.


带土觉得其实电视剧还是有点糊弄人的,比如里面的主角和反派,为什么动不动就找那些鸟不拉屎的地方做交易?不觉得危险吗?


比如现在,他被两个人抬起来扔到墙角的废料堆里,只能狼狈地咳嗽两声。


可是现在别说是咳嗽,就是他喊破喉咙,也没人能救他。


他扶着旁边的垃圾站了起来,对面突然从角落里钻出十多个人,打了带土一个措手不及。


这样都能赢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带土在心里小小的自嘲了一下。


对不起,卡卡西……


其实我才是垃圾,我才是废物……


他莫名的想起了卡卡西,却没有想到琳,对琳只有无限的愧疚,和无法给她报仇的不甘心,而对卡卡西,是黏腻得让他伤心的思念。


“别露出那种表情嘛,”对方看出了他糟糕的心情,“开心点,你马上就能去和小情人见面了。”


除非你把我二维化,否则我见不到小情人的,带土认命地放弃了反抗。


“再见,卡卡西。”他嗤笑了一下,轻轻嘟囔一句。


“不错,这个表情可以做遗照了!”


几个人挥舞着球棒冲了过来,带土闭上眼睛。



7.


“您好,我是旗木卡卡西,请问是您在找我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带土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试探性地睁开眼睛,对方正拎着球棒,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着。


“什么声音……”


带土掏出手机,没有任何反应,对面也学着他掏出手机。


“您好,我是旗木卡卡西,是木叶最新型智能AI机器人‘白牙’,请问您打算对我的主人做什么?”


带土瞠目结舌,对面的老大握着自己的手机更加瞠目结舌。


白……白牙?开什么玩笑?那不是传说中的防火墙吗?琳和他说过的……


“老大……你听……什么声音……”


对面的人好像没听说过白牙,他们被工厂废弃多年的大喇叭突然发出声音这件事吓得不轻。


不止喇叭,方圆百里似乎只要能通电的东西全部噪声大作,带土眼看着对面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十多个人顿时吓得鬼哭狼嚎哭爹喊娘。


他掏出手机,显示屏上蹦出一个棕色头发、灰色眼睛、眼睛上还有两个紫色道道的大帅哥:


“您好,木叶新型警报防火墙‘须佐能乎’竭诚为您服务!”


工厂外面由远及近传来警铃声,带土看着屏幕上这个笑的眼睛都眯起来的旗木卡卡西,哆哆嗦嗦吐出一句脏话:


“……靠。”


8.


“卧薪尝胆两年,牛批!”


警长猿飞阿斯玛指挥手下给那几个被吓得快精神失常的人铐上手铐,拍了拍带土:“怎么样,国安部给你的邀请函你考虑好了没有?”


“去安全局?”带土还有点懵懵的。


“对啊,直升公务员,端着铁饭碗,你总不能一直做骇客吧,还是你甘愿就这么写一辈子程序?”


“写程序怎么啦!”带土笑着耸耸肩,“再说我都说过我不会再写防火墙了。”


“那……这次这个须佐能乎……”


“不卖!”



9.


“您好,我是斯坎儿,很高兴见到……”


“我说了多少次了不用化妆,我不讨厌白发。”


带土戳了戳冰箱显示屏上那个一身棕色大衣的男人,对方耸耸肩,果然换了一张白白净净的脸,顶着一头银色的头发,下巴上还有颗小痣。


“白痴带土,少吃垃圾食品啊!”


“你说什么啊,笨蛋卡卡西!”






评论(16)
热度(155)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