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四战后绝酱的一个寻常中午

白绝第一人称,没啥味道的糖啦哈哈





大家好,我叫白绝,今天也在作为四战战犯为五大国的灾后重建做着功不可没史无前例没我不行的卓越贡献。


今天六代目火影本来是让我休息一天的。因为昨天我去风之国帮忙重建的时候,那位长得有点小帅的小风影拜托我在他们砂隐种点树。我就仁慈地用孢子把他们村子围了起来,告诉他让守鹤每天去村子旁边走一圈,过不了几天就能养出树来了。


为此风之国人民对我的崇拜可以说是非常之炙热了,一尾守鹤更是扬言再见到我要给我好看,这也是六代目让我今天放假的主要原因。唉,粉丝多真的是没办法。


不过勤劳的我是不能休息的,因为与我同为四战战犯的阿土土(那个宇智波带土的小名)曾经揪着我的叶子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在了木叶分分钟会把他和那个大和两个木遁忍者榨干。
 

不过看他气急败坏的表情,榨干他似乎并不是最让他气愤的。本着对这个问题的探究,我今天早上偷偷去工地看了看。


也没什么嘛,无非就是六代目火影笑眯眯地走近他们然后拍了拍他们两个的肩膀说:“今天白绝不能露面,要多辛苦一下了天藏……你也给我老老实实干活,宇智波带土。”
 
 
嗯……


土土,绝绝对不起你。


不过我觉得这个六代目一定是因为当上火影所以嚣张起来了,他之前四战的时候还一口一个“带土”或者“英雄”的跟在我们土土后面讨好他呢,这会子就摆出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给谁看!


总觉得好生气哦!可是善良的我是不可以用自己的身份去当着那么多木叶村淳朴居民的面揭露他们的村长怎么怎么样的,所以我决定让土土去跟那位卡卡西火影谈一谈。


“我不能那样。”土土在往嘴里扒饭的间隙跟我说。


为什么不能那样!看我们土土都被折磨成什么鬼样子了!脸上的疤都深了!


“……他能让我待在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能再给他添麻烦。”


他说着放下了空饭盒。土土用那独属于宇智波的深邃黑瞳注视着远方旗木卡卡西的背影,他的目光凝重而又深情,表达爱意的同时又流露出痛苦的挣扎。我知道他一定是因为卡卡西被木叶高层束缚着,不能跟他有太多交流而痛苦。善良的我,对土土的痛苦感同身受。接着,他扬起头,打了个嘹亮的饱嗝。


“憋死我了,可算是打出来了。”他说,然后他的目光就又被卡卡西引走了。


远方的卡卡西好像在和大和,还有那个鼻子上有道疤的那个男的……叫什么来着,卡鲁伊?哦伊鲁卡,说着什么,不时地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土土哼哼了几声,然后往旁边的草地上吐了什么。


“土土,那是牙吗?”我问。


“……不是,那是刚刚不小心吃到的鸡骨头。”他回答。


善良的我决定安慰这个倔强的男人:“不要伤心啊,他们根本比不上你,那个大和身上有初代细胞!是个杂种!”


“……”


“……我是说那个伊鲁卡鼻子上有条疤,哈哈有疤多难看啊!”


“……”


他听完我的话似乎宽慰了许多,眼白都露出来了。远处的六代目火影看见他这幅开心的样子,好像决定在他心情好的时候过来跟他搭话。


周围那群顾问也感受到了他的意图,各种各样的目光向我们席卷而来。土土被盯得害羞地“啧”了一声,温柔地嘱咐我一会卡卡西来了的话哪凉快哪待着去,顺便在那些顾问脚底下照惯例埋好藤蔓不要吱声。


我向来对土土的话言听计从,乖乖埋好那些用来绊人的藤蔓。


但这是不够的,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每天盯着土土的行为的不满。于是我从地底钻了过去,恶狠狠地冲着他们耳朵说:“你们以为我会告诉你们脚下有藤蔓么?”


我不多嘴,毕竟我不是黑绝那种毒舌。


哦不提起他我都忘了,黑绝走的第……一百多天吧,想他。


六代目火影走了过来,我听着土土的话去了一个凉快的地方……话说,这里是垃圾场吗难道?


六代目火影是个相当了得的忍者。人家从前做暗部的时候,冷血卡卡西这名号的热度还差点把我费好大力气传出去的写轮眼卡卡西的热度盖下去呢!高端忍者总是擅长隐藏自己的,于是他很自然的跟土土搭话:“这个饭盒你还吃吗?你不吃我吃了。”


“哦,那我帮你一起吃吧,你一个人拿不动。”土土的隐藏实力也是不遑多让的,他们一人拎着饭盒的一个边向垃圾场的方向走来。


顾问们被他们高端的演技欺骗,翻了个白眼就没再理他们了……哈哈转寝小春被绊倒啦哈哈哈……诶?那个树枝不是我埋的,感觉跟土土的木遁有点像诶……算了不多想了,我要把注意力放在土土身上。


他们两个一人拎着饭盒的一边久久没有放下,我突然就感到了莫名的伤感,那些可恶的顾问和他们当年的种种,就像是阻挡在他们两个之间的空饭盒一样让人痛心。
 
 
“……你怎么不扔啊,卡卡西。”过了一会,土土深沉的开口。


“扔上去的话看起来不平,等我找个好角度。”卡卡西回答说。


然后他们深沉地找了个好角度把饭盒摆了上去,土土又露出那种翻着白眼的开心表情。


卡卡西习惯性地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袋红豆糕递给土土,土土感动地说:“你现在还把我当死人每天上供啊?”


卡卡西深情地回答:“不吃滚。”


土土感动地选择了吃,他们就坐在垃圾场边,土土细细地咀嚼着,卡卡西在旁边静静地陪着他,我相信爱人送的食物土土吃着一定觉得很好吃。


“……在这里吃东西总觉得有点恶心。”土土幽默地开着玩笑。


“不吃滚。”卡卡西被逗乐。


他们两个一个吃着一个看着,这景色美得没话说,卡卡西说:“今天水户门炎过来告诉我,以后想跟你讲话尽管讲,他们也没想象中那么迂腐。”
 
 
土土明显被感动到了:“是是是,他们没迂腐到不让两个男人在一起说几句话的程度。”


“你这个人啊……”


卡卡西揉了揉额头:“昨天白绝从风之国把我爱罗的同意书带回来了,风影带头答应让你留在木叶赎罪……”


“真好。”带土说。


“……不过白绝说他忘了放在哪个孢子身上了,要找到的话估计得半年吧。”


“……哦。”
 
 
我在暗处羞红了脸,深藏功与名。


“要是琳还在……就好了,”卡卡西说,“我们以前也经常这样一起吃便当吧。”


“嗯,是啊,”土土说,“你总是最快吃完,我不服气,每次都跟你比,结果每次都呛到,哈哈。”


“结果你现在也吃得比我慢啊,吊车尾的。”卡卡西说,“真想知道琳长大了……会长什么样子。”
 
 
“会蛮漂亮的吧,会变成个温柔的邻家小姑娘,”土土说,“也许这个时候就会像红一样,领着家里的小鬼,教他叫我们两个叔叔。”


“嫁给一个像阿斯玛那样的好男人吗?”卡卡西说。


“抽烟的就算了吧。”


“那还是嫁给你最靠谱了,”卡卡西抬起头,“毕竟不看这次四战,你也是个好男人。”


“说什么呢,”土土敲了他后脑勺一下,“别瞎扯。”


“你老是瞎想卡卡西,”土土接着说,“我跟你在一起之前刷琳,那是之前,现在跟你在一起就是跟你在一起了,你认为我是那种会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的男人吗?”


“……真是很可以的逻辑啊带土,难道你喜欢我是从和我在一起开始的吗?”卡卡西问。


“没有啊,之前是因为要刺激你,让你说心里话,所以才刷琳。”土土回答。


“……真是厚颜无耻的发言啊带土……”卡卡西说。


“嘿嘿,那不是很有用嘛,”土土说,“能让你亲口说‘我是你的光’啥的。”


“……不准再提了。”卡卡西敲了他后脑勺一下。


“好啦,好啦,”土土说,“对了,我这两天和那个叫大和的盖了一个离火影办公室很近的小区,带小花园那种,我们以后住在那里吧?”


“好啊,”卡卡西说,“我买得起。”


“我也有钱,”土土说,“别看我这样,当年角都那些小金库可都在我的神威里!”


“好啊,”卡卡西笑了几声,“不过你也别只想着我们两个啊。”


“重建要一步一步来嘛。”土土说。


“昨天你说想吃甘栗甘的丸子,我给你买了,”卡卡西说,“在家里放着呢,回去热给你吃。”


“我说的焦糖口味的呢?”土土说。


“没货了,不过我买了焦糖,回去熬糖浆蘸着吃。”卡卡西说。


“好诶!说不定会更好吃!”土土说。


“昨天让你研究的鱼汤研究明白了?”卡卡西问。


“哦对明白了!等着回家带土大人给你露一手!”土土回答。


正午的阳光照射在他们的脸上,土土很快吃完了那盒红豆糕,卡卡西陪他一起站了起来,我知道他们就要分开了,希望土土不要那么伤心。


“哦对了带土,今天累吗?”卡卡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


“不算累,”土土安慰地冲他笑了起来,“放心,不是说我帮助灾后重建就算是将功折罪吗,我会努力的!”


“对不起,”卡卡西拍了下他的肩膀,“如果你不喜欢……”


“我没有,”土土打断了卡卡西带着哭腔的声音,“现在这样我很满意。”


“哦,”卡卡西被安慰到,恢复到了平常的温和声线,“那今天绊倒小春大人的那个树枝一定不是你埋的了对吗?”


“……”土土看起来有点紧张,冷汗一直在冒。


傻土土啊!真是的!都这个时候了不要再为我掩饰了!你这孩子就是傻得让人心疼啊!


我不能让土土一个人承担这些痛苦!于是我大义凛然地站了出来:“那不是土土让我埋的!是我自己埋的!”


卡卡西似乎相信了我的话,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知道他一定是生了我的气,于是善良的土土回头看了我一眼就赶紧追了上去替我辩解:“不不不卡卡西听我说啊……”


唉,这个傻孩子。我叹了口气,话说背后这股凉气哪里来的?


“好啊你果然在这里!”哦,原来是那个崇拜我的守鹤,“别给我跑!你给我去围着砂隐跑一年试试看!”


唉,守鹤宝宝也真是的,我毕竟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这种邀约怎么可以轻易接受呢!于是我捂着脸跑开了,在我钻进地底的同时听见了他在后面哀求一样的喊着:“给我回来!砂瀑层大葬!”


嗯……土土和大和建了两天的那个小区哪去了?算了不管他,反正土土不回据点住。至于他住在哪,我不能说,因为四战战犯住在火影家这件事,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谢谢大家,我叫白绝,今天也在作为四战战犯为五大国的灾后重建做着功不可没史无前例没我不行的卓越贡献。

评论(29)
热度(191)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