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末日之光

小刀几毫米而且不好吃,大家见谅……





“成功了?”

宇智波带土在一片柔和的光芒中醒来,四个火影已经解除了秽土转生,尘屑正一片一片的从他们身上剥离开来。

“你以为呢,”宇智波斑背对着他说到,他抱着臂站着,正对着初代火影。

“我赢了。”他说,不知道是对带土说的,还是对已经没了意识的初代目说的,反正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开心的意思。

“……算了,”带土打算忘记自己当时反水的做法,“你也让我中一下这个幻术吧。”

“你不想活了?”

“不想。”


斑还是没有面对他,不过看肘部动作应该是结了个印,于是带土重新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他还是在那一片寂静的光芒里。

“秽土转生解除得真快,”宇智波斑还是背对着他,面前是干瘪的四只白绝,“我话还没说完。”

“……怎么回事?”带土对他那些碎碎念不感兴趣,“我不是应该已经中了幻术了?”

“你是啊,”斑幽幽回答,“你中了。”

“那这是怎么回事?”带土又站了起来,“你不要耍我!”

“没耍你,”斑重新抬起手,“要不再试一下。”

于是带土重新醒了过来,映入他眼帘的还是那一片白光。

“……什么啊?”带土爬起来从后面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斑的肩膀,“你是不是因为之前我反水所以整我?”

“都说了你已经中了。”

“可这不是我想要的!”

“你想要的?”斑并没有因为带土的坏语气而发怒,“你不是想要一个‘没有失败者,英雄不必在墓碑前哭泣’的世界吗?”

“是啊……”

“这不就是了。”

带土环视四周,神树蜿蜒生长着,却并没有对环境造成什么改变。除了被他和斑用尾兽玉砸出来的陨石坑之外,其他的几乎没什么变化。

“……算了。”他冲斑伸出手,“有没有苦无?”

斑扔给他一把。

他随手把身边的一个“腊肠”割了下来,划开上面的神树皮,里面是个棕色头发的女忍者。

他往旁边走了几步,又试了几个。

“卡卡西呢?”他有些失望地问斑。

“我怎么知道。”

带土也没有为难他,斑伫立在那里,像一块墓碑一样,面前摊着秽土初代目用的白绝。带土不屑的撇撇嘴,继续往前走去。

他机械地用苦无在每个腊肠上划着,每张脸他都不认识,或者说他都似曾相识,不过这些脸无一例外的都带着笑容,他们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变成了轮回眼形状的眼珠里没了神采,同时微微张开嘴咧着嘴角,看着有些恐怖。

没有卡卡西的脸。

他下意识的往前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到处堆着木材的地方。

“这是木叶吗……”他依稀记得当时被长门的超神罗天征轰得面目全非的木叶的模样。他摸了摸周围的新房子,上面还能摸得出有些扎手的木屑。

他尝试性地推开一扇门,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套临时的生活用品,外加几套衣服。

……倒不如当时别让长门毁得这么彻底。他挨家挨户地找着,每一间小木屋里面的陈设都大同小异。

他要找的屋子应该还挺特别的。他边推门边想,有的人家还泡着脏衣服,有的人家里还有冒着热气的饭锅。

不能后悔。他别过头,轻轻带上门。

面前的屋子里整齐地捆着三本亲热天堂,屋子旁边是一块断成三节的石碑,他抬起头,神树树枝从战场伸到石碑上面,上面吊着一个孤零零的人。

他攀着树枝跳了上去,用苦无划开上面的树皮。

一张戴着面罩的脸露了出来。

接着带土晕了过去。

“怎……怎么回事?”带土从地上爬了起来。

“什么怎么回事?”背对着他的斑回答,“不就是你看到的。”

“可是……”带土掐了自己一把,“怎么这样一遍一遍的……你真的让我中了无限月读?该不会是伊邪那美吧?!”

斑没有回答,带土也自知理亏地闭上了嘴。

斑哪里还有什么写轮眼可以施展伊邪那美。

“我要走了。”他按照记忆里的方向跑了过去,卡卡西就吊在慰灵碑遗址前,他三下两下就跑到了,拿出苦无割开了封着卡卡西的树皮。

他并没有睁着眼睛,和其他被挂起来的人不一样,面罩下的嘴也是柔和的轻轻闭着,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一样,并不像是中了什么幻术。

“卡卡西?”他尝试着叫了一声。

卡卡西缓缓睁开眼睛。

于是宇智波带土又晕了过去。

“你还在这里……”带土看了一眼面前斑的背影放弃了和他搭话的想法,提着苦无飞奔到慰灵碑前。

“卡卡西。”他划开树皮的时候顺便把那张面罩摘了下来。

卡卡西睁开了眼睛,神树的树皮在他的脑袋周围张牙舞爪的,看起来就像是他留了长发。

于是带土索性把他身上的树皮都摘了下来,睁开了眼睛的卡卡西颓然跌落到地上,像一具尸体。

“卡卡西!”他向下俯冲,想扶起这个明明是睁着眼睛的人。

却又晕了过去。

“你到底想要什么呢,”带土再次醒来的时候斑先跟他搭话,“一次一次的。”

“我想要的就是我想要的啊。”他重新站了起来,“没空跟你讲话。”

他又跑到那个熟悉的地方,把卡卡西放了下来,抱进慰灵碑旁边他的小木屋里,轻轻唤了他一声。

“带土?”睁开了眼睛的卡卡西问到。

“是我。”

“这是怎么回事?”卡卡西环视四周,带土想开口跟他解释:我发动了四战,这是无限月读。看着那双眼睛却又不太敢说。

于是他又没了意识。

“这可不太好,”斑还是背对着再次醒来的带土,“你想要什么,总要想好才行吧。”

“我只想要一个没有失败者没有眼泪的世界啊,”带土爬起来准备走了,“这很简单啊。”

“不,”斑叫住了他,“不是这样的。”

“什么意思?”

“仔细想想,你是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来过呢?”斑的语气飘飘乎乎的,“你不满意之前的无限月读,不满意之前卡卡西睡着一样的脸,不满意他醒来时映不出你倒影的瞳孔,不满意他尸体一样的姿态,不满意他怀疑你的样子,”斑如数家珍,“总之你总是不满意的,你到底要什么呢?”

倒的确,他每一次都是在纠结心情产生的下一秒失去意识。

“可是这里难道就不能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吗?”带土问到,“我想恢复到小时候。”

“不对,”斑果断的否认了他,“你不是那样想的。”

“你怎么知道?”带土反问。

“因为你已经把过去全盘否决了。无论是这个幻术还是你本身,都和你的过去无关了,你只能创造未来。”

带土没有做声,他好像真的说过类似的话。

“我想……和同伴们,”他喃喃自语,“琳……卡卡西……”

“你哪里有什么同伴。”斑打断了他的话。

“我说过要创造一个有琳有卡卡西的世界,我的无限月读不会和他们无关的!”带土反击。

“是啊,”斑点点头,“那不就是。”

斑抬起手指了指周围摊在地上的“人”。

带土瞪大眼睛顺着斑的手环视着,四周横七竖八的倒着他放下来的“人”,那些脸,都来自同一个人。

“……琳,”他爬到最近的“人”身边,那张挂着棕发的,贴着紫色胶布的诡异笑脸,赫然就是琳的脸。

“……琳!”他带着哭腔向四周爬去,全部都是一样的,每一个人都是琳,她们都笑着,笑得僵硬无比,大大的眼睛里没有光。

这些琳让他害怕,他一边摇头一边连滚带爬地站起来,向一个熟悉的方向跑去。

“卡卡西——!”他一边跑一边喊。

就快到了,他胡乱拨开那些会撞到他脑袋的琳,像是躲着瘟疫一样,我马上就会看到那个卡卡西,然后我把那些树皮拆掉,他就会睁开眼睛看我。

他跑到慰灵碑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熟练地割断吊着卡卡西的树枝,他把那个被包裹着的人抱进屋里。

卡卡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带土拍了拍他的脸,随后探了一下他的脉搏。

这是具尸体。

一具不会再因为带土的行为而痛苦,不会再在墓碑前流泪的尸体。

带土跌坐在地上,晕了过去。

“你又不满意了,”斑背对着他,“到底是什么?”

带土也无法回答,他觉得自己想要的很简单,无非就是个关系像以前一样的水门班而已。

“琳,卡卡西,”他低着头说,“琳,卡卡西……我想要琳和卡卡西。”

斑挥了挥手,神树缓缓收起了枝桠,里面包裹着的“人”一个一个地掉了出来。

“都是你的。”他说。

“不不不!”带土捂住眼睛,琳的笑脸让他恐惧,“不是他们!

“不是他们?”

神树的树枝再次向下伸去,拾起地上的琳重新包裹起来,他望着那些缓缓被缠住的脸,不停地摇着头。

“等等……”

他一骨碌爬了起来,向着那个方向跑去,神树的动作不紧不慢的,每一条树枝都给他让路。

“等等我——!”

他大声喊着,慰灵碑旁那个孤零零的树枝正向卡卡西身边延伸。

“卡卡西——!”

他越跑越快,神树的动作却慢得很,四周一片死寂,他的脚步声无比清晰。

我赶上了。

我赶上了!

卡卡西的身影明明近在咫尺,神树的树枝也离他越来越近,带土却无论怎么跑都无法跑到他身边。

“卡卡西——!”带土拼命加快速度,卡卡西就在那里,神树就要缠住他了。

树枝垂下来的那一刻,他不顾一切的往前扑去。

神树的树枝紧紧缠了上来,他满意地抱紧了怀里的人。

“这样你就满意了啊?”

带土闻声回过头,是宇智波斑的声音。

他望着斑的脸,那张脸无比苍老,两个眼眶也空荡荡的。

“你不也是。”

带土搂着怀里的卡卡西蹭了蹭,神树的树枝毫不留情地勒住了他的脖子,带土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带土只是想赶上#

#斑不想要那双永恒万花筒,还有那些柱间细胞#

评论(9)
热度(64)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