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五件套和他们的cp们】那些年的女孩子们

[涉雷:因为是原著向的关系,所以会出现水户,琳,小樱(真传人物泉也会出现)……大约有个不好的梗叫做同妻]

[涉及cp: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排名不分先后)]

  

①柱斑
  
  
【水户】
  
“我不想联姻。”

漩涡水户把头磕在自己的手背上,几乎要哭出来。

“乖水户……”父亲走下来轻轻扶起她,“女孩子还是应该走出去的,总是待在家里的话……可惜了你。”

想当年,是木叶先来找涡之国联姻的。而极力反对这种合作方法的水户,最终还是听话的换上了那身不方便的白无垢,坐上了由火之国派来的车马。

这大概就是一切不顺利的开端。
  
本以为只要安安静静坐在马车上就可以按部就班地和初代火影结婚,谁知路上遇到了他国埋伏。等到水户提着两把苦无,套着破破烂烂的吉服,带着满身还没完全退去的杀意站在前来迎亲的队伍面前时,领头的两个男子着实被她吓到了。
  
其中一个白头发的人赶忙去询问出了什么事,另一个黑发男人慢慢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那个人的眼睛是红色的,比她的头发还红。
  
“那个家伙,倒是娶了个有趣的女人啊……”
  
红眼男人叫斑,宇智波斑。
  
她的丈夫千手柱间在婚礼之后郑重地向她道了歉,说是自己因为身体抱恙没能亲自去迎接她,只能等在这里,没想到会出那样的事。
  
倒的确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
  
柱间并不像一般的丈夫一样拘束她,水户有很多很多空余时间,她可以做很多事,比如修行,比如逛街,比如偷偷跟着她的丈夫,去看看他通常都去什么地方。
  
她常常见他和斑在一起。
  
还未知人事就为人妻的水户对于感情还很懵懂,她常盯着柱间和斑看。
  
他们貌似就很懂。
  
她见过柱间和斑在南贺川旁边你来我往地斗了几个回合后,再筋疲力尽倒下的样子,那时他们两个的表情大概就是最真实的。
  
“最近你倒是很忙啊……”
  
“很忙的不该是你么?”
  
斑反问道:“有了妻子的人不该很忙吗?”
  
“水户……她没有,”柱间含糊不清地敷衍过去,“你忙得没时间跟我聊天了。”
  
“有什么好聊的。”
  
“我们当年坐在山崖上就有很多好聊的啊。”
  
“那是小鬼才有那么多话说,”斑不耐烦地摆摆手,“柱间,你别再这么幼稚了。”
  
“……幼稚?”柱间坐了起来,水户看不到他的脸了,“你说什么幼稚?”
  
“当年的我们,还有现在的你,”斑别过头,“你有家庭了,别再这么婆婆妈妈的。”
  
“你也有家啊,木叶就是我们的家啊,”柱间看起来很着急,“我们……我们是家人。”
  
“是你的家,不是我的,”斑索性站了起来,“泉奈死之后,我就没有家了。”
  
“不是……”
  
“别烦我,”斑整理了一下衣物准备离开,“你可别想做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让我瞧不起你。”
  
水户就站在远处的大树后面,在那里待了很久很久。来的这几天让她对柱间和斑的曾经多少有了些了解,她开始明白,从前那些女孩子谈到他们的时候那些啊啊啊啊啊,指的是什么了。
  
她的出现貌似给了斑不小的影响。
  
她本打算向柱间提出离开他们,以木叶村普通忍者的身份定居在此,却在想找宇智波斑谈谈的时候,被告知对方已经闭门谢客。
  
木叶村的谁都不见。
  
她依旧跟着柱间,想通过他找到斑,最后她找到了,在终末之谷。
  
他们招招夺命,毫不留情。水户站在那里,明知最后会变成悲剧,却不敢插手。
  
没人能插手。
  
斑死了,倒在了地上,胸前插着柱间刀鞘里的刀,那是柱间亲自捅进去的,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在不相信什么似的。
  
是什么呢?
  
而柱间的话,像是在对他解释:你明知我会杀了你……
  
水户摇摇头,不打算继续想,这一次她没有待下去,抹了抹眼泪就走了。
  
千手柱间不久后就死了,没有得什么病,他死在了影岩上。
  
水户和扉间把他满脸胡茬的尸体送进墓地的时候,她愣了一下。
  
“斑埋在哪?”扉间摇摇头。
  
水户没有再做声,她想九喇嘛大概很闲,随时随地要陪他聊聊。
  
水户此生,没能爱上过什么人。
  
多年以后,她要跟九喇嘛说再见了的时候,她搂着涡之国的长发女孩,认真地完成这最后一次谈话。
  
“爱情……是什么样的?”小女孩有些害羞。
  
“你认为呢?”
  
“大概是找到了一栋喜欢的小房子的归属感吧?”
  
“归属感啊……”水户仰起头,“我曾经见过……”
  
我曾见过一个旅人,他在森林里遇到了大暴雪,他拼尽全力地挣扎,气喘吁吁地,最后找到了一个小房子,安心地住了进去。
  
可他不久之后不再快乐了,这个房子虽好,却无法再让他安心了。
  
因为他所留恋的,其实是,那天的暴风雪啊……

【观后感】

带土:我在天国见过这位夫人,建议无关人士快跑,以免血光之灾!

止鼬:多谢小叔叔提醒。

鸣佐:多谢小叔叔提醒(的说)!(佐助:鸣人你瞎叫什么!)

柱间:水,水户……

斑:……你们聊我走了。

水户:说吧,谁在刷我?(杀气腾腾)
  
  
  
②鸣佐
  
  
【小樱】

小樱对鸣人和佐助产生好奇心,是从他们的第一个吻开始的。

以前也听说过有个和她同龄的男孩,每次见到佐助两个人都会互瞪好久,只不过没想到是鸣人。

她望着被鹿丸推了一把撞在佐助嘴上的鸣人,还有那个被吻了一下虽然捂着脖子呕吐却微微脸红的佐助,有些费解。

鸣人真讨厌。

小樱持续关注鸣人和佐助,是因为他们被分在了一个班级。

鸣人总是能霸占佐助的目光,虽然那种目光不是嫌弃就是鄙视,但不得不说,佐助是会看着他的,大概是因为男孩子都有好胜心吗?

可明明自己才是比较出类拔萃的一个吧?小樱望着自己平坦的胸脯,有些气恼的从树下走到树上。

怎么不来问我呢!

后来她就没再有过这类不服气的想法了,因为事实证明自己是有点高分低能的,和从零开始瞬间成长的鸣人不同,她似乎一直都是那个平平凡凡的好学生。

鸣人总是能明白佐助的想法,佐助总是能看出鸣人的心思,他们的配合很默契。

鸣人真讨厌。

小樱继续望着鸣人和佐助,是因为他们要一起参加中忍考试,而她进了那个传说中的死亡森林之后就多多少少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很无辜地被牵扯进了什么事里。

大蛇丸……为什么历史书上不多介绍一点他呢。

鸣人惊动了九尾,真的变成了一个能独当一面的男孩了。在佐助束手无策满头冷汗的时候,她冲他喊了鸣人的名字。

你那么在意他,一定会有所反应吧。

果然,佐助也在瞬间冷静了下来,他们两个都可以独当一面了。

等着瞧吧,下一次,下一次一定会轮到我的。

哼,鸣人真讨厌。

大蛇丸来了,砂隐来了,大蛇丸,要把佐助带走了。

鸣人说什么都不相信佐助要走了这件事,他执拗的认为佐助不会这么做。

而佐助真的就这么做了。

小樱站在佐助背后,哭得肝肠寸断,语无伦次,她拼命地说着,佐助不说话,她就努力地说努力地跟他讲他们在一起那些快乐的日子。

你一定会被打动的……我和鸣人一样,也是你的同学啊。

我也一样爱你啊,喜欢的不得了,我愿意陪你,你能让我陪你吗。

后来被佐助打晕只能拜托鸣人的小樱,望着鸣人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想着,

我想去陪他,而鸣人想带他回来,我果然和鸣人对他的感情不一样吧。

鸣人,真讨厌。

佐助没能被追回来,鸣人去和自来也大人修行了,小樱找上了纲手大人,无论如何都要做她的弟子。

无论如何我都要变强。

等她已经变成一个足以独当一面的忍者,陪着修行回来的鸣人和新来的佐井大和队长一起出任务时,偶尔还会望着佐井想入非非。

要是佐助在,他和鸣人一定会更默契些吧。

现在还说要和我约会,鸣人真讨厌。

小樱又能看到鸣人和佐助了,因为四战的时候,佐助回来了。他和鸣人打了一架,他终于回家了。战场上的佐助飒爽英姿,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真好看。

佐助已经道歉了。

小樱望着被木叶捆着封印符咒,眼睛上死死勒着一圈胶布的宇智波佐助,有点不想跟他说话。

你是谁啊?

彼时的鸣人就在木叶,在村子里帮忙重建,每天忙得热火朝天的,就像不知道累一样。

卡卡西老师说鸣人帮忙求了情。

她望着满脸汗水的鸣人,同样不想跟他说话。

你又是谁啊?

佐助和鸣人都讨厌。

小樱嫁给了佐助。

为什么不呢,这个男人温柔,优秀,是所有人心中的男神,况且他已经懂得尊敬她了,这总归是件好事。

小樱叹了口气。

她依旧能看见佐助和鸣人,看他们两个彼此深深地望对方一眼,又别过头去冲自己的家人,喜笑颜开。

可是总觉得不该是这样的。

佐助和鸣人都讨厌。
  
“当年你爸爸很多人追呢,还有人跟他说过‘我不会做杀了你的英雄,我愿意和你一起死’这种话呢。”小樱冲佐良娜笑到。

“然后呢?”

“然后……无可奈何。”

“无可奈何是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他们永远地在一起了,却永远都不会在一起了。”

【观后感】

卡卡西:这位女士我同样见过,建议无关人员快跑,不然就不只是血光之灾的问题了……

止鼬:再次感谢前辈提醒。

斑:泉奈扉间过来我一个人抬不动柱间……

带土:你开须佐挡一下吧,他们俩现在不想讲话,我们两个人的须佐应该挡得住……

佐助:……加我一个三个一定能挡住。

鸣人:喂!佐助!还有我啊我说!小,小樱我……

小樱:呵,又想挂吊瓶了?(咔吧声)

③带卡
 

【琳】

琳觉得带土很容易异想天开的。

比如他想在火影岩上刻写轮眼跟风镜,比如他与卡卡西吹的千千万万的牛皮中的其中任何一句,比如他认为他喜欢自己。

“我跟你讲!琳!我会保护你的!赌上火影之名!因为我……嗯?你说我还不是火影?emmm……赌上我将来的火影之名,因为我……喂!笨蛋卡卡西不准嘲笑我!什么?!你说谁是吊车尾?!来战!!”

带土今天的告白,也毫不例外的是被卡卡西君,准确来说是被他自己打断了呢。琳坐在草地上笑着叹了口气,拿小本本记下来。

而且卡卡西今天也依旧很可爱。她望着主动扑过去却被打得嗷嗷直叫的带土想。

他们两个总是很可爱的。

琳永远是水门班里最清醒冷静的一个,就算是跟远离了带土之后重新变成冷酷boy的卡卡西相比,她也毫不逊色,这大概也是崇尚实力至上的卡卡西破天荒地不会觉得只会点医疗忍术的她拖后腿的理由。

“琳也不会像你这么烦人。”她还听见卡卡西这样对带土评价过自己。

所以,她认清了自己对卡卡西有些懵懂的憧憬,也无比珍惜自己与带土从小到大的感情,同时也察觉出了两个男孩中间那点不寻常的关系。

要发现呐,带土,还有卡卡西,你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可跟对我的不一样哦,我会一直看着你的带土,不要输给卡卡西哦!

琳望着越滚越远的两只团子,满意的掏出自己的便当吃了起来。

最近的水门老师好像有点忙呢。

当时的三个孩子,谁都没想到,等着他们的,会是那场血淋淋的三战。

带土临死前朝卡卡西投过去的目光,过分温柔了,以至于卡卡西本人都没能发现呢。琳摇了摇头,她亲手把带土的眼睛交给卡卡西。

“琳……交给你了。”

果然还是没开窍啊。

琳从此就成了卡卡西的专属医疗忍者,他们和凯打过配合,和阿斯玛打过配合,遇到危险的一瞬间,卡卡西永远会先把琳保护起来。

琳看得出,卡卡西有考虑娶她的问题。

要做点什么阻止他才行。

她没能想出办法,卡卡西百密一疏,她被雾隐的人劫走了。虽然后来卡卡西又将她救了出来,可是已经晚了。

察觉到体内的三尾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必须到此为止了。

对不起,卡卡西,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她想让自己露出一个笑容,卡卡西流泪了,她不想看到这样。

别哭,你才是那个痛苦的人啊……

血慢慢的流尽了,她闭上了眼睛。

要是带土还活着多好啊。

琳在天国吹了几年的风。

她找过带土,天国大得很,她为了找带土花了不小的力气,毕竟要是他们两个连死后都无法见面,那不就太不好了。

从来没有人见过带土。她只好把视线投向人间。

她看到有个面具男在她下来之前把她的贡品拿走了,那个面具男的面具是很眼熟的橘色。

……真过分啊,带土,你只拿自己那一份不行吗。

面具男就是带土,面具男发动战争了,面具男打算创造一个英雄不必在墓碑前哭泣的世界。

……真过分啊,带土,那你之前说什么为了我改变世界。

带土说琳是他唯一的光,卡卡西说你一直是我的光,带土问卡卡西为什么不站在他这边,他和鸣人有什么不一样。

……真过分啊,带土,站在你这边的只要是你唯一的光不就好了吗。

带土在半梦半醒之间说卡卡西,是你吗,卡卡西说要上了,我的英雄。

……真过分啊,带土,还有卡卡西……算了。

带土说你会是六代目火影,带土说你就待在这里吧,别太早过来,别打扰我和琳。

……真过分啊,带土……琳站起身拍拍裙子,准备去接他了。

带土上来之后说琳再等我一下我去找卡卡西。

……真过分……算了。

琳带着带土走了,她最后望了一眼依旧站在人世的卡卡西。

不,不该是这种茫然无措的眼神啊。

她看着走在前面一声不吭的人:“带土……”

“抱歉,琳,”带土背对着她,“我真的没法……看他去死。”

“这次就算了……”琳叹了口气。

“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要他陪你一起死啊。”

【观后感】

止水:这一次大概可以保证没有血光之灾吧?

鼬:毕竟琳桑应该已经习惯了。

佐助:……刚刚好险……鸣人?鸣人还有意识吗?

斑:把他跟柱间抬到一起去吧……

带土:……对不起。

卡卡西:不,不是你的错,感谢你和琳从未怪过我。

琳:……现在还在刷我是不是就有点过分了?

④止鼬

  
【泉】

泉并不认识谁叫宇智波止水。

毕竟她觉得宇智波都蛮排外的,老是打听这个打听那个,会让人讨厌。

不过她倒是认识宇智波鼬。

是个帅气的男孩子,有点冷酷却不冷漠,他曾经救过很多同级的甚至高年级的小混混,口碑很好。

虽然依旧有嫌他高傲的人看他不顺眼,也不乏有人从他延伸到宇智波都怎样怎样。

泉摇摇头,她倒不是个会被轻易影响的人。

所以她会鼓起勇气向自己很有好感的鼬搭话,虽然被无视了,但总算是让他对自己有了印象。

她也不是故意跟踪的,只是在宇智波驻地时常看到鼬和一个高一些的男孩走在一起,有的时候会看到他们两个互相切磋。

就当是在旁边虚心学习吧。她红着脸躲在树后,尽力去记住他们的一招一式。所幸他们似乎在讲话,动作还不算快。

毕竟我不会用写轮眼的话,动作太快我看了也没用。她想。

“你今天心不在焉吗?”高个子男孩在快要打中他的一瞬间收手,“发生什么事了?”

“你以后会结婚吧,止水”原来这个卷发男孩就叫止水,“你会找个女孩子吧。”

“这是怎么说?”止水哭笑不得似的停了下来,“发生什么事了?鼬?”

鼬没有讲话,于是止水托着下巴,一副思考的样子。

“我想想……”他不紧不慢地开口,“鼬今天被女孩子搭讪了?”

泉只能“腾”的一声红了脸,又向后退了几步,保证那两个人至少看不到她。

“算是,”鼬也红了脸,“一个女孩问我的名字。”

“说明小鼬很帅啊,这没什么。”止水耸了耸肩。

“没什么……看来止水你经常被女孩子搭讪了?”

鼬君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高兴呢。泉坐在地上拿出包里的零食边看边吃起来。总觉得自己一副妈妈看偶像剧时的做派。

“别看我这样嘛,还是很讨邻居大婶们喜欢的,”止水幽默地把话题盖过去,“所以小鼬不喜欢那个女孩?”

“做朋友也没什么。”泉吃着零食的嘴停了一下,随后只能无可奈何地继续吃起来。

真不知道如果你现在发现了我的话还愿不愿意跟我做朋友。

“我是不知道你怎么样,但是止水,”鼬的语气听起来很严肃又有点生气,“我要结婚的话,必须是找一个我喜欢的人。”

“比如呢?”

“比如理解我,关心我,即使我不说话,也能明白我的想法,从我的一举一动就能知道我做了什么……”

鼬停顿了一下:“不是那样的人,我为何要结婚呢。”

泉放下了零食,她觉得自己也有必要认真地听听这些话,并不为鼬,是为自己。

“你这样想是对的啊,”止水的语气低沉下来,“我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我不会随随便便和女孩结婚的,放心吧。”

“至少,要保护你,让你成长起来才行啊。”

泉有些开心地重新坐下来,重新拿起了零食,毕竟刚刚鼬的择偶标准其实对她一点帮助都没有。

毕竟这世界上,哪有第二个止水啊。

即使有,能跟他如此心意相通的,大概也只有鼬了。

真让人伤心啊。两年后回想起这两个宇智波的对话的泉仰天长叹了一声,小佐助排斥她大概是有原因的。

真希望那个止水也能被佐助狠狠嫌弃一下!泉有些坏心眼地诅咒了一把。

两年的时间,宇智波好像发生了些变化。

鼬进了暗部,泉去找过他。戴了面具的长发男孩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站在一堆高个子男人中间不免显得有些可怜,曾经每次都能将鼬捕获成功的三色团子,现在只能吸引他一瞬间的注意力了。

他似乎真的长大了,强迫自己长大了。

而止水还是那个样子,有的时候碰到她还会打个招呼,笑嘻嘻的,只不过眼神里多了点什么。

看不懂。她离开了暗部,重新执行起自己的任务。第二天还要准备去参加宇智波的集会呢。

第三天,她听说止水死了。

那个聪明绝顶的鼬的知己死了吗……她有些担心,倒不是担心那些骂鼬是凶手的谣言,而是担心鼬。

毕竟这世上,只有一个止水啊。

灭族之日来得无声无息,被面具男堵在巷子里的泉告诉自己,要准备赴死了。

下辈子,真希望自己也能有个止水一样的羁绊啊……

你说对吧……

“鼬……”

【观后感】

止水:……这是不是有点强行的意思呢?

鼬:我记得这号妹子,鼬真传里的。

带土:还不如改写那个宇智波申,那个是真鼬粉。

斑:比起那个申我还是更能接受这位泉姓宇智波……因为有个泉字。

卡卡西:就因为是真传里的妹子所以观后感里居然都不让人家出现的吗?过分!

佐助:把ooc人物写ooc了,估计也没脸见人家了吧……

⑤扉泉

扉间:……

泉奈:……

斑:……这是第多少次这个作者拿扉泉没办法了?泉奈拿小本本记下来。

止水:我来说句公道话,前几篇不写扉泉是作者的锅,唯独这个主题不写真的不是她的锅啊。

鼬:一个妹子都找不到呢……总不能把水户娘娘再拉出来遛一次吧。

柱间:……年轻人,说话要当心啊……

带土:那锅也甩不到小祖宗头上啊,人家英年早逝。

卡卡西:二代目也冤啊,毕竟技术宅。

泉奈:就是扉间的锅!老变态活那么久了不知道找个妹子!丢人不丢人!

扉间:屁啊!你个臭流氓肯定没少盯着女孩的胸看所以才没女朋友的吧!

泉奈:你!

佐助:别吵了祖宗,这次带你们玩了……

【泉奈和扉间】

众所周知宇智波泉奈是战国时期宇智波一族有名的激进派。人家超级有种,打得过要打打不过更要打。

而对比一下千手一族的二哥千手扉间也就算不得什么激进了,毕竟人家不但有种,还有原则。打得过要打打不过等我回去研究研究新术也要打实在打不过……实在打不过就算了吧,惜命。

通常大家管这种思想叫有脑。

千手二哥还是很有脑的,在对手不是宇智波激进派宇智波泉奈的情况下。

糟糕的是,他的对手经常是宇智波泉奈,尤其是他们的两位大哥一个大吼一声:“马达拉!”另一个大吼一声:“哈西拉马!”之后,他们两个就只能尴尬的自动匹配了。

“呵,又是你啊,千手扉间,”宇智波泉奈装出一副他什么都不知道这都是宿命安排的样子,“果然我们是命运安排的宿敌吗?”

我们大概是大哥安排的宿敌。扉间想这样回答,却因为对面已经开始耍帅了我怎能认输这种畸形的胜负欲恨恨地更改了一下:“废话少说,开战吧!”

“就等你这句话了!”于是两人乒乒乓乓的你来我往起来,bgm是他们的两个大哥隔着山谷此起彼伏的“马达拉!”“哈西拉马!”“马达拉……”

山谷下的族人们渐渐地放下了武器,谁都不想打了。

“你们说我们啥时候能结盟呢,”宇智波A盘腿坐在地上,掏出准备好的瓜子,“来来来,别客气。”

“谁知道啊,等两位族长结婚吧,”千手A接过瓜子,“话说你们猜猜两个族长谁上谁下?”

“什么族长啊!我萌斑泉!你都不知道斑大人对弟弟那是……”宇智波B说到。

“哈?你仔细往上面看看!我们扉泉党都懒得理你。”千手B指了指在半山腰一边结印一边嘴上不饶人拼命向对方扔黄段子的扉间和泉奈,不屑的冷笑了一下。

“啥?有人挑战我们柱扉?”宇智波C插话。

“柱斑在此,拆家来战!”千手C喊到。

“斑柱不介意陪你玩玩……”

“柱泉冷圈看着你们……”

山脚下的族人们撕起了cp,泉奈扉间闻声低下头。

“……他们在说什么?”

“……听不清。”

“说起来,你大哥真low,”泉奈在下面找不到槽点仰起头看着还在声波攻击的两位大哥,“都破音了还喊呢,听我哥声音多好听!”

我也觉得他很low。扉间想这样回答,不过对面已经开撕自己大哥了当然不能示弱:“你哥才是吧,弱,输出只能靠吼了?”

“屁!是你大哥先揪着我大哥喊起来的!”

“切!要不是你大哥一上来就挑我大哥打我才懒得做你对手!”

“明明是你大哥……”

“就是你大哥……”

两人在到底谁大哥这个话题上撕得你来我往杀气腾腾,山脚下离他们近的族人们不由得跟着抖腿。

“哼,你除了大哥还有什么,你有妹子么?”

宇智波泉奈机智地选了一个扉间的弱点戳,这白毛每天不是在研究室就是在研究搞事,应该不会有妹子看上他。

“……”扉间明显一愣,“你有了?”

“……我,当然有了,”没想到被反将一军,泉奈赶紧顺嘴胡诌,“白皮肤白头发,又白又美——比你白多了!”

“呵,我也有啊,”扉间也不能示弱,“不过是个黑头发,比你的头发黑,谁像你是个杂毛!”

“你……真的有?”泉奈也愣住了,不过瞬间他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你才杂毛呢!我女朋友研究做的超级好,不用像你一样每天泡在实验室!”

“……我女朋友的炸毛还没有静电呢!”

“我女朋友脸上的疤比你好看!”

“我女朋友……”

这场战争以族人们再没瓜子可磕的结局结束了。

战争结果是,泉奈和扉间发现了对方有了女朋友。

第二次的战斗,他们谁都没手软,第三次,泉奈被扉间刺中腹部,回家之后就死了。

扉间去看了看他的葬礼。

没有什么白发搞研究的女孩。

他跑回了家,开始研究新忍术,无论如何要再见他一面。

我也没有女朋友,我骗你的。

【观后感】

斑:咳,原著向,be是必然的,泉奈把刀收起来。

柱间:emmm,扉间你也把刀收起来。

带土:战国时期撕cp就这么严重了吗?

卡卡西:创设组城会玩啊。

鼬:柱泉?以前没想过,这个……

止水:咳小鼬,我打得过小祖宗打不过斑,你小点声。

鸣人:柱泉?我记得以前看小樱雏田她们看过这个本子……

佐助:……看在他刚醒的份上,饶了他吧小祖宗。

 

评论(18)
热度(256)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