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不换头像了!

  七灯君  

【带卡】科教不只能兴国

本来……想写水香的……

he,请放心食用!(老了老了)


“所以说!为什么非要是我呢!小……老哥!”

水月很慌,非常慌,堂堂六代目火影居然亲自光临他这个藏在深山老林里的小据点,让他有点惶恐。

而且他身后还带着一个排的暗部和一个女人,太犯规了。

“……第一,为什么是你呢?因为你是大蛇丸手下里面嘴最没有把门的一个,第二……就算你叫我老哥,也还是有点差辈了。”

“就是就是,人家可是佐助的老师,你要叫叔叔的!快叫!”

“……那为什么非要叫这个女人来审问我呢!她明明才更像大蛇丸的线人吧!她跟大蛇丸的关系小哥……老哥你也知道啊!”

“她?”卡卡西瞥了一眼身后的红发女人,“她本来就是刑讯官出身,现在还在跟木叶合作了,我当然可以求她帮忙了……还有,我说过了,我已经过了你叫哥哥的年龄了……”

你蒙谁啊,你这鱼尾纹还没我多呢,我还想叫你老弟呢!水月重重叹了口气:“好吧,好吧。”

“哦……你这是屈服了?这位嫌疑人?”

“少用那种词形容我!拿根鸡毛当令箭!”水月气急败坏地拍起桌子,“香磷你给我出去!”

“你最好搞清楚你现在的身份,”被点了大名的红发女人一脚踩在他正在拍的那张桌子上,“我可是奉了火影的命令来审问你的,你胆子可真大啊,敢对我大吼大叫的?”

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旗木卡卡西点了点头,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别露出这种意味不明的笑容啊!你这个和大蛇丸一样的不老变态!”水月忍无可忍地冲着六代目火影大不敬起来,“说吧!说吧!要问什么!”

“关于大蛇丸那个禁术……你知道多少?”六代火影示意大家都坐下说话。

“什么啊?”水月拉了两张凳子,于是火影只好继续站着。

“……别装了!就是那个……”卡卡西指了指身后并排站着的两个暗部,“把这两个人搞回来的那个术!”

两个暗部依次掀开了面具。

“哦?”水月象征性的发出一声惊呼,“你不是佐助的哥哥么?”

“没有错了,就是他,”鼬旁边的止水笃定地冲卡卡西点了点头,“他就是我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那个尖牙。”

“你才尖牙!”水月拍案而起,引来了香磷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好了好了,”卡卡西拦住马上就要扛刀而起的水月,“如果你知道什么,赶快告诉我吧。”

“你要知道这个干嘛呀?”水月有点嫌麻烦的撇撇嘴,“这个术又不死人,对木叶有害吗?”

“对木叶无害,对火影倒是有点不太友好。”香磷插嘴。

“怎么说呢,还挺不好意思的……”卡卡西苦笑着抓抓头发,“这件事要从鼬和止水回来那天说起……”

十天前。



“我从草忍村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大蛇丸去那里找资料,就跟他一起去看了看,”佐助站在火影办公室中间例行汇报工作,“大蛇丸在那有个秘密的地下室,里面……鸣人你离我远点!”

“不!”鸣人嘿嘿嘿的笑着,死皮赖脸地贴着不走。

“啧,不要废话,里面怎么?”碰巧来给六代目检查身体的春野樱赶苍蝇一样挥着手,想把眼前这对狗男男的无耻行径抹掉,“不要墨迹快说!”

“……里面,挂着好多白绝,据说是用当年他从腊肠里被放出来之后偷偷从地上捡的神树须子培育出来的,生命力很顽强。”

“这倒是个大事情……”卡卡西点了点头,“小樱帮我把鹿丸叫来。”

“暂时不用,”佐助抬起一只手,“大蛇丸最近忙着奶孩子,而且就算他想做什么,有那个大和队长在也不用担心吧。”

“倒也对,”卡卡西再次点了点头,“所以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没钱了。”

“哦。”火影拉开抽屉,顺手甩给他一个信封,“够你再出门玩一段时间了。”

“……是赎罪旅行,”佐助有些尴尬地把信封重新揣进怀里,“鸣人,请你吃拉面。”

“好嘞!”鸣人欢笑着贴了上去,两人当着第七班另两位成员的面旁若无人的勾肩搭背,一副从来不是因为我们是一个班的同伴才关系匪浅的猥琐模样。

“不用安慰我,老师,拉面我一个人吃得起,还可以给你带一份。”小樱神色冷漠的拍开卡卡西放在她头顶的同情的手。

“哦对了佐助,还有件事。”

“怎么?”佐助回过头,有些紧张地望着办公桌后正襟危坐,眉头紧锁的六代目火影。

“你这孩子说话的口气,还有那些形容词,真是越来越像鸣人了。”

“……”

“你说谁语气像鸣人啊?”

吃完了女学生送来的安慰拉面,卡卡西正准备伸个懒腰打个饱嗝,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耳边响起,吓了他一个哆嗦。

“谁?”火影厉声喝到。

“我啊,”声音再次不要脸地响了起来,“佐助也真是的,给宇智波丢脸!”

“……”六代目彼时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带……带土?”

“你在哪啊?”火影有些幼稚地伸手在旁边抓了几下,当然是抓了个空。

“我在你心里啊!”声音好像围着火影转了起来,听着还真是360°环绕立体。卡卡西很崩溃,不知道这个时候是喜极而泣好,还是跟他吵一架好。

“不会吧,我终于……可以幻听到你的声音了……”卡卡西最后还是选择哭泣,“老天爷对我还真是突然好了起来啊……”

“把你的哭哭脸收起来!”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安了,“我又没法给你递纸巾,而且老天爷没对你好过,你别自作多情了辣鸡!”

“不用你递纸巾,桌上有……”卡卡西从刚刚的外卖袋子里抽出赠送的方便纸巾擦了擦脸,“这么清晰的幻听,还是第一次呢……”

“你以前也幻听过?”

“很久之前了,暗部时期,”卡卡西索性和这个幻听出来的声音聊了起来,“时不时地听见你或者琳对我喊去死之类的,其他的也没有什么。”

“哦……”那个声音长长地叹了一声,甚至能想象出他频频点头的模样,“现在还会吗?”

“现在不会了,自从带了第七班之后忙的要死,沾了枕头就着,没空想你们。”

“撒谎!”对方怒道,甚至还传来了拍什么一下的声音,“你明明还会去我的墓前看啊!”

“会去啊,”卡卡西难得坦诚,“再忙也要去啊。”

“去看看你们,就能意识到自己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的,而是为了带着这只眼睛看世界而活的,也就打消了那些让自己去死的想法了。”

“说到底……嘛,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因为想你们才去看看的……”

“是啊是啊,我想你们,我想你,想的不得了,结果你好不容易回来……又那么急匆匆地走了……”

“早知道要走,还回来干嘛,搞得我现在更难受了。”

“我……喜欢你啊,带土。”

卡卡西自言自语的声音慢慢变小,最后细如蚊蝇。

也罢,反正对方只是幻想出来的声音而已,说给他听也没什么。

“保密哦。”他鬼使神差地吩咐了一声。

“哦。”那个声音闷闷地回答。


最后一份稿件批完,已经是深夜了,六代目火影伸了伸懒腰,甩了甩袖子准备回家了。

“火影大人,”不知何时守在门口的两个暗部齐齐单膝跪地,“今天就由我们来护送您回家吧。”

“……暗部最近流行什么古装片吗?这是什么鬼?”卡卡西赶紧把两个看起来很固执的暗部扶起来,“这又是佐井的哪种恶趣味?”

“佐井?新暗部部长吗?”其中一个矮个子暗部歪了歪头,“现在的暗部不流行向火影行礼了?”

“嘛,别惊讶了,毕竟你不是说团藏死了,”另一个高一点的暗部拍了拍他的肩膀,“话说暗部数量减少了啊,找了半个村子才找到适合我们俩的衣服。”

“……”卡卡西很懵逼,“……”

“前辈,是我啊。”

“前辈,我回来了。”

“……”卡卡西也不是那种一愣神就愣半天的人,“就算你们摘了面具……我也还是……”

“总之就是不知道大蛇丸怎么搞的,”止水耸耸肩膀,“我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好心把我复活。”

“还有我,”鼬也耸耸肩膀,“我也像您一样不知道怎么回事。”

“总之先带我们回家吧,没地方住。”在得到了两个宇智波这样的请求后,卡卡西也没多想。先是给佐助打了个电话,得到了对方“我买两套房子就回来,你们就待在此地不要走动”的指示后,再通知之前安排好的,防止佐助控制木叶房地产市场的拆迁队让他们火速撤离。

等等?

“那个……鼬,”卡卡西选择询问看起来并没有在思考什么哲学的鼬,“你们宇智波都被复活了吗?”

“除了斑。”鼬点点头。

不是吧?

不是吧!

“哦,想跟你吐槽一下,”鼬在卡卡西面前挥了挥手,“宇智波带土像是转行做了搞笑魔法师似的。”

“……”卡卡西在吐槽这方面绝不会向任何人示弱,“你弟弟才是,变胖之后索性改去跟别人说相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水月笑得快要化成一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相声的佐助……”

“……”卡卡西唇角微微抽搐,“鹰小队里官方盖章的逗比在这里嘲笑谁呢?”

“不就是想问宇智波带土有没有被转生么,”水月终于坐直了身体,“简单啊,直接去问大蛇丸就是了,他没必要瞒着你啊。”

“笨蛋,人家有别的要担心的事啦!”香磷给了他一下子,“万一那个宇智波带土就缩在大蛇丸的据点呢!这样见面不就很尴尬!”

“不会吧,”水月摸摸后脑勺,“别的地方我是不知道,不过他应该不会想要缩在大蛇丸那里。”

“为什么?”卡卡西追问。

“他见过佐助啊,肯定不想像佐助一样,变成个胖纸。”

“……”

“我倒觉得这个分析不无道理!”香磷重重地朝卡卡西点头。

“……我倒觉得,佐助学会了说相声也不无道理……”




木叶下雨了。

天空变成了让人开心不起来了墨蓝色,雨不大不小,淅淅沥沥的。

正是适合让人伤春悲秋的时候啊。

六代目火影坐在火影岩自己的头发上,仰面感受着丝丝春雨。

“能在最后还跟你聊聊天,我死而无憾啊。”

“木叶现在,差不多可以交给下一位了。”

他郑重的脱下火影袍,叠好,放在旁边,张开双臂。

“我来了,带土,琳,老师……”

卡卡西卸掉了全身的力气,身子一歪向下坠去。



“我真是那什么了你家的七忍犬了。”

小樱表示自己已经看淡了很多很多,现在她只想做医疗界的扛把子,别的东西,都是扯淡。

所以为什么还是有一群狗男男在我眼前晃悠?

“有话好好说,把你掐在老师脖子上的手拿下来,”忍界唯三的戴黑手套的强者的其中两位碰到一起自然是刀光剑影,“我是从来没见过谁救一个坠涯的人会去接住他脖子的,卡卡西老师没死真是福大命大。”

“他不是坠涯,是自杀!”对方急吼吼的。

“哦……”

“……有区别吗?!”小樱终于戴上了手套,一个上勾拳把这两个不正经的病人打了出去,“回去好好休息,有事找精神科!!”

“这什么学生啊!”带土捂着脸,“卡卡西你真是的。”

卡卡西还没从差点被勒断了气的迷茫中恢复过来,正在揉太阳穴:“还不都怪你啊。”

“为什么要做自杀那么极端的事!你真的那么生无可恋吗?!”

“这是香磷教我的能把你引出来的方法,我姑且一试。”

“什么时候?”带土有些吃惊,“我一直跟着你,可没见她跟你说过这类的啊?”

“高超的忍者不但有身手,还有脑,”卡卡西指了指自己的白毛,“我当然有一百种方法不让你发现。”

“而且一直跟着我啥的,我还是听到了。”

“万一我刚刚不出现呢?”带土老脸一红,索性换个话题,“你准备怎么办?”

“去死啊,”卡卡西笑了笑,“顺其自然。”

你已经不想让我活着了,我就不活着了。

你想让我活着,爬我也会继续爬下去的。

“蠢货,”带土垂着头抱住他,“垃圾。”

“你早该知道啊,”

“我就是自己的命不要,也想让你活着……”

“废话少说,”卡卡西冷淡地打断了带土接下来一连串激动的表白,“跟我回办公室。”

“……嗯……”带土瘪着嘴摇头,“不。”

“呵,”卡卡西居高临下俯视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活过来了迟迟不现身,是因为看到我桌上那堆文件心里发怵了吧?嗯?四代目水影?”

“emmm……”

“你一半我一半,我这人从不耍无赖。”

“emmm……我是四战战犯,你不能……”

“因为是战犯才需要赎罪,”卡卡西一把揪住带土的头发,“走!”

“把你们变成血都木叶!”带土威胁。

“那你跟佐助商量吧,你侄子把房地产垄断之后开始开拓农作物市场了,你去管他要点番茄?”卡卡西开始碎碎念,“该让鼬管管他,坐拥一大堆产业还要跟我要工资……”



火影办公室里,火影助理鹿丸已经快被拍着桌子痛心疾首激情演讲的老顾问们的口水淹死。

“我不是基佬!”他言简意赅的表明态度。

“防患于未然!!”转寝小春大手一挥,三个顾问再一次打开了话匣子。

“未然个六!我孩子都要生一窝了!放我走……”

评论(18)
热度(181)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