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订餐卡

  七灯君  

【带卡】二人的地狱

短完,be,报社。

没啥逻辑,一个被自己玩坏了的脑洞。




宇智波带土死后,并没有立时回到天堂,而是以灵体形式在旗木卡卡西身边待了几十年,直到他死亡,他才顺利的得到往生。

又称执念。

他比卡卡西还要晚到些,隔了一天才跟上他的步伐,原因是他一直在跟鬼使磨磨唧唧,嚷嚷着要提高自己的生活待遇。

“我说你们一定要让卡卡西和琳在天堂幸福啊!不然我可是不会老老实实的转世的!搞不好我就附在谁身上,再掀起一场大战!”

“知道了知道了……”

终于得到允诺的带土心满意足,一路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自己的天堂。

“呦,带土!”迎接他的人是阿斯玛,“你来啦!来得正好!”

“卡卡西和琳呢?”带土迫不及待。

阿斯玛扬了扬下巴示意带土往远处看,旗木卡卡西一身黑色西服站在人群里,挺拔又英俊,帅得人睁不开眼。

“喂笨卡……”带土往前跑了两步,这才看到卡卡西臂弯里那只戴着白纱的手。

野原琳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紧紧的搂住卡卡西的手臂,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卡卡西低下头,满脸的宠溺。

没有人注意到他,那两个微笑着的人正忙着接受众人的祝福,没人会在意呆呆的站在外面的宇智波带土。

“恭……恭……”

他哆嗦着嘴唇,用力的挑起嘴角。

“……恭喜……”

终于发出了一声细不可闻的祝福。

宇智波带土又搬家了,这一次他要去地狱。

“怎么都好,不想在那里待着。”带土没好气的向鬼使抱怨,“不想他们看到我这张丧气的脸。”

“……唉,”鬼使提醒他,“地狱可是很惨的。”

“随便了。”

鬼使向下指了指,带土顺着他的手坠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了地狱的门口。

熟悉的身体被撕裂的疼痛,他似乎变回了那个刚从岩石下被救出来的少年,半边身体破破烂烂的,能动的只有头和一只手。

眼前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卡卡西,眼睛还刻着一道血肉模糊的刀痕,鲜血滴在他和琳紧紧相握的左手上,琳躺在他身边,胸前被千鸟贯穿的伤口触目惊心,就像带土当年看到的那样。

“卡卡西——琳——”带土撕心裂肺的哭叫起来,唇上的伤口痛的钻心,他却因为半边身体不能动弹而只能徒劳的挥动手臂,连爬都爬不过去,“不——不是这样的——”

没有人来理他,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数鬼怪踩过琳和卡卡西的尸体。

带土的声音从喊叫变成嘶吼,终于把鬼使又引了过来。

“我不要在这里……”他目眦欲裂,“我不要在这里……”

“说要来的是你,说要走的也是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我才不管那么多。带土一把抢过鬼使的权杖,胡乱的划拉起来。

“喂!!”随着鬼使一声惊呼,他的视野顿时天旋地转,醒来的时候面前是一个摇摇欲坠的石室,身边是晕倒在地的卡卡西。

我的身体还是完整的,他想都没想,抱住卡卡西一把扔了出去,头顶的石块重重的落下来,压在他身上。

真好啊……他满意的看着不远处完好无损的卡卡西,咳出一口淤血,断断续续的组织着语言,打算一会把写轮眼送给卡卡西。

评论(9)
热度(59)
© 七灯君 | Powered by LOFTER